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企业新闻>> 建行助保贷后续:空壳企业轻松获贷 东窗事发银行粉饰

  六家资质优良的企业为一家没有任何效益、停产数月、涉及六起民间借贷案的企业代偿了500万元贷款后,却被银行告上法庭导致资金链断裂,最后几乎全部破产。由于被质疑在实际操作中存在将贷款风险转嫁给“助保企业”,中国建设银行(5.740, 0.06, 1.06%)及其“助保贷”业务被推上风口浪尖。

  去年12月24日,界面新闻曾刊发《变了味的建行“助保贷”》一文。近日,来自淄博多位涉事人士向当地检察院、银监部门的举报证言再次还原了“助保贷事件”的来龙去脉,六家企业如何一步步陷入破产深渊的线索逐渐浮出水面,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细节着实耐人寻味。

  “破产”企业轻松获贷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2012年八九月份的一天,山东沣和玉珠食品有限公司(下称沣和玉珠)法人孙梅珠准备从建行贷款500万元。但此时,她的工厂已经停工数月没有工人,为了应付建行西七路支行的考察,孙某一早从劳务市场雇来充当工人的,加上之前请来的“亲朋好友”,厂里当时一共有不下30名假装干活的工人。

  孙梅珠特意将两间租来的厂房换上了铝合金门窗,并从花店购入了5000多元的鲜花装点门面,还在市面上买了100多公斤煤炭重新点燃了锅炉。用她的话来讲,“冒烟可以制造出正在生产的假象”。至于贷款考察必须要有的产品实物,孙梅珠将一些过期的食品装进箱子摆在前排,而摆在后面的则全部是空箱子。

  但即便这样,明眼人也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猫腻,对于一个自称“固定资产698万元,实现营业收入3613万元,利润512万元”的企业来说,这家仅能拿出两口大铁锅作为加工糖葫芦设备的企业显然远远不够格,眼前的这一切与其财务报表所描述的可谓大相径庭。

  随后,第二天下午,建行来考察的三位领导,简单转了一圈很快便离开孙某的工厂。

  经过如此一番折腾后,孙梅珠这家已然停产数月的厂子竟然真的取得了淄博建行西七路支行一笔高达500万元的贷款。2012年10月,作为七家“资质优良”的企业之一,孙梅珠的“空壳企业”竟成功入围淄博市建行首批“助保贷”业务。

  一位知情人还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在参与“助保贷”之前,他曾帮助孙某介绍过淄博市建行张店支行以及当地中国银行(3.570, 0.03, 0.85%)的贷款业务,但这两家银行的信贷调查员经过现场调查之后均表示其不具备贷款资格,最终没能成行。

  而多位熟知孙梅珠的人也向界面新闻记者反映,孙梅珠平时送礼一向不吝钱财,若没有内部人士的协调,她凭借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瞒天过海最终拿到500万贷款。而她彼时也曾亲口承认,贷款的报表、银行流水全部是找人伪造的。

  “骗新还旧”担保公司的猫腻?

  在界面新闻记者获悉的一份证言证词中称,孙梅珠取得的建行贷款目的,主要是为了归还其上一笔向工行的500万借款,而该借款是由山东汇合担保有限公司担保的。

  “2012年10月,山东汇合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亮给孙梅珠联系的淄博市建行西七路支行行长刘某,参加了由淄博市建行西七路支行与张店区助保金办公室共同合作的金融产品‘助保贷’,相关贷款资料(经过事务所审计的会计报表、银行流水)全部由山东汇合担保有限公司协助提供。”

  “2012年10月‘助保贷’贷款500万(扣除75万保证金后实际到账425万)发放后,贷款资金全部被山东汇合担保有限公司代为划走(贷款发放当日在西七路支行一楼办理的电汇)。”

  在补充申诉材料中写有:“经过事务所审计的会计报表、银行流水、发票全部由山东汇合担保有限公司协助伪造提供,贷款送了30万由西七路支行行长刘某帮助协调审批、运作。贷款划走后不久孙梅珠曾告诉我‘我在建行的500万贷款不用还了,建行会帮助操作让其他担保企业为我分摊贷款’。”

  有淄博市银监局的调查及相关人员举报材料证实,2012年10月12日,建行西七路支行将500万贷款资金发放给沣和玉珠;同一天,建行西七路支行将上述500万贷款资金受托支付给淄博台联实业有限公司。根据山东省银监会回复的《关于客户投诉建行有关问题的答复函》中查明,此公司当天将其中300万元通过刘样农行个人账户,转到了法人王亮账户,剩余200万元于10月15日通过张琳琳农行账户转给了淄博汇合投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汇合担保)账户,至此500万元中至少有200万元最终转入了金融担保公司(汇合担保彼时是王亮的私人公司)。

