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中泰证券IPO预披:营收与净利逐年下降 炒股巨亏15亿

  IPO的道路如此漫长,恐怕是中泰证券启动上市时没有想到的。

  在今年三月收到证监会的反馈后,中泰证券随即于近日更新了预披露信息。而此时,距离公司初次提交招股说明书已经有3年之久。

  3年间,证券行业起伏不断,而中泰交出的成绩单则是——炒股巨亏,营收与净利润逐年下降。

  2016-2018业绩逐年下滑

  招股说明书显示,中泰证券在2016-2018年的业绩逐年下滑。公司三年间的总营收分别是83.47亿元、81.69亿元、70.25亿元,对应的归母净利润为24.52亿元、17.95亿元以及10.09亿元。

  券商的传统收入,主要来自于经纪业务、投行业务以及资管业务。从营收构成来看,公司在报告期内的投行业务收入分别为10.49亿元、8.33亿元与5.9亿。

  过去3年,IPO市场几经切换。

  2016年,中泰证券完成了5单IPO;2017年,完成了10单IPO;2018年,跟随着IPO整体收紧的形势,中泰证券IPO成绩单上挂了个大大的“零”。一直到今年5月份,中泰证券才重新开张,完成了对立华股份(63.380, -0.92, -1.43%)的保荐。

  经纪业务上,受去年A股市场影响,中泰证券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从2016年的10.49亿元下滑至2018年的5.9亿元。

  传统业务行情不好,多数券商选择在自营发力,中泰证券也不例外。

  但中泰证券的自营水平可能比较一般。

  招股书披露,截止2018年末,公司其他综合收益余额项目为-15.08亿元,其中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15.25亿元。这些资产大部分为股票类资产。也就是说,中泰证券2018炒股存在15亿的亏损区间。

  (由于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大跌下跌,直接导致2018年度综合收益总额出现负数,亏损79,071.82万元。)

  中泰证券并未将这一资产贬值记入2018年的当期损益。

  需要注意的是,在2019年1月1日起执行《企业会计准则22号》后,这类资产的价值变动将会转入期初留存收益。也就是说,中泰证券在2019年期初的留存收益已经减少了15.08亿元。

  两大股东高比例质押中泰股份(14.100, 0.05, 0.36%)

  其实前几年的市场和中泰证券的表现,并不是IPO的好时候。

  中泰证券可能也知道,所以在第一次预披露之后的3年中,并没有继续推进。但是,就在本月17日二次披露了招股书。

  一方面可能预判今年市场形势将好于前几年,另一方面可能是中泰证券真的比较需要钱了。

  招股书披露,公司2016、2017年现金流都不理想,2018年似乎有好转,但对于金融机构的发展来说不值一提。

  不仅是中泰证券需要钱,公司股东们也需要钱。

  飞鱼财经注意到,公司第七大股东山东永通实业与第八大股东上海禹佐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呈现将中泰证券股份高比例质押的情况。

  这两家公司实控人是一个叫刘锋的人,目前也是中泰证券的董事。刘峰与妻子林旭燕以及近亲刘传红共同持有这两家公司的全部股份,两者合计持有中泰证券6.17%的股份。

  招股书披露,永通实业质押了中泰证券总股本3.2%的股份给了北京银行(5.830, -0.04, -0.68%)济南分行;禹佐投资则分别质押了中泰证券0.99%、1.91%的股份给北京银行济南分行和莱商银行济南分行。而根据最新的公开信息,这1.91%的股份又被重新质押给了齐鲁银行德州分行。这些数量,基本已经是刘锋极其一致行动人持有的全部中泰证券股份。

  这一质押举动似乎也凸显了去年以来部分民营企业的资金困境。

  需要说的是,这一高质押行为,可能会对中泰证券的上市之路造成影响。

  由于债务人能否按约定履行债务会受到自身偿债能力、主观偿债意愿、外部条件变化多重因素的影响,而债权人又有权对质押财产优先受偿。因此,这很容易导致公司股权结构的变动,甚至产生股权纠纷,影响股权权属的清晰和稳定。

  
基于这一原因,主要股东所持股份质押、冻结和其他限制权利情况一直是发审委关注的重点。如果拟IPO企业存在股权结构不清晰或重大权属纠纷,那么可能会对上市构成实质性障碍。

  业务激进带来的高光与隐患

  中泰证券原名齐鲁证券,这些年一直以“创新型券商”的“人设”活跃在市场上。

  创新意味着新的增长,但也意味着新的风险。

  过去几年,中泰证券在两类业务上深深体会到了创新的甜和苦。

  一是,2012-2015年,中泰证券控股的子公司齐鲁资管业务一路高歌,但是2016年却出现了震惊市场的“彭晨非法集资案”。作为中泰证券的的员工,彭晨在业务过程中的做法,到底是个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至今争议不断。(当年飞鱼团队成员曾参与报道过该案,在对彭晨妻子的采访中,深刻感受到中泰证券在创新过程中的“激进”。)

  二是,新三板推出之时,中泰证券作为最早布局新三板的一批券商,保荐了一大波“问题”项目。这当然和新三板挂牌企业本身的质量相关,但中泰证券前期只要量不要质的做法也为后来的“点名”和“批评”埋下了祸根。在中泰证券改制前,其就因凯英信业、中试电力、三信股份被股转系统连续点名。

  需要说的是,从2015年起,中泰证券的评级就在逐年下降,目前是BBB级。

  应该说,这次IPO对中泰证券至关重要,如果成功,可以直接弥补公司现金流上的需求,顺带还能助力一把持有中泰证券的民企企业股东的发展;如果继续等待,中泰证券的经营与发展将会进一步承压。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