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5月25日
星期三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顺德蝶变(VIII)再城市化的实质
时间:2014-11-07 09:43:09  来源:城市化杂志  作者: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城市化研究所 

  工业化的成功来自于市场经济,城市化的进程则在于公共经济。因为城市是一系列公共设施、公共服务、公共政策投入的结果,没有公共经济和政府的努力,不可能实现珠三角的再城市化;再城市化的实质,是公共经济的改革。

  北带头的顺德新一轮崛起,不是表现在工业化,而是表现在城市化;不是市场经济改革,而是公共经济的改革。公共经济是这一轮改革的指向。发生在顺德北的这一场由工业设计引来的蝶变,与顺德以往的改革不同。乡镇企业、放权搞活、产权改革是市场经济的改革,而建工业设计城,是政府做产业与空间规划、政府投入资金与政策、政府遴选运营商采购服务的系统工程。

  政府改革

  城市化要求政府超越自己,率先转型。产权改革之后,政府从市场中退了出来,企业在市场上大展身手。短短的十多年,以美的、格兰仕、碧桂园为代表的顺德企业,迅速成长,不仅在国内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大显威风,而且向着国际化的跨国公司迈进。政府从市场上退下来之后,认真地做好服务,也成为企业最好的服务员。曾任南海区委书记、对珠三角有着深入了解的刘海,来到顺德不久便深深感到,顺德政府对于企业服务是相当到位的。

  正由于顺德政府的最先转型,因此也就最先尝到转型后的滋味。市场经济上的不干预,并不等于公共经济上的高效公平。小政府不等于优政府。当顺德要从工业化跃升到城市化的时候,政府内部的体制损耗就水落石出了。大部制,于是提上日程。

  一个拥有名企的专业镇的发展,仅凭名企单兵突进、政府做被动的服务?还是企业长驱直入的同时,政府也积极地把握先机,与企业相互配合相互促进?世界范围来看,名企带小镇的模式非常普遍,例如沃尔玛总部设在小城本顿维尔、松下总部落户小城门真。在那里企业文化融入城市文化,政府低调地处于企业身后默默地为企业做好服务。应当说,改革开放以来北的政府就扮演着这样一个“小政府”的角色,低调而积极地为企业服务,为企业在市场中的拼搏让出广阔的空间。这种风格在产权改革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没有这样的政府,难以想象会产生美的和碧桂园这样的优秀企业,一个镇可以养出这样的“大鱼”。

  然而今天,当时代需要转型的时候,政府需要率先转型,从跟在企业身后做好服务,转而站在企业前面开辟新路,积极主动地投入政府资源去做一家一户企业难以打造的城市环境。政府与企业的关系相得益彰,相互促进,这恰恰是转型期应当呈现的局面。

  政府投入

  公共经济就要政府出手。从“微笑曲线”看,处于两端的“科技研发”和“设计创新”,都非一家一户企业能够推动,需要国家从长远战略出发做出投入。德国、日本、韩国等都是这样做的。从中国看,“微笑曲线”的“左端”有国家强力的投入,建设科学院、工程院、科技部、各省市的科技厅和科技局,以每年大量的科技预算做保证。但是在“微笑曲线”的“右端”,则没有任何财政投入和制度保障。要等到国家将微笑曲线另一端的投入机制建立起来,需要做牵一发动全身的体制重建。需要旷日持久的争取、论证和等待。现在,顺德一个区、北一个镇,要以天下为已任,在省市政府的首肯与支持之下,开始“越权”承担起一个远大的使命。

  在产业升级过程中,为了扶持分散、弱小的工业设计企业,营造一个工业设计城,顺德区与北镇共同投入财政资金,把一家一户制造企业做不了做不好的事情担当下来,面向未来,推动工业设计的发展。

  有报道说,为了打通顺德与周边的交通,融入珠三角大交通网络,近三年来包括国家与省市的投入,顺德在交通建设的投资上超过了350亿元。同时,启动了德胜河一河两岸建设,打造“南方智谷”。这些都是一家一户企业难以问津,关系区域整体品位的公共经济的重大工程。

