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109第一、二期 >> 王书梅:降低城市伤害风险,从社区干预开始

c1ac8b5d16a5ce677acc47018ea16600.jpg

  王书梅: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

  公共卫生是城市风险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伤害预防与民众息息相关。

  一直以来,说起艾滋病人们都为之色变。然而从全球来看,是哪种原因导致人类死亡更多呢?其实,伤害所导致的死亡远远高于艾滋病、疟疾。而且,伤害所导致死亡的,基本都集中于青壮年人口。这无疑令人痛心,而针对伤害所导致的死亡,干预效果非常显著,且只需要投入少量资金。

  社区干预投入少、效果好

  全球信息里面有关于自杀的统计数据。自杀在2012年排在前15位,2030年预计会下降到16位,全球对于心理健康干预这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另外,也有跌倒所导致的死亡数据,2012年排在21位,2030年会上升到17位,跌倒主要是发生在两个人群,一个是学龄前儿童,一个是老年人,老龄化对于跌倒伤害是很大的挑战。

  基于社区开展伤害预防有很多优势,在世界各国都是这样。在我们中国,说起社区来通常指的是一个街道、一个镇。在国外,比如日本,一个社区相当于一个市,在韩国一个社区至少是一个区,就像韩国首尔区,他们是以区为单位开展工作。这种优势体现在是小政府,政府可以承诺,可以整合资源。交通方面可以和交警部门合作,火灾方面可以和消防部门合作,学生方面可以和教育部门合作……社区是老百姓居住、生活的地方,在这个层面发动百姓参与也最接地气。

  在社区层面,可以用主动干预和被动干预相结合。什么是主动干预?就是强调人的行为改变。一旦发生事故我们会强调是人的原因。其实有时候从学科角度和全球经验来看,被动干预比主动干预效果还要好。举一个例子,对学龄前儿童,你主动干预,让学龄前儿童自己掌握风险辨别技能,这很难做到。我们给他提供一个安全环境,这就是被动干预。当我们设计这个城市,设计儿童娱乐空间、居住空间、学习空间时,一定要站在他的角度设计,要适合他年龄段和认知程度空间,社区也很方便营造安全文化,因为每一个社区成员,他在这个社区都是有归属性。这个社区当中,他会比较容易形成安全文化。

  现在,全球比较公认的伤害干预措施有四块:环境干预、工程技术干预、宣传教育干预和立法执法。最近世界卫生组织又强调,所有的干预一定要进行评价,如果没有评价,你就不知道干预效果是不是有效,不知道干预是不是有针对性。甚至是在设计干预措施之前,就要有一个评价。比如,你社区主要伤害问题是什么?假如跌倒非常高发,就要分析一下这种高发伤害背后原因是什么,然后看到底要采取哪一种干预措施,是采取环境、技术、教育,还是立法方式,不管采取什么措施,都要结合当地具体情况,要本土化。

  一个越南乡村溺水发病率很高,当地在儿童基金会资助下开展调查,对溺水案例进行分析后,发现河道桥梁是溺水高发场所,这个地方没有路灯,骑车人夜间很容易发生溺水事故。于是给桥梁装上护栏,非常简单的措施,也不用花费很多,但溺水事故大幅度下降。还有一个案例,那里的居民家里面有储水池子,还有挖的井,原来上面没有盖子,小孩不小心就会掉进池子和井里面,后来基金会资助他们,有开口裸露的地方加上盖子,溺水死亡率就大幅度下降。在环境改善的时候不一定要高大上,一定要切合当地实际情况。

  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相结合

  教育学领域有一个数据,参与式教育效果是最好的,一定要自己参与。在韩国用了很多参与式方法,比如,让一个人戴上眼镜负重,模拟一个老年人行走的时候,非常不方便,有很多伤害风险。这是说正常人和残疾人或老年人是有差异的,应该怎样关爱他们,怎么样给他们提供安全方便的环境,我在日本参观社区项目,他们带我去看了一下灾难预防避难场所。这个避难场所里有一个地震体验处,人坐在里面,旁边工作人员按按钮就能模拟地震,通过这种模拟方式,让老百姓体会到真正地震来临是很恐怖的,要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你还要自己判断,这种晃动程度是几级。这种教育是很细致入微的,给受教育对象影响很大。

558a5a6758bdd1cf182091be805196b2.jpg

  以前讲干预,很多会说尽量干预高危人群,大部分的精力、资金投入到高危人群,但收益只有5%。即便有了效果以后风险降低,收益也只有5%。而假如在社区进行全覆盖,多倾听老百姓的声音,多吸引老百姓参与,整体效果显然会更好。

  社区干预有两种模式比较常见,在中国主要采用的是政府自上而下,而在日本还有一些自下而上的模式,就是自治体模式。我们通过实践和研究发现,在社区干预过程当中,既要自上而下,也要自下而上,任何单一模式都难以持久,是没有可持续性的。每一个方面的角色是不一样的。我们的研究人员通过一些社区伤害的调研和数据分析,可以知道社区存在主要问题是什么,主要风险是什么,可以提出建议。但是到底怎么做,建议怎么样实施,还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

  我们可能需要政府部门整合资源,整合相关部门的一些有效资源,同时也要倾听老百姓声音。只有老百姓知道你这个方法是不是适合自己,是不是适合他们社区。我们有很多干预方法,在全球实施的经验也可以发现,有时学者提出的建议是很好,很有针对性,提出的措施也是很好,但是为什么到一个社区实施不好?这里面是有原因的。

  加拿大有一个案例,专家想做营养调查,然后就把模拟食物拿到老百姓家里,一家一户走:你喜欢吃鱼吗?你喜欢吃肉吗?你喜欢吃大米吗?喜欢吃面包吗?结果“都不喜欢吃”。研究人员就觉得奇怪:怎么回事,我们这个调查怎么什么都不喜欢吃?你们喜欢吃什么?他们通过跟老百姓沟通交流,发现因为这个食物模型是用塑料做的。他们说我们肯定不吃塑料。所以,老百姓的理解和科研人员理解有时不在一个轨道上。

  我们做任何项目还是要倾听老百姓声音,要把你专家提出的建议,领导的想法以及百姓声音结合在一起,我们这个项目才做得好,如果缺少没有一个好的结合点,很多干预措施就只能停留在空谈上,或者只是专家设想、领导想法。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