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微软再称王:年入千亿美元 智能云Office成拉动引擎

  曾经被评论者判了“死刑”的微软,在度过10余年的疲软期后,重新做回“王者”。

  7月18日,微软公布了其2019财年第四季度(截至2019年6月30日的三个月)业绩报告以及2019财年业绩报告。这份报告中,微软整个财年收入超过1258亿美元,增长14%;净利润为392亿美元,增长137%。在第四季度,其收入为337亿美元,其中生产力和业务流程、智能云两项业务的收入已经赶上甚至超过其传统的更多个人计算业务(Windows)。

  这份增长背后,是其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的5年改革与创新的结果。

  当曾经的巨头微软走入“中年危机”后,萨提亚·纳德拉临危受命,在保证原有Windows业务前进的同时,积极筹划转型,他希望将Windows视作一种触达更多用户的手段,而非目的。经此转型,Dynamics(智能业务应用程序)、Office(办公软件)等业务实现强劲增长。此外,他上任之后,果断提出发展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比尔·盖茨评价称:纳德拉大胆创新,把微软带入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领域,这是一个关键的选择。

  2018年12月,疲软了10年后的微软股价站上113美元,短暂登顶全球市值最高公司。而此次财报发布后,微软股价一度达到140.6美元的高点,市值达到1.04万亿美元,超过亚马逊和苹果,妥妥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那个让人害怕的微软,是怎么回来的?

  年入千亿美元

  智能云、Office成拉动引擎

  从全年财务数据看,2019财年微软总收入达到1258亿美元,同比增长14%;净利润为392亿美元,比上一财年的165.7亿美元增长137%。

  全财年来看,对其收入贡献最大的,还是更多个人计算业务,全财年收入为457亿美元;其次为生产力及业务流程,全财年收入为412亿美元;智能云业务收入390亿美元。但从增长情况看,更多个人计算业务比上年增长34亿美元,而生产力及业务流程、智能云业务收入则分别比上年增长53亿美元和68亿美元。

  这种情况在第四季度更为明显。

  财报显示,其第四季度收入为337亿美元,比上季度增长12%;季度净利润为132亿美元,比上季度增长49%。

  具体来看,包括Office产品、LinkedIn、Dynamics产品在内的生产力和业务流程收入为110亿美元,增长率为14%。Office 365和Dynamics 365的收入拉动力最强,两项收入增长率均超过30%;智能云的收入为114亿美元,比上季度增长了19%,尤以Azure(微软旗下云服务平台)收入增长最快,增长率为64%;其传统的更多个人计算业务的收入为113亿美元,也实现了4%的增长。

  对比来看,微软在守住更多个人计算业务的同时,其生产力及业务流程、智能云等新业务正显示出较强的增长力。财报数据显示,2018财年同期,其个人计算业务收入为108亿美元,生产力及业务流程、智能云两项业务收入均在96亿美元左右;而到2019财年四季度,三块业务收入已不相上下,智能云业务甚至首次超过Windows业务的收入。

  在云计算业务方面,微软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亚马逊。据科技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亚马逊云计算部门以32.8%的全球市场份额主导着云计算行业。微软的市场份额为14.6%,而谷歌的市场份额为9.9%。甚至有分析师称,过去的一个财年,云计算业务的增长成为微软公司突破万亿美元市值的关键动力。

  种种迹象表明,如今的微软,已经从传统的PC操作系统服务商实现了数字化转型,并且依靠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布局,已进入智能云和智能优势的时代。

  就连萨提亚·纳德拉在看到这份成绩单后,言语中也透露着兴奋。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中,他称:我为自己在过去12个月里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并为未来的巨大机遇而精力充沛。

  受到财报影响,微软股价在盘后交易中上涨1.3%,至138.26美元。7月19日开盘后,微软股价甚至一度升至140.6美元的高点。目前其市值在1.04万亿美元。

  不过,这并不代表微软可以高枕无忧。在电话会议中,针对有分析师关于微软智能云业务未来增长趋势如何的提问中,微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称,长期而言,公司智能云业务毛利率增长还是有压力的,因为有售后技术服务(TAM)方面支出的可能性增长(开发所带来的支出)。上半年在执行方面做得很好,可能有所抵消,Azure的毛利率有所提高。

