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2月25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9万一块的车牌已偏离民生行政轨道
时间:2013-03-25 15:23:34  来源:扬子晚报  作者:邓海建 

    尽管上海本月频给车牌浇“冷水”,但是昨天举行的上海私车牌照拍卖仍是一路飙高,最低成交价突破9万大关(3月24日中国广播网)。

    这是一个悖论:牌照要是太便宜,起不到限车的效果;但牌照要是太贵,又沦为富人的游戏。9万元的“最贵铁皮”,在中国当下的车市来看,显然已经异化出了“民生政策”的理性范畴。追问接踵而至:一者,价格杠杆是不是“无上限”?刚需多强,莫非车牌就要多贵?二者,堵车的破解之计,是不是一定要罚出市民掏钱的痛感?限车之前,公共交通已经穷尽一切努力了吗?三者,轻飘飘一句“有效遏制车牌价格过高过快增长”,究竟怎样才算“过高过快”?

    一二十年之前的“过渡性政策”,眨眼就成为破纪录的神迹。伴随着“牌随车走”的地方规定,新牌与二手车牌价格互相攀“涨”,上海车牌已经成为稳赚不赔的投资捷径。有人算了笔简单的账:上海常住人口2300万,若以3人一户计算就是700万户,现有300多万辆汽车,即便一户一辆计,再算上每年不到10万的投放量——就算到2020年,在上海人口总量不变的前提下,理论上起码还有300多万的车牌缺口。“刚需”面前,价高者得的政策不转身,车牌会降价吗?一句话,就算考量CPI和通胀风险,上海车牌仍是“拍到就是赚到”。

    根据最新数据显示,上海2012年城市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40188元。换句话说,两年的可支配收入,在今天仍买不到一张上海车牌。这样的比率,除了证明“以牌限车”政策的溃败还能证明什么呢?一方面,它说明这样的价格杠杆已经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了,而一旦超越了穷人的底线,塔尖上的富人还会对“高价”敏感吗?另一方面,从社会公平来说,房价的居高不下已经逼着年轻人只能在主城区外买房,而如果“车牌”再继续跟风上涨,则意味着年轻人进入城市的门槛更高更贵,甚至只能是遥不可及。这对城市的长远发展而言,只会固化、凝滞化既有阶层和结构。

    解决城市拥堵问题,政府智慧要优于市民罚单。有些事情,不是掏钱就能解决的。尤其是当车牌拍卖上的利益寻租已经近乎成为明规则的时候,反思“以牌限车”政策及车牌拍卖制度,也许是比遏止“破十”更迫在眉睫的事情。

    现在,有车早已不是有钱人的标志,对待车的问题,也得从“穷人经济学”的角度来看。9万一块的车牌,严重偏离了“执政以民为本”的理念,必须立即引起警惕了。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