  据淄博市建行知情人士透露,得知本应用于生产经营的500万贷款在发放当天就被孙梅珠一并划入其他账户,淄博市建行相关领导彼时意识到出了大事,并立刻找来刘某问话。但对于贷款资金的非法使用现象,建行西七路支行彼时却没有提及,据2012年10月15日对这笔贷款的贷后回访记录显示:一切经营正常,无异常现象。

  东窗事发银行粉饰

  直到2013年5月,沣和玉珠因贷款连续多月欠息而东窗事发,入池“助保贷”的另外6家企业跟着遭了秧。建行张店支行彼时召集7家企业召开会议,阐明沣和玉珠贷款形成不良,并指出这一情况对于其余6家企业续贷的审批肯定会造成影响,因而希望其他6家企业同意用此前用于风险保障的助保金来偿还沣和玉珠在淄博建行的贷款,本息共计506.8万元。作为代价,沣和玉珠法人孙梅珠须向另外几家企业打下欠条。

  如此一来,本是政府、银行、企业三方风险共担的助保贷也随之变了味,成了企业间的“私人债务恩怨”,这也为企业日后的破产埋下了伏笔。

  上述5家企业在帮助孙梅珠分摊了500万贷款后,由于其中一家名为淄博旭格铝材有限公司的企业坚决不同意建行的做法,随后被淄博市建行一并追加为被告,最终导致资金链断裂而陷入破产深渊。

  如今,其中一家名为淄博万福鑫化工设备有限公司(下称万福鑫化工)的企业打算将淄博市建设银行告上法庭,起诉建行相关人员利用助保贷业务伙同孙梅珠进行金融诈骗。

  在万福鑫化工法人代表刘云看来,“助保贷事件”是淄博市建行西七路支行相关人员与不良企业沣和玉珠及山东汇合担保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亮内外勾结并精心设计的一场“骗局”。她认为,淄博市建行西七路支行将不符合贷款条件的沣和玉珠安插在助保贷入池企业中,故意授意信贷主管降低贷款前期实地考察条件、贷前审查、贷中调查以及贷后检查等审批流程,提前5个月扣划助保金池其他企业保证金506.8万元归还孙梅珠企业在建行的贷款。

  除此之外,多位涉事企业负责人质疑,之所以将没有任何效益、停产数月、涉及六起民间借贷案的“内鬼”企业纳入当地首批助保贷扶持企业,其目的就是瞄准了企业所缴纳的15%的助保金。而后果是企业不仅在经济上受到损失,而且信用受损最终导致陷入破产境地。

  2012年,建行总行为响应国务院号召,在全国推出旨在扶持地方小微企业发展的新型贷款业务——“助保贷”。同年9月,经过淄博市建行及西七路支行前期的调查审核,分别确定山东沣和玉珠食品有限公司500万元、淄博久盛仓储服务有限公司500万元、淄博万福鑫化工设备有限公司500万元、山东海能铁塔制造有限公司500万元、淄博环亚钢球有限公司500万元、淄博锦脉工贸有限公司400万元、淄博旭格铝材有限公司300万元的贷款额度。七家“资质优良”企业作为首批入池企业,与建行西七路支行签订了联保联贷合同,放贷总额为3200万元,贷款期限为一年。

  针对上述反映,建行山东省分行在2016年11月出具的一份媒体答复函中写道,“2012年9月经地方政府推介,并经西七路支行和政府助保金管理机构联合考察,经过信贷准入、审批等业务流程,包括淄博万福鑫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沣和玉珠食品有限公司在内的第一池共7户‘助保贷’客户授信审批通过,次月我行贷款发放到位。”

  “企业经营是一个动态过程,2013年沣和玉珠公司生产经营出现严重困难、财务状况恶化,无债务清偿能力。根据银企签订的联贷联保融资额度合同及‘助保贷’业务合作协议约定,为保障该池其他企业正常融资,经与地方政府、七家企业共同协商,我行提前收回沣和玉珠公司贷款本息,除风险补偿金及助保金外,由提供连带责任保证的几家企业代偿剩余部分。”

  建行山东省分行相关人士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希望涉事企业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寻求解决。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