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茂名石化医院改制陷困局 天健华夏股权腾挪迷雾重重

  “茂名石化医院已经难以为继了,医生和病人流失严重,住院科室没有医生开不起来只能合并。”此前,一位自称在茂名石化医院工作了19年的老员工在社交平台上表示。

  7月4日,知情人士吴迪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确认了上述说法,并且透露,茂名石化医院在2009年被北京天健华夏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健华夏”)并购后,前几年发展良好。但天健华夏自2015年3月启动IPO受阻后,就开始大肆转移和挪用医院资金,导致医院资金短缺。此外,天健华夏董事长宫瑞忠违反并购合同,干预医院的经营权,造成管理混乱,职工矛盾突出,经营难以为继。

  针对相关问题,本报记者向茂名石化医院方面求证,其办公室主任表示,不存在拖欠医护人员薪资的问题。当进一步追问时,对方支吾称领导外出,能否接受采访需领导审核。

  7月19日,本报记者实地走访天健华夏位于北京的多家子公司及其北京办公室发现,情况不容乐观。多家天健华夏子公司无法在注册地址找到,天健华夏公司总部的招牌已经变换为金邦医疗,另外,天健华夏在北京地区的唯一一家医院北京天宜乳腺医院所在地已经变更为北京大学肿瘤医院西院区。天健华夏公司一位自称姓权的行政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公司领导暂时不在办公室,对于记者的采访函及采访需求,会跟公司领导沟通协调。不过截至发稿,对方并未给出回复。

  两次改制陷困局

  茂名石化医院是位于广东省茂名市的一家二级甲等医院,原为中国石化(6.630, -0.08, -1.19%)集团茂名石化公司下属的一个二级单位,不具有法人资格。

  2003年,茂名石化医院进行了第一次改制,从中石化集团企业母体里剥离。“按照当时的价值估算,地皮价值没有计算在内,按照工龄给员工置换股份,仅仅将医械设备进行折旧,对于医院的老职工按照工作年限来分配股份。某种意义上可以称为国有资产的流失。自此,茂名石化医院开始面临自谋出路的境遇。”吴迪向记者说道。

  吴迪表示,此次改革并未有解决医院体制上的弊端。改制后,由于股权分散导致医院决策困难、执行力低下,可以说第一次改制并未成功,医院经营状况十分惨淡。

  2009年7月,茂名石化医院与天健华夏签订了投资权益转让合同,职工持有的医院股份全部被收购,茂名石化医院成为天健华夏旗下首家医院。

  “在被天健华夏收购的初期,医院运营效果还是很不错的,一年产值接近1个亿。医院设备购置、房屋装修等硬件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同时,职工的待遇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职工个人收入增长幅度与中国石化茂名石化公司持平。”吴迪介绍。

  当时茂名石化医院员工对于宫瑞忠曾描绘企业上市的愿景十分憧憬。吴迪告知记者,“天健华夏当时收购茂名石化医院职工的股份仅仅花费了6000万元。当时大家考虑到,如果按照所描述的那样做,齐心协力经营好医院,并且选择在国内上市,应该问题不大。”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2015年3月天健华夏启动IPO,茂名石化医院的命运开始发生转折。

  尽管宫瑞忠此前与茂名医院协商改制事宜时曾承诺,所有权归属于投资方,经营权则属于医院管理层,同时会为医院提供资金等支持。但据吴迪称,“宫瑞忠除了支付医院的运行成本外,每年从医院抽走一两千万元的管理费,按总营业额的百分之八来抽成。近日,宫瑞忠已经将茂名医院的院长罢免,自己来当院长。”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茂名石化医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早在2017年3月29日,就由王家苏变更为宫瑞忠。

  在吴迪看来,宫瑞忠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迅速覆盖各地医院资产,更像是“空手套白狼”的做法,根本未有顾及到医院自身的发展。

  2018年5月,茂名石化医院一位主管药剂师在社交平台上声称医院经营每况愈下,医务人员跳槽时有发生。

  7月5日,上述药剂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医院医生流失现象严重,目前老板已经任命了新的院长,也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来挽留医生,并且承诺近期会解决欠薪问题。”吴迪也同样表示,医院现在管理混乱、人心涣散,目前很多科室已经关停,神经科全体辞职。

  吴迪指出,茂名石化医院在之前的两次改制中其实有多个更好的选择,例如由政府接盘成立茂名第二人民医院,又或者是成为广东医科大学直属第三医院等,无论哪一种选择都比现在的处境要更好。

