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视点>>专家访谈>> 郝荣亮:“一带一路”战略下我国制造业的发展机遇

  自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战略,全球经济发展不均衡性逐步体现出来,世界格局渐变,美国退出TPP协定(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转而向中国派出“一带一路”美国代表团,由此,所谓封堵中国经济“岛链”断裂。

  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成果丰硕,2017年5月在北京举办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成果清单涵盖了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5大类,共76大项、270多项具体成果。

  在“五通”目标(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指引下,以点带面,从线到片,旨在实现经济要素有序自由流动,资源高效配置和市场深度融合,推动形成“一带一路”区域合作。目前,“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实施走出去的重要方向,也是推动产业转型升级的发展契机。

  从实施情况看,“一带一路”战略已经深度嵌入到国家对外开放战略。“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国全面融入全球经济,并在全球经济发挥中流砥柱作用的开端。“一带一路”战略所倡导的“五通”,从内容上已经超出了自由贸易协定和投资范畴,不仅仅是贸易和投资,广泛涉及到民航通讯、检验检疫、文化交流、科技创新、新闻合作等领域。

  由此激发投资热情高涨,“一带一路”投资加快,2014-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累计超过500亿美元,而未来五年,预计中国对该地区投资将达到1500亿美元。

  而当前,“一带一路”战略作为开放发展战略,其根植于国内产业再上新台阶,因此要将制造业融入到“一带一路”建设中来,为中国制造业的进一步发展带来发展机遇。

  中国制造业融入“一带一路”建设,第一个工作方向,是转移过剩产能,将境内的重化工业的产业负担变成海外优质资本。

  目前,我国工业已完成了技术引进、消化吸收到自主创新的产业发展路径,已经形成了产业国际输出能力。当前,学习日本等发达国家的海外投资经验,力争在海外再造“一个中国”,加快向“一带一路”地区布局资本型和劳动密集型产业,将国内过剩产业项目转化为海外产业,从而将中国产业触角向全球延伸,进而帮助国内产业转型。

  从行业看,在工业原料、机械、建筑工程等多领域已经取得了世界级的发展成就,而这些领域在国内处于高度饱和竞争状态,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推进,“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已成为我国产业走出去的重要输出地。当前,要破解“一带一路”地区的过剩产能疏解风险。

  第一,投建环节的政策风险。制造业项目的规模较大,建设周期较长,要重视所在国的政局稳定性和政策连贯性,尤其由国有企业参与和主导的项目,更需要东道国政府的高度认可和政策支持。因为,“一带一路”沿线的多数国家/地区,对外深陷大国博弈“角力场”,对内则存在着领导人交接、民主化转型、民族冲突等多重矛盾。

  之前,一些国际企业进行海外投资时,曾出现过东道国政策变动而引起的项目失败,如韩国钢企浦项2013年7月退出其在印度卡纳塔克邦的年产能为600万吨投资项目,概因当地的土地政策、铁矿山开采政策的频繁变动,导致该项目被拖延8年之久。

  第二,经营环节的管理风险。“一带一路”沿线的多民族、多文化、多语言和多宗教信仰,对企业的海外项目运营能力构成挑战。现阶段,企业对投资地区的投资考察多关注于资源、市场、直接成本、税收优惠制度等,对“软环境”顾及不足,对处理劳资关系、宗教信仰问题等突发事件时经验不足。

  第三,生产环节的环保风险。目前,“一带一路”沿线地区相关环保法律制度不完善,经营环境尚待成熟,大部分国家/地区的发展环境和工业水平低于我国2000年左右的水平。因此,企业要警惕在环保政策逐步完善过程中的高成本风险,避免出现近年国内发生的环保设施持续升级,环保投资侵占企业利润的现象。

  其次,要将“中国制造2025”与 “一带一路”战略相互对接,推动高端装备走出去。

  近年来,中国制造业迈上新台阶,出现一批诸如高铁、核电、工程机械、高端海洋工程等明星领域,在航空航天、卫星通讯等领域进步快速,国产大飞机已首飞成功,北斗卫星定位系统正在全球组网。

  “中国制造2025”是中国打造制造业国际竞争力的重要武器,是引领和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行动纲领,具体包括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工程、强化基础工程、智能制造工程、绿色制造工程和高端装备创新工程。通过实施五大工程,推动中国制造业走在世界前列,推动信息技术、高档数控车床、先进轨道交通等十大重点领域发展。

  而“中国制造2025”战略的落实,在“一带一路”地区大有可为,将推进在高速铁路、航空航天、电力装备、海洋工程等多领域的国际装备制造合作,争取在“一带一路”地区的出口市场和合作生产机会。例如,“一带一路”地区亟待改造和提升的基础设施水平、矿产资源开采技术、通讯互联技术。

  当前,我国装备企业要加快寻找“一带一路”的合作机会,为正在成长中的中国高端装备提供了发展空间,从而加快提高中国高端装备在国际市场的适应能力和形象,推动中国制造从产品输出转向为技术输出,再迈上一个的国际产业分工格局的新台阶。

  再次,要将中国成熟经验嫁接到“一带一路”地区,以园区经济催动产业合作。

  发展经验表明,自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工业园区是发挥投资的规模效应,吸引资金、技术、人才、信息集聚的有效途径,实现产业发展的集聚化、规模化和集约化。据统计,截至今年3月,我国企业已在“一带一路”沿线20个国家建有56个经贸合作产业园区,累计投资超过180亿美元。当前,要加快“一带一路”地区的自贸区建设,建立境外经济合作园区。

  从政策层面,加快与“一带一路”周边国家自贸区建设,鼓励我国地方政府及产业园区与沿线国家建立对等产业园区试点,依托园区输出我国具有竞争力产品和产业。

  在操作层面,将我国的资本、技术优势和“一带一路”地区政府的迫切发展要求结合起来,鼓励创新对外投资和合作方式,通过建设境外经济合作园区和国内示范园区。

  因此,参照苏州工业园区建设模式等多种发展形式,从发展理念、管理模式、体制、机制以及人才队伍建设,鼓励我国产业园区“走出去”,依托“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产业园区开展项目合作。最终,围绕价值链布局产业链,依托产业链打造园区经济的跨国产业链合作形式。

  (本文作者介绍:赛迪智库副研究员。)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