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高端白酒涨价:郎酒再提价竟对标茅台 谁在鱼目混珠?

  近期,五粮液(102.000, 0.98, 0.97%)、洋河、泸州老窖(72.310, 0.11, 0.15%)、郎酒、古井贡酒(108.260, 0.21, 0.19%)、山西汾酒(56.500, 0.39, 0.70%)纷纷上调部分产品出厂价和零售指导价,预示着高端白酒迎来新一轮涨价潮。不过新京报记者发现,包括53度500ml青花郎、国窖1573在内的不少高端白酒均在打折出售,远没有达到提价效果。

  业内人士指出,在白酒市场“马太效应”凸显的前提下,行业领先企业试图通过价格来引导产品价值回归,但产品涨价与否关键要看市场需求,“并非所有白酒都是茅台、五粮液”。在此轮涨价操作中,山西汾酒、泸州老窖被指“跟风涨价”,青花郎对标飞天茅台也被认为是一厢情愿。
 
  高端白酒集体涨价

  5月20日,五粮液集团公司董事长李曙光在公司活动上宣布第八代经典五粮液(普五)正式上线生产,这预示着其连续生产16年之久的第七代经典五粮液终于交棒。在价格上,第八代“普五”的出厂价为889元,较第七代提高了100元,涨幅超过10%。

  与此同时,郎酒在其核心产品“青花郎”停止供货不久后也下发了涨价通知。自6月1日起,4款青花郎酒将上调单瓶出厂价。其中,53度青花郎、44.8度青花郎、39度青花郎的出厂价均上调79元/瓶,而53度大青花郎出厂价将上调880元/瓶。据报道,郎酒将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设定为1500元/瓶,计划在3年内6次提价来实现。

  此外,洋河股份(115.610, 0.76, 0.66%)向全国经销商发出提价通知,包括海之蓝、天之蓝、梦之蓝、双沟珍宝坊等在内的产品供货指导价最高涨幅超过20%,即个别品种价格上涨1000元左右/箱。汾酒也发布了中高端产品青花汾酒的涨价通知,其中53°青花30汾酒终端建议零售价将分两次上调75元,最终达788元/瓶。泸州老窖也提出2019年将提升终端价格,并将积极推进费用管理,实现全年25%的增长目标。

  酒水分析师蔡学飞表示,中国酒类消费进入“名酒时代”,白酒消费结构持续高端化,品牌与品质开始成为核心的竞争力。也有分析认为,高端名酒希望借涨价进一步拉开和区域名酒的距离,争夺茅台涨价后余下的千元价格带市场。

  中国副食流通协会秘书长任捷曾表示,随着高端白酒和次高端白酒的市场飞速扩容,到2020年高端白酒仍将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次高端白酒扩容速度将达到15%左右。而次高端扩容将直接拉升产区龙头酒企的发展空间,同时消费升级也将帮助产区龙头酒企的消费群体不断扩大,推动企业高速发展。

  部分白酒跟风涨,终端折价出售

  无论是第八代“普五”、梦之蓝,还是青花郎、青花汾酒,都是企业的核心高端产品,但高端白酒市场能否接受此轮涨价仍待观察。一位业内人士称,目前头部企业的涨价策略主要是受市场驱动影响,也有部分企业属于跟风涨价。

  前瞻研究院发布的高端白酒市场分析显示,高端白酒具有稀缺性和较高的品牌壁垒,一般白酒品牌很难打入。目前高端白酒主要以茅台、五粮液和国窖1573为代表,外加少量的梦之蓝、内参等,竞争格局相对稳定。

  2017年,茅台在高端白酒市场占据一半以上份额,达到63.5%;五粮液紧随其后,市场占比为25.9%;国窖1573仅有5.6%份额,其余品牌瓜分剩下的5%市场。

  五粮液作为高端白酒“第二把交椅”,其需求量与交易价格正处于稳步上升局面。东兴证券(12.180, 0.63, 5.45%)研报指出,春节后“普五”批价回升至800元-860元之间,4月底回升至850元-880 元,市场涨价预期强,普遍认为第八代“普五”会拉升五粮液的终端价格。

  与茅台、五粮液受市场驱动涨价不同的是,天风证券(8.910, 0.81, 10.00%)认为山西汾酒在本轮高端白酒涨价中就属于跟随涨价。而泸州老窖曾在5月14日回答投资者提问时明确表示,“要紧跟五粮液提价的机会,观察五粮液的价格到了哪一步。我们在努力提升品牌力,也要择机跟进。”

  一位河南白酒经销商向新京报记者表示,从目前销售情况来看,等级较低的经销商利润有时不足5%。企业拉高出厂价带动零售指导价上涨,表面上是对经销商利润的保护,但很多时候终端会低于指导价折价出售,“过猛的涨价对市场并不是一个良好信号,关键还是看需求,并非所有白酒都是茅台、五粮液。”

  新京报记者发现,目前53度500ml青花郎标注的销售价格保持在1198元,但其京东官方旗舰店给出的“秒杀”价仅为919元。一位泸州老窖经销商给出的国窖1573官方建议零售价为1099元,但消费者实际花850元就可以买到,该产品在泸州老窖天猫旗舰店中的售价也仅为888元。

  郎酒提价再次对标茅台

  2018年,中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445家,完成销售收入5363.83亿元,同比增长12.88%;实现利润总额1250.50亿元,同比增长29.98%。蔡学飞表示,2018年在产量基本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名酒企通过布局中高端产品与提价完成了业绩的高增长。在此过程中,一些酒企的不理性提价也开始出现。

  一直以“两大酱香白酒”之一自居的郎酒,在5月15日召开的青花郎事业部2019年核心经销商工作沟通会上表示,拟通过市场控量、扩大老酒储存等方式,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让青花郎的零售价格达到1500元左右。而这一价格也与目前飞天茅台1499元的市场指导价相仿。

  早在2017年底,郎酒就曾连发4份公告,宣布自2018年1月1日起停止销售和生产郎牌特曲T3(含精英版)和现款小郎酒,同时大幅上调红花郎、青花郎产品价格,其中青花郎价格甚至直逼当时茅台价格。此外,仅在2017年2月至2017年底,郎酒集团就对旗下青花郎、红花郎以及小郎酒上调价格多达9次。

  在冲击“高端”的过程中,郎酒股份公司总经理付饶曾在2017年9月举行的经销商工作会上向媒体透露,郎酒接下来的广告投入不以预算和财务指标为导向,未来三年投入的资金与过去相比“将是个惊人的数字”。

  2018年4月底,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中国传媒大学的讲座中表示,“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郎酒要在5年投入100亿元进行宣传。我们的要求是在中国的高铁和机场5分钟以内要有一次郎酒的广告出现。”

  然而,郎酒的一系列动作却不被业内认可。2018年曾有文章公开质疑,“青花郎的广告宣传违背酱香产业文化和历史真相”,还有报道称郎酒重回百亿阵营背后是向经销商压货,“地区业务负责人的压力都非常大”。

  有专家表示,在国内高端酒市场已被茅台、五粮液、洋河、泸州老窖等垄断的情况下,青花郎在酱酒中端将遇到劲敌“国台”,高端酱酒则早有茅台坐镇,郎酒在体量和品类上均非“老大”,处境较为尴尬,对标茅台恐怕是一厢情愿。

  蔡学飞认为,高端白酒本身就应该保持稀缺性,不能因为消费需求的上涨而增加产能,评价体系应该基于品牌形象与产品价格的综合标准。对于高端白酒品牌而言,扩大品牌的受众群就等于稀释价值。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新浪合作媒体,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