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2月22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华北钢铁业抹黑京津冀天空 80%项目无环评审批
时间:2013-12-11 11:17:58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一家钢铁企业有可能是当地的地标性建筑、利税大户,但也有可能污染着成片的村庄。近年来大批野蛮生长的钢铁企业,甚至造就了全国空气污染最重的地区——京津冀城市群。

  不管是月度报告、还是季度报告,在环保部公布的空气质量最差的10个城市中,京津冀地区的城市所占席位很少低于7个。

  部分研究者早已把钢铁等企业的无序排污,定义为导致京津冀空气质量糟糕的罪魁。

  11月底,中国青年报记者随环保部督查组在河北石家庄等地暗访,亲历了在离北京数百里之外的地区,一家家巨无霸式的钢铁企业如何抹黑天空的过程。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由于钢铁产能过剩,我国早在2005年就停止审批钢铁项目,但全国的钢铁产能却从2005年的3亿多吨,增长到现在的七八亿吨。河北作为全国钢铁大省,产能更是从1亿多吨上升到3.14亿吨。

  今年3月,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曾对华北地区的钢铁生产情况进行拉网式排查,几乎现场检查了所有的钢铁企业。他们发现,2005年之后新增的钢铁产能,绝大部分都没有任何审批手续,包括环评的手续,可以说是彻头彻尾的违规项目。具体到河北的钢铁产能,有近80%没有任何手续,属违规建设。

  环保部一位官员说,用“乱作一锅粥”来形容华北地区钢铁企业的野蛮生产一点不为过。但就是这样大批的违规项目却堂而皇之地存在着、污染着。

  停不下来的违规项目

  11月27日,记者随环保部督查组到距离北京300多公里的河北省平山县,对当地的平山敬业冶炼有限公司进行暗访。

  早在2008年,这家企业就因为没有进行环评审批而被查处,企业被要求完成相关的环保审批手续。但前面的环保旧账还没有还清,2010年10月,这家企业又在没有任何环保审批的情况下,新开工建设两座高炉、1座转炉、两台烧结机等多条生产线,并且很快就投入生产。

  按照法律有限的授权,环保部门责令其停止建设。但停止建设的要求没有硬约束,抑制不了钢铁企业的发展冲动,企业想建就建,想生产就生产。

  而像平山敬业冶炼有限公司这样违规建设的钢铁企业,在华北不是个案,很多企业都愿意为了利润铤而走险。经过几年的发展,平山敬业已经在石家庄市百强企业中排名第一,钢铁类产品年产1000万吨。

  当地流传的一个说法是,“敬业钢铁养活了平山县三分之一的公务员。如果一个月不交电费,电力公司可能就没工资发了”。

  环保部科技司司长熊跃辉曾参与了华北钢铁产能无序发展的调查,他说,早几年前,钢铁市场行情好,一吨钢就能赚两三千元,很多企业建成一两年就能赚得盆满钵满,所以即便是第二年第三年就被关停,也不亏本。利润面前,什么手续、什么污染治理,一概视而不见,赚钱成为第一要务。

  熊跃辉说,另一方面,由于很多企业本身就是黑户,干脆破罐子破摔,对环保设施不投入、不花钱,这成为环境问题的巨大隐患。

  华北地区空气环境质量近年来急剧恶化的现实,没有抑制钢铁行业的投资冲动,不久前,在距北京市仅100多公里的廊坊,仍有两家企业的3台1080立方米高炉在动工建设,而它们没有任何环评审批手续。

  约60%的环保治理设施运行不良

  在距离平山县还有5公里的地方,督查组把车停下,先观察企业的排污情况。远处的平山县城被烟气包裹着,尽管当天是个晴天,但县城的上空没有一丝透亮。

  随后,督查组驱车靠近平山敬业冶炼有限公司的厂区,并沿着厂区外围的公路巡视。督查组发现厂内烟尘无组织排放总量较大,可以说对当地环境造成明显污染。

  督查组是暗访,并没有直接调度企业的污染治理设施运行情况,但已经将发现的问题通报河北省。

  事实上,这家企业也是附近老百姓投诉的焦点企业。

  而在督查组重点暗查的另一地区、距离北京260公里的河北省辛集市,澳森钢铁公司的3个工厂也是当地老百姓多年来投诉举报的焦点。

  在辛集市的南智邱镇,澳森钢铁公司的两个工厂毗邻而建。相邻的几个村落,家家户户的院落都被厚厚的黑灰包围着。村民们对这些拔地而起的钢铁厂,既爱又恨。爱的是这些年,村里没少跟着沾光,占地补偿、给工厂做零工都是好处;恨的是,工厂建起来后,原本干净的村庄始终笼罩在乌烟瘴气之下。

