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巨亏25亿员工减半 面临退市的千山药机如何被掏空?

  曾经的制药装备第一股千山药机(300216.SZ)或被暂停上市,15个交易日后将见分晓。

  4月25日晚,在发布年报的同时,千山药机还发布了今年以来第15次可能被暂停上市的风险提示公告。据公告,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对公司2018年财务会计报告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已连续两年被出具非标;同时截至2018年末,公司总资产为25.49亿元,经审计净资产为-17.95亿元,已资不抵债,负债率高达近169%。

  根据有关规定,千山药机此次同时触发了创业板上市规则中两个暂停上市的规定,公司股票4月26日起停牌,深交所将在停牌后十五个交易日内作出是否暂停上市的决定。

  另外,去年1月千山药机还因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而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后又因无法按时披露2017年年报和2018年一季报,并因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再次被立案调查(后被行政处罚),可以说公司自去年以来就处于暂停上市的风险当中,已发布过44个有关提示公告。目前,对于去年初的立案调查,公司尚未收到结果,若后续触及强制退市情形,公司还将可能被终止上市。

  展开剩余86%

  千山药机发布的年报显示,去年公司实现营收2.01亿元,同比下降近35%;亏损约24.66亿元,同比上年亏损3.24亿元下降超660%,成为医药行业亏损王,且系连续两年亏损;扣非后期内亏损22.35亿元,同比下降近189%,连续第三年亏损。

  去年千山药机债务危机愈演愈烈,诉讼官司不断,资金流动危机难以解决,严重影响了公司日常业务运营,去年其制药机械订单量大幅下降,制药机械及其他包装机械、药用包装制造两大业务板块去年营收分别下降68%、9%。

  除了受营收下降影响外,去年千山药机出现巨额亏损更为主要的因素在于资产减值损失、预计负债、财务费用大幅增加,深究则主要是被关联方刘华山掏空所致。那么,刘华山是如何掏空上市公司的?

  先从千山药机的资产减值情况看起。去年千山药机对可能发生减值的应收款项、存货、长期股权投资、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及商誉等合计计提了近18.35亿元的减值准备,坏账减值高达16.97亿元,其中其他应收款计提额度约13.24亿元,主要包括关联方刘华山占用的9.27亿元资金和子公司湖南乐福地医药包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乐福地)业绩补偿款3.38亿元。

  去年千山药机计提资产减值情况 资料来源:公司公告

  千山药机同时发布的有关公告显示,刘华山系千山药机原实控人刘祥华的胞弟,其占用的上市公司资金包括两部分,借款和代付担保款,截至去年底分别约为9.21亿元、660万元,而千山药机在2018年之前的十年里累计净利润才仅有2亿元左右,刘华山对上市公司的资金占用可见一斑。

  刘华山拿着这些占用的资金主要用来支付其银行过桥资金与民间借贷所产生的利息近4亿元,垫付2016年乐福地业绩补偿款1亿元,并还合计借款2.81亿元给另外三人用于他们投资等。千山药机则以帐龄已达一年、预计未来很可能无法收回而对刘华山占用的资金作出全额计提。

  乐福地则是千山药机盲目收购关联企业的恶果,其是公司在2015年以5.56亿元现金收购的企业,收购前系刘华山持股约37.56%从而控制的企业。但乐福地2016年和2017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17年还亏损2593万元,对此刘华山等乐福地25名原股东承诺补偿现金近3.88亿元,但截至去年底仅补偿了2155万元左右。

  乐福地的业绩完成情况 资料来源:Wind

  在剩余的3.66亿元的业绩补偿款中,刘华山和王敏占约1.87亿元,目前刘华山以其所持有的1.96亿元的债权作为还款保障,其中0.81亿元已提供相应的技术作为质押,另外1.15亿元已出具还款方案,拟于2020年底前偿还;新疆海捷康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周俊丽、汤朝阳、张海定、黄顺枝、张成、付娟、张伶伶、涂文利等9名乐福地原股东则需要偿还近1.79亿元,该债权未作承诺也未进行偿还,千山药机已提起诉讼,去年底法院已查封冻结价值近2787万元的资产。对于没有财产保障的应收业绩补偿款3.38亿元,千山药机同样以帐龄已达一年、预计未来很可能无法收回的理由作出全额计提。

