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化解城管执法矛盾,堵不如疏
时间:2014-10-12 21:53:12  来源:光明网-时评频道  作者:叶祝颐 
  不时曝出的城管与摊贩冲突,让城管的执法行为备受争议。究竟该如何执法?江苏省政府法制办正就《江苏省城市管理相对集中行政处罚权条例(草案)》征求公众意见。《条例(草案)》明确,为了遏制敏感的“城管打人”现象,城管执法人员在查处违法行为时不得暴力取证;协管员不得参与执法;轻微违法不得处罚;摊贩弃留财物,城管部门应该登记保管等。(10月11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针对城管执法矛盾突出的问题,江苏省拟出台地方法规对城管执法行为进行规范,界定城管部门的执法权利,严禁城管暴力执法,规定协管员不得执法。此举体现出政府规范城管执法,保护执法对象的姿态。在执法实践中,也可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执法矛盾,改善城管形象。但是城管是否暴力执法,由谁认定,由谁监督,依然是一个问题。如果小贩与城管各执一词,怎么办?毕竟手持摄像机、胸别摄像头的是城管,如果没有公允第三方参与监督,让城管承认打骂执法对象,自己砸自己的饭碗,恐怕很难。城管部门完善配套监管措施,显得很重要。

  事实上,不仅江苏省摆出规范城管执法的姿态,其他地方也在采取措施化解城管执法矛盾。比如,组建美女城管队、妈妈城管队,给城管放情绪假,用眼神执法、围观执法等等。但是城管粗暴执法问题由来已久,根源复杂。要切实转变城管作风,还需要配套制度做支撑。如果不改变城管执法体制,暴力执法的城管多了,单纯一部地方法规,也难以承受城管执法矛盾之重。城管粗暴执法的镜头还在不断上演。

  众所周知,城管工作比较繁琐,城管的热点难点多是违章占道摆摊设点、乱搭乱盖等琐碎事务,城管的执法对象多是外来人员和普通市民。城管执法如果方法简单粗暴,可能导致社会矛盾扩大,造成执法冲突。

  城管野蛮执法的根源在哪里?在我看来,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方面,一些执法对象法律意识淡薄,执法者与被执法者在信息上不对称、地位上不平等,彼此对执法标准的的理解有分歧。有时可能出现妨碍执法的事件;另一方面,部分城管人员执法经济思想作怪,执法方法简单粗暴,导致强制执法演变成暴力执法。

  除了城管作风粗暴以外,城管执法权力泛化是其中重要原因。从当前的城管体制来看,城管无所不管。可以说,没有哪一个部门的权力像城管这样集中、密集地与基层民众打交道。从报道来看,江苏省规范城管执法的同时,明确了城管执法的八大权利,城管执法范围更广,执法权更大。城管执法权力过于集中,与执法对象密切接触,难免扩大矛盾面,甚至造成权力失控的风险。

  正如某地城管局长所言:单靠城管人员的末端执法,罚不出个好秩序。政府既要城市环境清清爽爽,又要城管文明执法,对于饱受诟病的城管执法生态是一个考验。依法行政是公权力的行为边界。城管代表政府行使执法权,就要解决执法资格的问题,彻底杜绝协管员执法。而且城管执法的宗旨是为公众服务,为城市管理服务,而不能单纯以城市面子作为执法目标。驱赶小贩,剥夺他们的生存权利。

  因此,要改善城管执法形象。除了要求城管文明执法以外,更要从体制上对泛化的城管权力“动手术”,变管理为服务,保障弱势群体生存权利,对执法对象的生活出路作出周到的制度安排。比如,在城市环境与小贩权利之间找到平衡点,学习部分城市有条件允许小贩路边摆摊的经验,给困难群众找其他饭碗,提供最低社会保障,等等。如果城管工作耐心细致,小贩的生存权利有保障,不用给城管戴这样那样的紧箍咒,城管执法矛盾也会小许多。

  反之,如果城管体制不改革,城管执法经济思维不打破;如果城市“洁癖”作祟,容不下便民摊贩,小摊贩的地位与权利继续模糊下去,弱势群体的权益得不到保障,城市管理依然走不出执法矛盾怪圈。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