  顺德区与北镇联合推进省区共建的“广东工业设计城”,以政府投资设立工业设计集聚区的方式,有力地推进工业设计在顺德的发展。同时也要看到,建立完整的工业设计数据库、先进的用户体验中心、国际化的工业设计人才培养基地等基础性的投入,是一镇甚至一区财力难以承担的。下一步需要争取省里和国家的财政支持,犹如对于各种国家科研院所和工程研究中心的支持一样,支持广东工业设计城开展基础性的建设,使广东工业设计城成为顺德和珠三角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强大支撑,为制造业可持续的发展源源不断地提供新的动力。
政府间合作

   政府间合作

  “省区共建”是这一轮转变的新事物。“省”里的部门与“区”之间虽说有行政级别的上下区别,却并没有直接的领导隶属关系。省区共建更象是一种伙伴关系,一种“多中心地方公共治理”下的相互信任、相互支持、资源互补、齐心协力的关系。

  这一次顺德不再是只做不说,而是边干边说。不再是关起门来谢绝记者谢绝学者,而是打开大门,争取省里市里和国家各部委的支持。因为,工业设计行业的能力提升不仅仅是北的事情,这是顺德的公益品,广东的公益品,中国的公益品。北是工业化的先行者,最需要工业设计来提升制造业的水准,但国家更需要工业设计,把中国制造提升到中国创造,因此必须获得省里国家各部委的支持。这一次,顺德在北搞工业设计,争取到了“省区共建”的平台。

  结语:顺德蝶变的中国含义

  无论汪洋新政还是北的新名片,都是在通过实际行动践行“转变发展方式”,这与中国所处的大时代是一脉相承的。早在1995年,中央就提出“转变增长方式”,而时至今日,在“十一五”结束,“十二五”即将开局之时,人们发现,转型之路依然任重道远。“转变发展方式”虽针对经济问题提出,但在实践中却必须全面系统。从过去30年的单纯工业化转向下一个30年的全面城市化,转变的不仅是见物不见人的经济,假如仅仅从经济指标上看转变,依然“以人为器”的话,转变不过是经济转变。但更为深层的问题在于,在结构失衡、产业失调的背后,是“人”的失落。因此,“转变发展方式”对于下一个30年的中国城市化而言,就是要坚持“以人为本”的城市化。

  从全国的角度来看,改革开放第一个30年过去了,在留下巨大的成绩与骄傲的同时,也留下了深刻的缺憾。顺德前进中产生的疑惑,可能恰恰是这些缺憾的一个缩影。如果说改革开放30年有什么需要总结的教训的话,那应当是缺少对于建设城市的自觉。如果将时间轴线拉长到200年,我们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19世纪中叶那一轮先是被动后是主动的城市化过程中,在中国的沿海沿江地带长出了数十座优秀的城市,而在当下这一轮的主动开放中,新生的城市似乎只有深圳和珠海两座。当然一座城市或多或少需要经历工业化的过程、需要完成工业化的积累,但单纯的工业化并不必然派生一座城市,或者说,没有工业化城市长不大,只有工业化城市没文化。

  工业化和城市化是世界各国在发展中都要面对的两个问题,理想的状况当然是两者有机协调发展,但在现实中,却往往出现困扰各国的“过度工业化”或“过度城市化”问题。中国没有出现印度、巴西、阿根廷等国的“过度城市化”问题。过于庞大的人口进入城市,但城市的就业岗位有限,造成大量城市贫民和形成大量的城市贫民区。从一开始,中国就在积极推动工业化的发展,这实际上能为地方提供大量的就业岗位和就业机会,人口随之向其汇聚,但却是劳动力进城,人未进城。在二元结构下工业化与城市化形成了张力。但是未来,一个工业化的中国,能否城市化,决定了中国的和谐与世界的和谐。“可怕的”顺德人,是否在这次大转型中间要给我们上演一幕城市化的华彩乐章,来示范给中国各地的工业城镇,示范给中国所有的百强县、百强镇,从而在改革开放第二个30年里培育出千百个富有个性的魅力的产业新城,让产业升级拥有新载体,让众多白领拥有乐业安居之地,让城市化后的中国城乡真正成为国人温馨的家园,为世界贡献一个和谐城市化的中国样本呢?(未完待续)

关于更多顺德蝶变(VIII)再城市化的实质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