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三只松鼠猜想:流量红利衰退、坎坷的IPO 市盈率争议

  发审会当天,知名投资人李丰在第一时间向章燎原询问了上会结果。面对李丰的询问,章燎原甚至只“调皮”地回复两个字:“你猜?”

  轻松的回复,似乎为一段坎坷划上句号。

  从2017年3月走上IPO之路,到778天之后通过发审会大考,再到敲钟之前延迟申购……

  对于见惯浮沉的A股来说,IPO本就坎坷。但是,放在三只松鼠身上,却每每能引发热烈的市场舆情。

  故事永远不会因一纸批文而结束。

  在互联网流量红利逐渐衰退的当下,三只松鼠要如何突围,捍卫既有业绩?三只松鼠,要怎么讲述一个资本故事,去吸引另一批群体股民的青睐?

  连日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调研了位于安徽芜湖市的三只松鼠,试图还原一家“真实”的网红零食。

  “坎坷”的IPO

  谈及三只松鼠的IPO之路,“一波三折”是公开报道中最为常见的一个形容词。尽管在创始人章燎原眼中,三只松鼠的上市是“顺其自然”的事情,但不得不承认,两次的中止经历,还是让三只松鼠的上市之路看起来不那么顺利。

  其IPO进程显示,2017年3月29日,三只松鼠向证监会递交首次公开发行招股说明书,正式冲刺IPO,当年10月,因“签字律师辞职”而“中止审查”;两个月后,上会审核的前夜,证监会以“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核查”为由取消审核;直到2018年6月25日,三只松鼠第三次进入IPO排队阶段,审核状态为“预先披露更新”。

  伴随着两次中止,外界的质疑声也从未间断。首当其冲的就是三只松鼠的“代工模式”。

  不过,在三只松鼠看来,代工模式是一种社会协作的分工,利用好这个模式,反而能成为优势。

  “很多企业比如7-11都是采取代工模式,但在中国,一讲代工就有问题,不应该是这样的。”章燎原回应记者称。

  在章燎原看来,三只松鼠必须采用代工的方式,“我们要提供一个家庭零食必需品的解决方案,其他公司提供不了,因为他们自建工厂会累死,我们三年建100家很容易。假设一家工厂需要投资1000 万,每一家投资200万,给他们确定性订单,工厂老板们跑得比谁都快,(工厂)平地而起。”

  代工模式并非就带有“原罪”,归根结底,摆在三只松鼠面前的,是如何管理好供应商的课题。

  根据记者了解,三只松鼠在供应商管理上,确实有一套系统理论:如在准入环节上,除了资质审核,还设置了廉政考核;在日常管理上,三只松鼠利用大量用户数据优化产品质量,消费者也可以通过溯源系统查询产品生产全流程。

  “我必须要在我的优势上死嗑。如果企业自己建100家加工厂,未必比我们这种方式管理好。”章燎原说。

  在质疑声中,时间从2017年悄然转动到2019年5月16日。此时,距离首次披露招股书已经过去了778天,三只松鼠终于上会正式接受大考。

  流量后时代AB面

  翻开三只松鼠的历史成绩单,无论业务数据,还是发展速度,三只松鼠都可谓样板。

  2012年6月才正式上线天猫的三只松鼠,仅65天后就创造了在同类销售中第一的记录。此后,三只松鼠一鼓作气,在同年“双十一”以766万元销售额拿到零食类第一名。直至2018年“双十一”,三只松鼠交出了“七冠王”的答卷。

  但是,在2017年,三只松鼠有过一段难熬的停滞。当年“双十一”,三只松鼠的销售额为5.22亿元,尽管保持行业第一,但比上年增长不到3%。要知道,在此之前,三只松鼠的增速是成倍的。

  一路狂奔6年后,三只松鼠的问题开始暴露了。

  问题在哪里?这是时下电商面临的一个共性问题:流量红利正在消失。

  2017年,三只松鼠归属净利润实现3.02亿元,同比增长27.7%,2018年,实现净利润3.04亿元,增长0.61%。相比于以前的指数级增长,三只松鼠的业绩正在明显放缓。

  “休闲食品行业产品同质化严重,品牌集中度低,市场竞争激烈。三只松鼠虽已成为互联网休闲食品零售的旗舰品牌,但互联网思维下,粉丝关注点及专注度极易被转移。流量的迭代速度快、变化幅度巨大、 变动方向莫测,为三只松鼠施加了较大的经营压力。”光大证券(11.420, -0.03, -0.26%)研报指出。

  这从三只松鼠线上毛利率的变化可以看出。2016年-2018年,三只松鼠线上销售的毛利率分别为30.07%、28.45%、27.54%,呈现逐年下降趋势。公司对此解释是:价格策略的影响。

  在线上平台中,天猫、京东、唯品会等是其主要销售渠道。2016-2018年,三只松鼠前五大合作平台的营业收入占比分别为 89.71%、90.31%、82.58%。其中,天猫2018年营收占比达到了47.35%。

  “电商获客成本都在上升,品牌给渠道的扣点很高。”6月27日,一位零食行业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点出其中缘由。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三只松鼠的线下体验店(投食店)有53家,松鼠联盟小店12 家。

  发迹于线上的三只松鼠为何开始转向线下?

