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4月22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苏敩与阿尔茨海默老人的故事
时间:2020-12-07 16:10:19  来源:城市化网  作者:陈红艳 

  导语

  现在,全球至少有35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国约占到了1/4,位居世界第一。伴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速,更有研究预计:2050年我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将超过4000万,这俨然会成为严重影响生活质量的公共健康问题。而这不是一个和500个志愿者就能够救援完成的,只要我们多一点尝试跟爱心,就能帮助一个老人迅速回家,那就用爱去预防和治疗。

94d7c6e11922255db6805581e28a2954.jpg

  苏敩的救援

  苏敩决定成立寻找走失老人的公益救援队,缘于2016年初,路上偶然捡到的一个阿尔茨海默病老人。

  当时苏敩正在路边等车,一位80多岁的老人拎着一个塑料袋,衣着很单薄,非常焦急地走过来,拉着苏敩问:“高家园粮店怎么走”?当时苏敩觉得很奇怪,因为北京自1993年起就撤销了粮店,他很快警觉起来,一把就将老人拽住,接着和老人聊几句发现她思路不清晰,他判断老人有阿尔茨海默病的典型症状,马上报了警。并在老人身上找到家人电话,联系家属后方得知,老人已经走失了4天。4天前,老人从卢沟桥走出来,卢沟桥是西五环,当时苏敩所在位置是东四环,老人徒步绕了半个北京城。

  这个老人的情形,让苏敩想起自己的姥姥。“我姥姥就是这个病。十年前,发现已经是重度痴呆。以前我们就觉着老人就是老了,是一个老小孩,她老糊涂了,但从来没有往病上考虑。”苏敩说起姥姥满脸的悲伤,“我姥姥特别和善慈祥,到患病后期特别暴躁猜忌,到最后完全不认识人。我外公在沙发上坐着,她拿着棍子就打,说谁家老头,你上我家坐着干嘛,出去。拿着棍子对家里的小孩喊‘出去出去,谁家孩子上我们家干嘛。’从前疼爱重孙子的奶奶已经不见了。”

  苏敩当时没有意识到,姥姥已经患上了阿尔茨海默病,苏敩怀念故去的姥姥,满是内疚。“如果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走失了,家人很难制定出系统完整的寻人计划,需要志愿者组织的帮忙。”他说,“这次意外捡到的患者,让我开启了帮助走失老人寻找回家路的行动。”

  出身军人世家的苏敩,2003年起从事山地救援,后来发现救援队和公益组织都对山难、灾害救援的关注度较高,但对老人走失的关注却非常低。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社会问题。如果是一个小孩走丢就是一个重大刑事案件和社会事件,全社会去找、全社会很着急。如果谁家老人走丢了,派出所会说你不小心大人好好的怎么会走丢呢,不会受重视。其实老人走丢,尤其是这种二次函数上的老人走丢,对他的危险性非常大。”

  就这样,中国第一支寻找走失老人的公益救援队伍,在苏敩的领导下成立。

  2016年开始寻人。2017年,苏敩和队员们注册公益组织——北京市志援应急救援服务中心,与500名志愿者,主要对在京走失的老年痴呆症病人进行搜救。2016年以来,他们帮助找到将近300位走失老人。

  近300位走失老人,意味近300个焦虑的家庭,和苏敩们近300次的找寻。平均每寻找一个老人耗时48小时以上,也就意味着,四年来,苏敩和志愿者们超过600多个日日夜夜都在寻人的路上。

  找到老人时他和队友们兴奋的像个孩子,他们会坐在马路边一直聊到天亮,再结伴去吃第一波早点。苏敩说,当真正亲手把失踪老人找到的时候,那种兴奋感比得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的喜悦。

  但也有让他至今难以释怀的事情。在搜救过程当中,苏敩团队一个65岁老兵,冲锋在前寻找走失老人的时候,单天行走38公里,当天晚上就累病住进医院,后来再也没从医院出来,去年去世了。苏敩回忆道,当时我还呵斥他走的路太多,他因为中风才离开部队,身体本来就不好。在他人生的最后,留给我们一句话,也是现在我们的座佑铭——“今天我多走一步,老人就离家近一步”。

