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6月17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张孝德提醒不要陷入“土地兼并周期律”的陷阱
时间:2023-10-31 19:30:01  来源:城市化网 
  城市化委员会委员、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张孝德日前提醒不要陷入“土地兼并周期律”的陷阱。

  顶端新闻刊发了《张孝德:不要让“土地兼并周期律”在中国重演》,张孝德教授阐述了决定中华文明朝代更替的“土地兼并周期律”、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高度重视“土地兼并周期律”、如何认识“土地兼并周期律”在美国的作用,不要让“土地兼并周期律”重演。全文如下:

  打开各种媒体,关于农业发展的文章,讨论的内容,大都集中在如何实现农村土地的集中、实现规模化的问题上。而且所讲的观点,几乎都一致认为,土地集中是乡村发展的先决条件、土地集中经营是决定农业现代化和乡村振兴的关键因素、土地集中是现代化农业发展的不可挡的大趋势等等。其实,这些已经不仅仅是主流专家的观点,而是正在成为各地推动的农业现代化的一个重要举措。对此我们要高度警惕与反思,不要陷入“土地兼并周期律”的陷阱。

  1、决定中华文明朝代更替的“土地兼并周期律”

  纵观中国几千年是历史,有一个规律始终在中华文明的演化中起作用,这就是土地兼并对中国朝代更替的作用。特别是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之后,我们发现推动朝代更替的背后,总是伴随着土地的兼并。一个旧王朝的消亡,总是伴随着土地兼并、集中,而一个新王朝兴起的初期,大都是从再度的平分土地。新王朝对农业实施宽徭薄赋鼓励开垦荒田、兴修水利等措施,与民修养生息的土地政策,就会出现农业稳定与繁荣的发展,随着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就会依次出现手工业、商业与金融业的繁荣与发展。

  此时成为历代王朝鼎盛发展的时期。但也正是从这个时期开始,导致王朝危机的因素开始增长,这就是随着工商业的发展,形成大量剩余资本与财富积累同时,就开始出现土地兼并与集中。在土地兼并与集中初期,整个社会与农民,并不认为这有什么危机,因为大家都认为工商业收益比农业要搞,放弃土地是合理的选择。当今中国土地也处在这种大家认为没有的时期。

  但这种土地的兼并到了后期,土地集中开始成为对大量农民生计资料的掠夺。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只能依靠出卖劳动力与租地为生。如此下去,大量失去土地的农民,就会酝酿为火山爆发的潜在危机。这种潜在的危机,一旦遇到自然灾害与战争爆发、政府腐败等,这个酝酿中的火山就爆发,由此形成了中国几千来的,一次又一次的农民起义,成为改朝换代的原因。

  2、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高度重视“土地兼并周期律”

  在这个“土地兼并周期律”重复作用中,我们还发现伴随着另外一个规律,这就是“教训遗忘律”。土地兼并导致朝代更替,造成如此的代价,使得历代王朝总是在开国初期,实施平分土地的改革。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历代王朝总是会忘掉这个教训,不断重复再度走向土地兼并集中之路。

  在目前出现大力推进中国农业现代化的今天,我们之所以要讨论“土地兼并周期律”这个问题,是因为我们发现,目前在全国出现的推进土地规模经营中,我们是否正在重复着另一个规律,这就是“教训遗忘周期律”。

  必须肯定,从新民主主义革命开始,土地问题就已经受到中国共产党的高度重视。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就全国的土地改革。特别是针对导致土地资源集中的制度根源,土地私有制,解放后,在土地改革将土地分到一家一户之后,近接着就进行了土地集体所有制改革。但在几十年实施人民公社、集体所有制的过程中,我们又发现,土地集体所有制,虽然对遏制土地因私有而集中的问题,但土地归集体,土地资源集中管理,是一种低效率的制度。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就有了改革开放之处的土地承包责任改革。土地承包责任很好地解决了,遏制土地私有与提高农业生产效率的问题,可谓是中国有史以来的一大创举。