  “救火队长”上任,巨头转型

  2007年,硅谷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联合创始人Paul Graham写了一篇名为《微软已死》的文章。他在帖子里认为,虽然微软仍然在赚钱,但是已经没有人害怕它了。

  彼时已经32岁的微软,正面临着掉队的严峻形势。在前30年里,微软凭借Windows操作系统开创了PC时代,垄断了操作系统市场。甚至有一种说法称,雅虎的失败源于战略定位失策,而雅虎将自己的定位局限在媒体,就是因为“对微软感到害怕”。

  2000年,比尔·盖茨的密友史蒂夫·鲍尔默接任微软CEO,全面负责微软的管理。不过,由于在鲍尔默掌控下的微软在移动领域行动不够迅速,在向移动设备转型的过程中困难重重,风头一直被谷歌与苹果把持。鲍尔默从技术、市场等方面都进行了改变和尝试,但效果甚微。

  此时的微软处在史无前例的低谷:智能手机事务被苹果和Google绞杀,云计算行业是亚马逊主导全国,Bing搜索在继续烧钱,Windows 8成了微软史上被诟病最多的操作系统之一,而广受好评的Office则被Windows绑定……

  这才有了Paul Graham那篇《微软已死》的文章。这篇文章在网上流传的时候,苹果和亚马逊的市值纷纷赶超微软,曾经那个因凭借Windows垄断操作系统而让人害怕的微软,变得越来越疲软。

  尤其在移动互联网开启后,智能手机成为主流,微软则开始被人遗忘。2013年9月,微软以7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然而此项收购并未让微软的移动业务出现起色。

  这一年,57岁的鲍尔默决定提前退休。鲍尔默坦陈,在掌舵微软的14年间,最大的失误就是未能及时从软件过渡到硬件。

  2014年2月,微软云计算和企业部门的执行副总裁萨提亚·纳德拉接过微软CEO的指挥棒,成为“救火队长”,开启了一段大刀阔斧的变革。

  纳德拉更青睐英式治理方式。上任后的他,对微软进行重新定位,他将微软定位为一家为全世界提高生产力的云平台公司,他只看三件事:Windows、Office 365以及Azure。

  实际上,就算微软处在低谷的时候,它仍旧是赚钱的,这得益于微软产品超高的粘性。一方面,Windows系统仍然是桌面用户首选,市场份额接近90%;另一方面,无论企业或个人,不管系统是Windows还是iOS,用户都离不开微软的Office办公软件,尤其是核心“三大件”——Word、Excel和PowerPoint。

  纳德拉将Office从单纯的电脑软件发展成一套完整的办公室生产力促进服务,从而激发企业的购买欲望,并以月费和年费代替单次收费,革新了Office的销售方式。

  此后,Office 365成为微软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产品之一,其营收约占微软总营收的三分之一。

  2018年,微软还推出了整合了Windows系统、Office 365及企业安全和移动服务的Microsoft 365产品包。纳德拉设想中那个“提高生产力的云平台公司”已经成型。

  从此次公布的财报看,31%的增长率也足以看出Office产品的增长驱动力。

  在这个定位下,微软不再患得患失于错过硬件机会。纳德拉砍掉微软在不擅长的消费端硬件方面的过度投入。

  2014年7月,萨蒂亚·纳德拉宣布,微软将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削减1.8万个工作岗位。被裁掉的约1.25万名员工将来自诺基亚设备和服务部门,大致相当于该部门员工总数的一半。

  此后,微软又相继数次减员,到2017年中旬,微软已经裁掉2.6万人,微软收购的诺基亚设备和服务部门随之离去,手机业务被面向边缘化。

  押注云计算和AI

  微软练就“起死回生术”