  实际上,线下消费的市场更为广阔,三只松鼠的线下销售成绩已经证明了这点。近三年,三只松鼠线下销售毛利率均高于线上销售,2018年,线下销售毛利率比线上高出5个百分点。

  “线上消费的频次远低于线下,而且多是带有计划性和目的性的购买,但线下消费具有冲动性、随意性购买的特点。比如女孩子看到三只松鼠的玩偶,体验之后就会购买。”三只松鼠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各大零食巨头似乎都看到了线下市场的前景,纷纷抢滩实体店。

  比较典型的百草味和良品铺子,均由线下起步,完成了电商转型,近年来开始逐步“重返线下”。良品铺子截至去年6月底,其直营门店达到了736家,加盟门店为1356家。

  目前来看,对比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的线下店铺数量较少,对销量的贡献率较低,可见三只松鼠仍处于线下销售的试水摸索阶段。不过,按照章燎原的设想,在明年的时候, 三只松鼠会完全基于线下场景和消费需求,重塑供应链。

  在这背后,是章燎原更大的野心:打造供应链的数字化。

  这项改革的核心思路是,以数字化为驱动,实现供应链的前置和组织的高效率。比较具体的一个元素是,从渠道开始,反向定制出商品,让供应链最终围绕消费者去转。

  数字化供应链的打造,不是朝夕之功,成则意味着产业重塑。

  三只松鼠向本报记者透露一个大体的规划:第一步,要建立6大物流仓库、仓配园区,自己运营;第二步,在物流的园区附近半径里,投资供应商重建一批工厂,能够为前端的每一家店快速响应;第三步,实现接单再生产,保证产品新鲜。

  而从此次募投项目来看,5.4亿募集资金、14.4亿元的总投资似乎正是要服务于这个计划。

  市盈率的争议

  三只松鼠上市的故事还没有完结。

  在临门一脚之际,三只松鼠宣布延后股票申购时间,将原定于6月12日进行的网上、网下申购推迟至7月3日,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三只松鼠在公告中解释称,本次发行确定的价格为14.68元/股,对应的2018年摊薄后市盈率为22.99倍,由于低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2018年平均静态市盈率,但高于中证指数发布的“零售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16.68倍,存在未来发行人估值水平向行业平均市盈率回归,股价下跌给新股投资者带来损失的风险。根据相关规定,需要延迟。

  三只松鼠董秘潘道伟对因此引发的市场争议有些无奈,“我们在企业申报上市的时候,有一个所属行业的分类,但我们所属的这个行业其实很难定义,最终分类是属于批发零售业,就以这个行业的市盈率为参照。其实相当多的企业,尤其是一些制造业,在做整个上市的过程中也都有,这只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例行程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公开信息发现,今年2月、6月,青岛农商行、丸美股份因相同原因延迟申购,此前上市的紫金银行(7.540, -0.19, -2.46%)、成都银行(8.830, -0.10, -1.12%)等银行股,电力行业的华能水电(4.070, -0.04, -0.97%)均因同样的原因延期发行。

  多位券商人士告诉记者,这种情况确实存在,属于履行正常的程序。

  “市盈率代表的是预期,一方面显示当前的盈利能力较差;另一方面,意味着对未来盈利能力预期佳,如果投资者对公司未来盈利能力有信心愿意买单,那说明他们比起行业更有竞争力。”6月27日,一位私募人士告诉记者。

  谈及上市的预期,章燎原坦言:“对上市没有多少的感觉,不要把这个东西太过于强求,我们没有把上市当成一个目的去追求,上或者不上,照样做我们的业务。 ”

  不过,既然上市了,章燎原的思考多了一点。“很多人把上市当成个人套现工具,上市一二十年竟然没有一次增发,拿钱做理财,这是有问题的。如果上市公司几年都不融资再发展业务,那上什么市?我既然上市了,就想着如何利用上市这个工具,比如整个数字化渠道的构建,不然这个工具就浪费了。”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