  在辛集市,督查组在澳森钢铁的3个厂区都发现了无组织排放问题:南智邱镇大车城村厂区烧结车间间歇性排放大量高浓度黄色烟雾,赵马村厂区内烟尘排放量大,多点无组织排放严重。新垒头镇厂区煤气发生炉持续排放黄色烟尘。

  经初步核算,一个年产1000万吨的钢铁企业,在环保设施正常运行的情况下,每年仍将向大气排放1万吨左右烟粉尘和2.9万吨二氧化硫。而河北省约有3.1亿吨钢铁产能,照此计算,这些钢铁企业一年至少向大气排放31万吨烟粉尘和89.9万吨二氧化硫,其对空气质量的影响可想而知。这是环保设施正常运转的数据,可现实中大部分钢铁企业的环保设施都不能正常运转。

  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的数据是,在对河北钢铁企业的现场调查中发现,除少数位于市区的大型钢铁企业环保情况较好外,约60%的在产钢铁企业都存在各类环境问题,实际排放量远远超过计算数字。很多企业的治理设施只在白天开,晚上没有运行。

  熊跃辉说,如果要严格治理的话,环保设施的运行费用将占到企业成本的六分之一,比如一个钢铁企业,可能每天的脱硫费用就得五六万元,少开一天,就相当于五六万元进账。

  另一个不能忽视的原因是,由于现有钢铁企业近80%都属于无环评审批的违法建设项目,直接导致环保设施的建设缺乏规范和依据;同时,没有环评就没有验收,企业环保设施建设是否能匹配生产规模,能否达到治理效果,自然也无法保证。所以,企业自行建设配套的环保设施随意性极大,整体水平低下。

  6000万吨减产目标是多是少

  不久前,河北省出台了《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方案》,提出了钢铁产能削减的目标——5年内削减6000万吨。

  这个减产目标在河北钢铁行业引起不小的震动,相当于要对河北的支柱产业动手术。但也有专家认为这样的力度远远不够,毕竟对河北来说,有两亿多吨的钢铁产能是没有经过任何审批的黑户。严格说起来,这两亿多吨钢铁产能都在削减之列。

  事实上,由于前期的盲目扩张,全国的钢铁产能已经出现严重过剩,钢铁界的说法是,生产一吨钢,只能赚根冰棍钱。

  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的调查显示,2012年,河北省钢铁实际产量为两亿多吨,只占总产能的70%,调查的297家企业中,有129家中小型钢铁企业基本处于半开工甚至停产状态。但是,就在产能过剩情况下,依然有个别企业大举投资新建烧结机、高炉等生产设备。少数企业为了提升自身竞争力和规模效应,产能扩张的冲动仍十分强烈。

  一方面产能过剩,但有的企业还在投资,这种错位的局面亟待调整。另一方面,到底河北钢铁需要保留多少产能,也亟待厘清。究竟该保留多少钢铁,既能维持市场供给,又能减少对空气质量的压力?

  环保部华北督查中心给出的建议是,处罚一批、整治一批、淘汰一批。对治污设施运行不正常、环保数据弄虚作假的企业要严格执法,采取经济处罚、停产整改、集团限批等多种手段进行制裁。

  针对目前大部分钢铁企业没有环评的现状,要对现有钢铁企业逐一进行环保评估,提出整改要求,明确提出各个生产工序的排污节点应采取什么治污设施或措施,待治理完成后再批准运行。对经过整治仍然达不到排放标准的企业,应坚决予以淘汰。

  10月底,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山东省、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等6省区市在北京联合召开会议,就今冬大气污染防治进行地区间的协调。有媒体报道说,河北省有关领导表示,自己正在为即将召开的河北省两会和全国两会发愁:一是,担心今冬明春污染重,“不好意思见大家”;二是河北淘汰一些落后产能会影响GDP,“正考虑明年怎么向人代会作报告”。

  但他还是表示,尽管可能暂时影响一时的发展,但河北已经到了风口浪尖上,必须加强治理。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