  让微软“起死回生”的,是其着重发展的智能云业务。

  2017年5月下旬,微软Build 2017开发者大会在西雅图召开。大会开幕首日,除了CEO的主旨讲演外,担任微软云服务和担任人工智能事务的两位全球执行副总裁也做了主题讲演。按照以往的惯例,如此规格的大会上,这个环节必定有Windows部门的一席。而这次,不光是讲演空缺,核心产品Windows甚至没有出面,这在Build大会7年的历史上是首次。微软CEO纳德拉只是在主题讲演开端时提了一句,Windows10的月活跃设备已到达4亿。

  这并不是说Windows已经不重要了。实际上,拥有约10亿用户的Windows依然是微软服务最首要的落地渠道。而且2017年第二季度(财年四季度)的财报中,个人电脑业务仍以88亿美元的营收位居各业务之首。只不过,该季度的个人电脑业务业绩同比下跌2%,而云平台Azure季度营收同比跳涨97%,Dynamics 365和Office 365等商业云应用该季度营收84亿美元,同比上涨23%。

  这意味着,在微软内部,Windows首要性已逐步被Office和云这两大事务赶超。

  云计算诞生前,服务器曾是互联网企业难以名状的痛。无论是腾讯还是Facebook,都曾饱受服务器濒临极限之苦。云计算帮助企业将数据储存与系统搭建从传统的自持服务器转移到线上云储存,不但释放了物理空间,还大幅降低了企业成本。

  云计算的潜力,早已被业界所看重。2008年,《经济学人》预言云计算将彻底改变互联网产业。

  这一年,鲍尔默已宣布要全力发展云业务,研发投入高达87亿美元,但公司对云业务缺乏愿景,巨额投入反而成为了人心所背,初期该业务盈利表现一般,依靠其创造实际营收更是遥遥无期。

  那时,亚马逊的AWS已诞生七年,首批云产品推出也已两年,在云服务领域无人可敌,垄断地位一如微软之于操作系统。

  同在这一年,鲍尔默拉来纳德拉负责云计算业务。“这可能是你在微软的最后一份工作,如果失败了,那可没有降落伞,你可能会和它一起坠毁。” 这是鲍尔默给纳德拉的忠告和警告。

  此后的几年,微软云计算业务依然平平,一个奇怪的现象是,在微软内部,一方面,部门负责人会说,“这是云业务,我们应该孵化它”;另一方面,谁都没有安全感,不知依托云业务能否到达商业成功的顶峰。几年之后,微软的云服务收入仍然仅有几百万美元。

  萨提亚·纳德拉上任后,为微软确定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根据AI财经社的报道,当时,纳德拉把团队里100多位工程师召集到一起,告诉大家,部门业务要全盘转向云业务。但实际上,很多人都不赞同,大家手里还有跟设备有关的许多项目,突然就要放弃,All in到Cloud。

  很多人问,赌错了怎么办?纳德拉回答:给我一年时间,错了的话我们再回去就好了。

  最终,大家半信半疑地接受了,纳德拉说服了团队。

  转型云业务后,纳德拉还提出微软要用人工智能重新定义微软的所有业务。比如,所有的Office产品都进行人工智能化,PowerPoint不仅加入了自动翻译,还添加了图片自动说明。至于微软的转型重点云服务,包括Azure云服务中的认知服务,也与人工智能息息相关。

  错过移动互联网的最佳发展期后,微软没有错过云和人工智能时代。这一次,它的转型踩准了节奏。

  如今,Office和云计算两块业务占有微软六成以上利润,是当之无愧的现金牛。这在此次财报中也体现得淋漓尽致。智能云业务全年收入390亿美元,与另外两项业务的收入规模不相上下。尤其到了第四季度,智能云业务首次超过Windows业务的收入。

  据科技市场研究公司Canalys的数据,在云市场中,微软云业务的排名仅次于亚马逊的AWS。而曾是挣钱主力的Windows业务,已逐步退居二线。从财报收入构成来看,微软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家公司。

  萨提亚·纳德拉就任当天,微软股价收于36.35美元。5年后的今天,微软股价已经高升至140美元附近,翻了近3倍。

  告别疲软的微软,又要让人害怕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