  然而,随着比农业收益更高的工商业发展,特别是21世纪以来的城市化发展。我们也同样看到了在中国历代出现的另一个规律,这就是农民为了获得更好收益,正在放弃土地。而形成大量过剩的资本,开始下乡兼并土地。似乎我们已经不知觉地,进入到另外一个规律中,这就是“教训遗忘周期律”。

 3、如何认识“土地兼并周期律”在美国的作用

  我知道,大部分人看到此,一定会有不同的观点,认为在新时代的今天,这个规律对于中国将不再发挥作用。特别是被我们的主流学者,最能能够拿出实证的案例,就是美国的农业是世界集中程度最高的国家,美国不仅没有出问题,反而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我们不能忘记,美国之所以这样做,包括西方的发达国家也可以这样做,是基于这样两个大前提:首先,美国与西方文明是殖民文明,解决他们生计的土地资源,不是局限的在国内,而是他们前期依靠殖民、后期依靠现代化农业优势,利用全球的土地资源来解决他们的粮食需求问题。特别是美国拥有的丰富的土地资源,粮食安全不存在问题。在美国发展大规模、跨国垄断农业的使命,恰恰是美国称霸世界、将粮食作物原子弹控制其他国家的另一个武器。其次,美国与西方发达国家实施的土地集中与兼并,造成危机虽然没有在发达国家出现,但他们把这种危机转移到了发展中国家。横行世界的美国与西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农业公司,虽然他们拥有高效率的技术与生产方式,但与这个现代化农业对应是世界还有10亿人吃不饱,处在濒临饿死的困境之中。而这些处在粮食危机的国家与地区,大部分是西方跨国公司所在的地区。

  所以,在古代中国出现的土地兼并周期律,虽然没有发生在发达国家,但却正在发生在当今世界的发展中国家之中,而且是这个危机越来越严重。

 4、不要让“土地兼并周期律”重演

  笔者坚信土地兼并周期律没有过时,我们应该对目前大规模推进的土地集中保持高度的警觉。我们要清楚地认识到,中国不是美国,中国不是殖民文明,几千来的我们是一个农业自足、文化自立、文明自主的全主权独立的文明国家,美国的模式我们决不能模仿。

  我们绝不能忘记,土地是中国农民生计的基础,是天赐给我们共享的公共产品,特别作为社会主义的中国,土地资源永远是中国农民公平分享的资源。越是在工商业发展带来财富效应的同时,我们越应该珍惜土地,我们要保持足够清醒,避免陷入土地兼并周期律的陷阱。

  我们不要忘记,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中国成为世界最早走出的危机的最大贡献者,是当时在城市失业的农民工。他们在城市失业后,没有向政府提出任何失业补贴的要求,就安静地回到了家乡。正因为如此,在2008年危机之后,我们几乎是零成本解决2千多万农民的失业问题,我们才能将4万亿直接用于修复危机的投资上。农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们家乡还有块地,还有没有拆迁的房子。

  我们要有足够思想准备,目前中国经济正处在大变局、大转型时期,规避与化解转型带来的农民工失业危机,再度需要有地、有房的乡村。几十年的城市化、房地产业、土地财政拉动的经济增长将告一段落,随着产业转型带来的经济萧条,大量失业者,首当其冲是农民工。其中仅在房地产、各类工程业中就业的农民工约有9千万。随着这些产业的萧条、转型,他们失业了,还能像2008年那样回到家乡吗。如果土地集中、拆并乡村的路继续走下去,未来的农民无法回乡,给中国经济与社会、政治稳定将会带来巨大隐患与危机。

  没有远虑必有近忧。我们希望政府与社会都要从国家长远安全和发展、从历史的教训、站在农民的立场,反思目前轰轰烈烈的土地集中运动,不要让“土地兼并周期律”在中国重演。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