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7月04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令人感动的昙华林
时间:2014-12-10 09:20:59  来源:城市化杂志  作者:记录人:刘建飞 

df146f372a4485f9398205ce6fce51eb.jpg

马立安:人类学研究学者,1964年生于洛杉矶郊区,1985年读大三时前往国立台湾大学系统学习中文,1995年来到深圳开展人类学研究,1999年获得莱斯大学人类学博士,2000年在布朗大学完成博士后。从2005年至今一直采用摄影、微博及评论的方式呈现着深圳的建筑、城市规划及变化着的人文环境。

  今年初,我第一次来到昙华林,春天的昙华林真美,大片的樱花和另一种叫不上名字的粉色花盛开在街道两旁。昙华林的规模也很好,走在其中不会有大城市的压抑感;昙华林很亲切,那么多学生、年轻人在那里逛街、谈恋爱,让昙华林充满恬静的感觉和氛围;昙华林还有浓郁的历史感,且不止一个时代的历史,有租界的历史、民国的历史、集体单位的历史,也有改革开放后的历史,这些历史的痕迹给不同社会阶层带来不同的社会意义。在昙华林你不止可以看到宗教的倾向,还可以看到活生生的生活,她把东西方文化、宗教等等融合在一起并变成了自己的东西。
 
  厚重的历史感也是昙华林最具价值的地方。整个昙华林的布局就是一个历史的对话,而且是一个平民的历史对话,并不是一种正式的或自上而下的对话,反而是一个民间的、生活的对话,这个对话就是历史的载体。昙华林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她是武汉的历史载体,而且是一个活着的历史载体。我到过汉口的租界大道,那里有很多很高的现代建筑,很多人认为建筑物最重要的象征意义是它能代表一个时代,因为他们将时代的定义圈定在“最大最贵”上,像是在参加一场国际比赛,但这个定义对建筑来说却缺乏生活的概念,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参与的对话。建筑师们喜欢自己设计的高楼,但是大多数人民却进不去也用不了那些高楼,所以这样的高楼虽然已成为国际品牌,但也只是虚幻的象征,因为生活进不去、人进不去。反观昙华林,一个那样小规模的地方,市民是进得去的、学生是进得去的、信徒是进得去的,外面的街道没有多宽,但你可以在路边随意逛街或喝咖啡,享受惬意的生活。

  昙华林没有宽阔的街道,规模亦不大,也正是这样才显示出她的质朴与灵动,因为有人曾说“你想杀死一个街道,最快的方法是盖摩天楼。”而昙华林最宝贵的一点,就是她的规模,因此,怎样去规划她、利用她,一离开她的“规模”,恐怕都会出现偏颇。规模不止是一个空间概念,也是经济概念,更是民间的定义。如果昙华林只是变成一个国际品牌,那么她对大多数武汉人和大多数去武汉的游客来说,只会成为一个黑洞——社会的黑洞。深圳有很多这样的楼,它占领那个空间,虽然有国际意义,但对生活而言却只是一个黑洞,因为大多数人是进不去,希望昙华林不要变成那样。

  走在历史与未来节点上的昙华林正面临着再次升级改造,维护昙华林不能只停留在保存建筑物上,更应该保存她的“规模”,因为作为历史的载体,昙华林最重要的是她的规模和她不同时代的代表建筑物,如果只留建筑物,而不留规模,那么无论怎样去改造都会显得尴尬。例如西班牙巴塞罗那的古城区,整体建筑物的外壳和古城区的规模还保留原样,给人以中世纪的感受,但建筑物的内部却是经过改造的,这或许可以为昙华林提供参考,也可以这样利用建筑内部做一些现代或后现代结构主义的任何东西。

  昙华林不止有历史的气息、文化的气息,原住民的存在更让昙华林充溢着生活气息。升级改造必然带来原住民去与留的问题,以下两个故事也许会给我们一些启示:一是上海的新天地,许多原住民后悔自己搬出了新天地,因为新天地在改造后变得既有经济潜力,又十分漂亮。二是浙江的乌镇,在经过旅游开发后,乌镇留下了一部分有经济头脑、能够利用旅游资源做生意的原住民,但这群人对自己现在的生活状况也并不十分满意。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作为普通百姓的原住民没有条件去做投资和改善,要看开发商与政府愿意以什么样的合作方法来解决原住民的去留,因为原住民会不会从改造过程中获得除了钱之外的东西,获得对他们曾经历过的历史的回忆,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昙华林有那么多可以发挥的东西,在这一过程中如果只是将她变为政府的“面子工程”,那么昙华林会失去生命力,政府若更偏向“无为”反而会更好,因为如果只允许一个政府和一个开发商来做主,哪怕他们是全球最有才华的一个集团,他们也无法做到该有的多元化。因为极端的开发模式,虽然有效率,但是会把该有的多元化杀灭,而保留多元化和尊重历史,是昙华林和我们的城市发展都亟需的元素。

  对于昙华林而言,任何一个改造方案,除了近期的考量,还需要有长期的考虑,比如5年后,你愿意昙华林吸引什么样的投资,希望什么样的游客来昙华林;20年后,你希望自己的女儿、儿子看到什么样的昙华林;50年后,你愿意什么样的人还生活在昙华林。同时还要考虑5年的近期的目标和50年的长期目标有什么关系。例如你希望昙华林变成一个春天到处盛开樱花的地方,如果这是长期目标,那么它必然会影响到近期的规划。因为昙华林不仅是历史、是现在、更是未来。

关于更多令人感动的昙华林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