  “宫瑞忠的行为更像是搭建医疗行业的资本运作平台,通过平台炒作从而达到圈钱的目的。”吴迪认为,尽管业内较为看好医疗股,但是民营医院能否嫁接资本发展的更好,其深层次是国家卫生政策的导向。目前,国家卫生资源的投入和配置,都是以公立医院为主。社保、行政管理条例等方面都对公立医院有所侧重。可以说,如果国家没有政策的调整,民营医院始终会存在人才流失、设备投入不足等各种问题。

  在裁判文书中显示,茂名石化医院有限公司多次被起诉,从2015年至2018年共有41条因买卖合同纠纷案由被起诉。案件涉及到的最主要原由在于逾期拖欠供应商货款。

  记者查询最高人民法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茂名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据“(2017)粤09民终1982号民事判决书”,已经于2018年7月16日将宫瑞忠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按判决书,宫瑞忠需支付货款615万元及违约金40万元,然而,宫瑞忠全部未履行。失信被执行人行为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

  8.3亿元融资款闹纠纷

  据了解,茂名石化医院是天健华夏收购的第一家医院。熟悉天健华夏的知情人士周恒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到2012年,天健华夏已经收购了4家医院,另外还有养老医院、药店和物流公司。

  “当时,天健华夏的发展不错,人心也比较稳定。2012年,天健华夏营收不到3亿元,已经处于盈利的状态。”周恒介绍,3年改制4家医院的医疗集团,当时在国内不多。天健华夏要做成一家大的医疗集团,当时的对标对象是凤凰医疗。

  在周恒看来,在10年前就选择从钢材行业跨界医疗,宫瑞忠是一个有格局和思路的人。周恒向记者介绍,宫瑞忠选择进入医疗行业的原因主要有两个:第一,宫瑞忠原有的钢材经营受到了政策调整;第二,宫瑞忠喜欢中医,很早就看到了大健康行业的发展趋势,想在大健康行业做点事情。

  在资本的推动下,天健华夏的业务版图迅速扩张。官网信息显示,天健华夏已经成为一家集医院经营、医疗器械贸易、药品耗材供应、管理咨询、投资并购为一体的专业医疗集团,拥有10家直属医院,3000多名员工。

  为实施上市计划,天健华夏在2014年6月27日就进行了股权变更,由山西金邦能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金邦能源”)全资控股变更为山西天健华夏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西天健”)全资控股,后者的唯一股东为天健华夏医疗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天健”)。

  据了解,共有4家投资机构以现金、发行可转债等方式间接向天健华夏合计投资8.3亿元人民币助其上市。不过,关于此次投资仅有一家投资机构向外界披露过相关信息。《华尔街日报》2015年9月17日报道,Olympus Capital Asia(泰山投资亚洲有限公司)表示已经给天健华夏投资4000万美元。这是关于此次投资仅有的公开可查询的信息,记者向泰山投资亚洲有限公司表达了采访意向,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复。

  上市受阻后,吴迪透露,由于当时4家投资机构与宫瑞忠签订了对赌协议,宫瑞忠需要向投资机构偿还债务并回购股份。然而,宫瑞忠并不想履行责任。投资人在清盘时发现宫瑞忠偷偷将资产转移至山西金邦能源,从而导致宫瑞忠与投资人的矛盾开始搬上台面。

  企业工商信息显示,2017年6月29日,天健华夏唯一股东由山西天健重新变更为山西金邦能源,这意味着4家投资机构与宫瑞忠确定的公司架构已经被破坏,香港天健已经无法控制天健华夏,也就更无法控制旗下医院。

  “如果天健华夏顺利通过IPO,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吴迪感到有些痛心,“他因为看好茂名石化医院的发展,希望它能成为粤西最好的医院。”

  宫瑞忠的做法,也让投资人十分担忧。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获悉,2017年9月18日,香港天健向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起诉山西天健,请求判决山西天健将天健华夏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山西金邦的行为无效,并同时申请财产保全。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受理了该案件。随后,山西天健向太原市杏花岭区人民法院提起管辖权异议,认为该法院无权受理此案,但被驳回。之后,山西天健又上诉至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仍被驳回了管辖权异议申请。

  截至目前,宫瑞忠、天健华夏与4家投资机构的融资款纠纷事件仍未有最终结果。

  周恒对本报记者表示,天健华夏出现现在这种局面令人痛心。至于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由于已经不在天健华夏也不了解离开后的情况,因此不便评论。“今天去看还是很痛心的,本来应该做得很大才对。”

  文中吴迪、周恒 应采访者要求均采用化名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