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特斯拉的Model 3困境:汽车业务毛利率不足20%

  特斯拉陷入了Model 3困境。

  7月3日,在马斯克的带领下,特斯拉又创造了一个新记录:2019年Q2交付量总计9.5万辆,超过2018年Q4的9.06万辆。受此影响,股价当天应声大涨7%,投资者们开始期待,特斯拉是否会从Q1的魔咒中走出来?

  7月24日,美股盘后,特斯拉给出了答案。2019年Q2营收63.5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64.3亿美元。调整后,每股净亏损1.12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亏损31美分。

  营收和每股收益均不及预期,市场给出了最直接的反馈——特斯拉股价盘后跌幅超过11%。

  不难发现,Q2史上最高交付量中有80%是由Model 3完成的。这款相对便宜的通用车型,让特斯拉走向大众消费领域,却没有让特斯拉在Q2扭亏为盈,也没有带来汽车业务毛利率的提升。

  这让投资人们开始怀疑,特斯拉是否具备盈利能力?通过降价刺激需求的法子是否可以持久?

  交付神话背后:继续亏损

  在6月初的股东大会上,马斯克提出了一个“小目标”:Q2的交付量可以创下新的历史记录,超过去年第四季度的9.06万辆。

  这一次,马斯克没有食言。7月3日,特斯拉披露其Q2交付情况。数据显示,Q2季度交付量总计9.5万台,超过去年第四季度的9.06万辆,其中Model 3的交付量达到了7.755万台,占交付量的80%以上。

  受此影响,特斯拉股价当天应声大涨7%,这也让投资者开始期待,如此高的交付量是否可以让特斯拉持续盈利呢?

  7月24日美股盘后,特斯拉解开了谜团。2019年Q2营收63.5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64.3亿美元。调整后,每股净亏损1.12美元,高于市场预期的亏损31美分。

  事实上,高股价一直是特斯拉赖以生存的氧气。以前,特斯拉虽然没有盈利能力,但股价持续上涨,投资人赚钱,特斯拉也可以继续融资。

  进入2019年,特斯拉的股价开始持续下跌,从每股300多美元一路滑到了最低点时的170多美元,股价下跌40%多。如果从最高点时的股价389美元来看,特斯拉的市值一度跌去了300亿美元。

  这种情况下,投资人的收益前景变得极度不乐观,特斯拉急需交出一份还不错的成绩单来提振股价,而这其中的关键因素便是利润。

  显然,特斯拉又让投资人失望了。Q2特斯拉亏损3.9亿美元,虽然相比Q1亏损在缩窄,但是分析师们在乎的是,从上市到如今的9年多时间里,特斯拉只有四个季度盈利,这让投资人的信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他们开始怀疑,特斯拉到底有没有盈利能力?

  持续亏损造成的结果是,财报一发布,特斯拉股价跌幅便超过了11%。

  或许是为了提高信心,马斯克在Q2财报中表示,特斯拉预计将在第三季度恢复盈利,且2019年每个季度应该都能实现正向运营现金流。

  汽车业务毛利率不足20%

  Model 3对特斯拉来说尤为重要。

  马斯克甚至10多年前就开始筹划。他在《特斯拉的秘密宏图(你知我知)》一文中明确的提出了未来的规划:生产跑车;用挣到的钱生产价格实惠的车;再用挣到的钱生产价格更实惠的车;在做到上述各项的同时,还提供零排放发电选项,而这样的规划是在2006年8月提出的。

  2017年7月,特斯拉开始交付Model 3,如今Model 3已经成为特斯拉销量的利器——2018年全年,Model 3销量将近14万辆,位列北美豪华品牌之首。

  从2018年Q3开始,Model 3的交付量占比均在65%以上,2019年Q1和Q2,其占比甚至超过了80%。但相比于Model S&Model X,更平价版的Model 3利润显然没有那么高。Q2伴随着Model 3交付量再创新高峰,汽车业务的毛利率也达到了2018年以来最低,仅为18.9%。

