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7月15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疏堵有方 让城市文化多种口味
时间:2014-10-21 23:29:49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白阳 
  倘若疏堵有方,“破坏公物”的行为也可能变为书写城市历史的特别文化符号

  美国纽约市立博物馆近期举办了一场涂鸦文化展,基斯·哈林等涂鸦届“泰斗”级人物,因“推动涂鸦文化传播至世界”而受博物馆高度评价。络绎不绝的游客饶有滋味地欣赏着涂鸦画作照片,然而,有一个人却公开表达不满,认为这个展览“实在让人忍无可忍”,他就是纽约警察局长比尔·布拉顿。

  纽约警察与涂鸦者的“猫鼠游戏”由来已久。在这个被视为涂鸦发源地的城市,仅是整治涂鸦的历史就超过30年。上世纪70年代,整个纽约地铁成为涂鸦者的天堂,愤怒和不满依靠激昂嚣张的字母以及夸张夺目的色彩造型,乘着地铁迅速蔓延至整个城市。

  除了定期清洗、立法将街头涂鸦定义为一种犯罪行为外,纽约警察还成立了“反涂鸦特遣部队”,并设立民众举报热线,每天跟踪监控。有人说,在叛逆中生长的涂鸦文化,警方的打压,对其也是一针强心剂。多年下来,涂鸦者们成了游击队员,时不时还会来个大反攻,而涂鸦问题从未根除。

  新西兰奥克兰地区也是涂鸦的重灾区。近几年,全市每年有30多万处被涂鸦。2012年,奥克兰市政府出台计划,成立24小时应对团队,负责在接到举报的两小时内清除涂鸦,并将事发地点定位后输入数据库。有无成效仍难定论,但每年500万美元的财政支出着实让纳税人心疼。德国铁路更是语出惊人,曾设想用微型无人机监视追踪涂鸦者。

  相比之下,英国治理涂鸦的方法“简单”多了,依靠公共场所齐心协力的420万个摄像头和动辄入狱的严惩,涂鸦事件从7年前的每年4000多起降至现在的1000多起。新加坡的鞭刑更“简单粗暴”,一鞭下去皮开肉绽,涂鸦者痛定思痛也就销声匿迹了。

  威慑的确有力量,不过,却难以转移这种另类文化的表达。其实,涂鸦者中不乏真正的艺术家,很多涂鸦也深受民众喜爱。如何在有效约束不文明的乱涂鸦行为时,还能呵护街头艺术的生生不息,才真正考验城市管理员们的智慧。德国的柏林墙、北京的奥运涂鸦墙都是成功的尝试。

  在澳大利亚,几乎大城市里都有合法的涂鸦区域。墨尔本的涂鸦小巷就是在政府的不断推广下成为知名的城市景点,而多伦多官方旅游网站更推荐了一条涂鸦游的路线,对涂鸦文化的价值进行了肯定。这样的氛围里,反而涌现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和知名艺术家,而且竞争激烈,只有公认的好作品才能在墙上多留一段时间不被覆盖,乱写乱画者则羞于动笔。

  美国洛杉矶近期也出台了针对城市涂鸦的新法案,艺术家须向市政府注册并支付费用申请,获批后就可以在商业区和工业区进行涂鸦,政府希望“为下一代重拾洛杉矶作为世界涂鸦之都的遗产”。法国巴黎索性邀请艺术家,在圣安德烈艺术广场那面长期上演涂鸦大战的墙上绘制艺术画作,就像美国北部小城曼丹警局给出的建议:治理乱涂鸦,最好的方法就是给这面墙画上画先!

  与在画廊和博物馆中高高在上的画作与艺术品相比,涂鸦等街头艺术更加亲民,还常常为人们平淡的生活增加一丝情趣,但其先天生命形态也注定更加脆弱。城市管理者的取舍之间,往往就决定了其最终的命运发展;倘若疏堵有方,“破坏公物”的行为也可能变为书写城市历史的特别文化符号。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