  同时,千山药机去年还对外担保计提预计负债2.37亿元,且目前还存在未履行审批程序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本金余额约3.35亿元,这与刘华山同样脱不了干系。千山药机称,发生违规对外担保的原因是公司相关人员签订部分担保合同时没有履行印章使用审批流程,经办人员直接领取公章签订合同,印章管理与控制失效。这也显示出千药机内部管理的混乱和失控。

  可见,刘华山是掏空千山药机的主力,其不仅通过出售旗下企业乐福地直接从上市公司获利近2.09亿元,且拖着业绩补偿款,并还为满足自身利益需求甚至是为他人提供借款投资而占用上市公司大额资金并让公司提供违规担保,到末了上市公司却通过计提方式自吞恶果,千山药机似乎视股东权益于不顾。

  对于千山药机的资产计提,审计机构也无法认可,其表示无法取得千山药机提供的除按账龄计提之外充分适当的证据,故无法出示审计意见。同样,此前对公司2018年半年报就投出弃权票或反对票的独立董事金益平、石青辉、杨春平也认为资产减值准备计提缺乏充分适当的依据,无法判断其准确性及合理性,且无法保证公司相关财务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故在董事会上对去年年报均投出弃权票。此番千山药机计提大额减值是否涉嫌业绩大洗澡,是否具备合理性,后续恐也难逃监管层面关注。

  另外,千山药机去年财务费用也大幅增长近127%达到4.18亿元,系公司银行借款、民间借贷逾期加息及罚息所致。界面新闻此前初步统计,去年公司披露的逾期债务本金高达21亿元,且有超过30名债权人对公司或相关人员提起了诉讼,公司及子公司共计有47个银行账号、重要资产等被冻结,尚未解冻的资金一度超过38亿元,还有十多家子公司股权被冻结。

  千山药机称,去年公司重要工作就是与债权人解决债务问题,请求金融机构不抽贷,不采取司法手段处置已经冻结的公司资产。去年10月,公司还与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公司达成协议,后者将为公司化解债务危机提供资产重组、债务重组、盈利模式重组、经营管理重组等综合服务,但目前依旧未取得实质性进展,未来也存在不确定性。

  千山药机在年报中提示风险称,公司存在大额逾期债务未清偿,若债权人对公司未来发展的信心不足,公司面临被其申请破产和冻结资产被司法处置的风险,同时公司生产经营也可能发生重大变化,核心技术人员存在流失风险。

  但实际上,公司生产经营变化和人员流失风险已经发生。截至去年底,千山药机员工人数为926人,相较年初减少763人,离职率近45%,其中生产人员和技术人员流失最为严重;另截至去年底公司应付职工薪酬近2852万元,同比增长达258%,显示公司欠薪情况严重,而独立董事杨春平在去年半年报中就称员工工资和福利无法按时发放,网络上也曾爆出公司欠薪不发、员工离职的消息。

  千山药机截至2017年和2018年底员工情况 资料来源:公司年报

  今年以来,千山药机依旧经营惨淡。同时发布的一季报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营收0.58亿元,同比下降近18%;净亏损1.44亿元,同比下降达85%,亏损加剧。

  千山药机称,2019年公司的首要任务是妥善解决债务问题,进一步明确和推动具体的债务重组方案,抓紧“瘦身减债”,同时责成有关借款人还款,并将组织专门团队进行应收帐款的催收,难以收回的将通过法律手段进行催收。

  除了上市公司外,千山药机多个股东也因质押股份逾期违约而焦头烂额。同日晚,公司称,因股东郑国胜、刘燕、黄盛秋的股票质押合约发生违约,未按质权人(证券公司)要求提前购回标的证券、偿还负债,质权人已在近期合计强制卖出这三名股东约94万股股份,成交额约360万元。

  实际上,自去年以来,除了前述三名股东,还包括刘祥华、邓铁山、王国华、钟波、彭勋德等股东均因质押违约而遭遇过被动减持情形。目前,这8名股东仍存在高质押率。

  值得一提的是,前述8名股东曾还是一致行动人,但如今大难临头各自飞,今年4月15日,提前解除了在2014年5月达成且原本在今年底才到期的一致行动协议。解除后,千山药机处于无控股股东和实控人的状态,目前刘祥华以13.78%的比例位列第一大股东。

  利空压身的千山药机股价也持续在低位徘徊,4月25日收盘报3.81元/股,年内并未出现上涨,市值仅有13.77亿元。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股东近4.3万户。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