  Model 3是特斯拉打开市场的利器,也是其毛利的掣肘。马斯克非常清楚,如果特斯拉不降价,将难以继续维持更大的市场需求,而需求衰退意味着所有的产能建设都可能成为灾难。

  因此,马斯克必须降价以提高销量,而在生产和原材料方面,已经没有多少压缩空间的情况下,马斯克宣布裁掉部分销售团体,甚至表示要把所有的线下团队干掉,门店关掉,以节省出6%的毛成本。

  过去,特斯拉汽车业务的目标一直是其毛利率要高于25%,因为这个是行业均值。但显然,特斯拉离这个目标还有一定距离,从2018年以来,仅有一个季度达到了要求。

  对于车企来说,一个良好的情况是,当销量持续走高,依托规模效应,其毛利率也会持续走高。从当前的数据来看,Model 3卖得越多,毛利越低。这就意味着,特斯拉可能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规模效应,这是未来马斯克需要用时间解决的难题。

  产不出还是卖不动

  特斯拉一直在营造一种“产能不足,需求旺盛”的现象,但事实上或许并非如此。

  特斯拉早在去年就证明其产能。2018年10月,Model 3的产能爬到6000辆/周,到了2018年年底,Model 3产能甚至达到了7000辆/周。

  目前来看,Model 3的产能尚未达到最大。2019年Q2,其周产能仅为5579辆。这就意味着产能或许已经不是瓶颈,而需求才是制约特斯拉发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从2018年1月起美国豪华中型轿车累计销量统计图可以一窥端倪。在2018年12月,Model 3的累计销量增长曲线出现了一个拐点,而奔驰C级、宝马3系、奥迪A4、雷克萨斯IS和捷豹XE没有出现明显的拐点。

  很明显,特斯拉的增长速度变慢了。

  6月17日,在特斯拉2019年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表示“我们的供给量仍无法满足现阶段的需求量”。此外,累计四个季度以来,Model 3的销量已经超过了奔驰C级、宝马三系和雷克萨斯IS的销量总和,Model S/X/3 的季度订单超过了季度产能,90% 的订单都来自非预定用户。换句话说,特斯拉在市场上不断收获着新的用户群体,而非一味依靠老用户。

  换一个角度思考,如果Model 3在需求量上没有不足,特斯拉为何不断降价、甚至推出限时免费自动驾驶服务、以及性价比更低的国产Model 3和更便宜的Model Y呢?

  加拿大皇家银行分析师Joseph Spak表示,“在3.5万美元Model 3宣布之后不久,就宣布Model Y或许意味着消费者对3.5万美元Model 3的反应可能不如此前预期那样强烈,”Spak说。“我们认为美国需求出现下滑,欧洲/中国的需求也低于预期。”他补充说,特斯拉对Model  X、Model S和Model 3的降价支持了需求疲软的想法。

  与此同时,特斯拉如今正在逐步扩展欧洲和中国市场。马斯克甚至表示,特斯拉未来的全球总部应该在中国,特斯拉未来的CEO也应该是中国人。

  马斯克尤其重视中国市场,今年3月初,特斯拉下调Model 3、Model S以及Model X三款车型的售价,其中Model X最高下调达到了34万,Model 3最高降幅4.4万。这个月,其在中国总销量为9273辆,环比暴涨1402%,其中Mode 3为7515辆。这也让特斯拉在中国的Q1总销量突破1万辆,中国成为特斯拉在全球的第二大市场。

  倘若,特斯拉真的到达了需求瓶颈,这就意味着某种程度上特斯拉的增长想象空间已尽。

  很显然,马斯克从来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在Q2财报中,他再次确定,特斯拉全年的目标是36~40万辆的目标,这就意味着接下来每个季度都需要交付10.1万辆以上才行。

  特斯拉能否完成这一目标?我们拭目以待。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