  说起往事,这个铮铮铁骨的硬汉子几度哽咽。

  之所以这么坚持,自己出钱出力,四年来不离不弃,因为他懂得“孝道”的意义。

  孝道是什么?孝道是对老人的陪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老人在,家是完整的,老人没了,家就没有了。”苏敩在搜救痴呆老人的时候,老人家属说过的这句话让他感触很深,这让他更加坚定,就算用尽毕生之力也要把这事一直做下去。

51537ca7cf40c67ebc1c3624c2a23855.jpg

  多有一点爱心帮老人回家

  “眼看着你把我忘记,我却无能为力”,这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遗忘之痛,“近期记忆丢失,远期记忆恢复”。阿尔茨海默病又被称作老年痴呆症,与大部分疾病造成的肉体伤痛不同,它带给患者的,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从轻度认知障碍的病耻感,到渐渐走入模糊的世界。而让家属焦虑的是,患者走失。

  只要我们都愿意发现身边事,多注意一下身边的人,多有一点尝试跟爱心,对他们稍稍多一点耐心,就能帮助一个老人迅速回家。

  “如果我们走在路上,遇到行为举止异于常人的老人,你可以和老人多聊几句,在聊天的过程中会有所判断。”苏敩以多年来的亲身经验传授,正常人出门有目的性,阿尔茨海默患者出门却漫无目的,无法陈述准确的信息。

  我们有一个志愿者2018年元旦的时候捡到一个老太太,当时他和女朋友去逛街,在东四地下通道扶起摔倒在地的老太太,询问后发现,老人是阿尔茨海默病人,然后通过聊天了解了老人大体走失的过程,后来在老人身上找到家属的联系电话。但却把女朋友丢了——女朋友因此事提出分手。说起这件事,他言语间都是愧疚。

  问及救援队搜救方法时,他说,现在搜寻的方法逐渐科学。最开始寻人采用人海战术,当时去过一百多人,现在找过近300起,也总结出一部分经验。一次救援大概8个小时一波人,多则15、16个人。有一组人要跟家属沟通,了解走失老人原来的生活习惯、工作;另外一组人派去查监控,判断老人的痕迹,去派出所查治安监控,查路边的民用监控。

  但他一再提醒道,家属要给老人多拍些照片备用,不要拿着10年前的照片,会给搜救工作带来困难。有些老人出走之后还会“变装”,找到时发现他身上会多了帽子、大衣、麻袋等等,给搜救带来一波三折。另外,子女和小区物业多些交流,让大家知道你家有这样病症的老人,大家都帮忙看着,如果一旦出现意外,寻找的时候,也有更多人见过他们。

  阿尔茨海默症伴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速,还会在我们的身边更大程度的影响我们的生活,一时半会儿还很难有特效药,那就要用爱去预防和治疗,不是一个和500个志愿者就够了,而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得参与其中,因为患病的可能就是我们的父母。

310d743b10cd181e6cb713de9804a500.jpg

  解决救援的根本问题

  根据中国老年保健协会阿尔茨海默病分会(ADC)和健康时报联合发布的《中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家庭生存状况调研报告》,截至2019年,中国有超过10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现在,全球至少有3500万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中国约占到了1/4,位居世界第一。

  根据国际阿尔茨海默病协会的报告显示,每3秒钟,全球就有一位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产生,我国每年平均有30万新发病例。伴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加速,更有研究预计:2050年我国阿尔茨海默病患者将超过4000万。

  这是很危险的数字。

  那么,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帮助到这群人?

  想要更高效地救助走失的痴呆症老人,不仅需要自己和志愿者们的努力,还需要更大范围对患者的帮助,从而使救援工作能向前“多走一步”。

  “北京现在有两个养老院专门照看阿尔茨海默症,老人在那儿的存活时间一年。不要说专门治老年痴呆病的,我去看过养老院,纯是老人在里面的,我看完心情都不好。”苏敩觉得应该是全龄养老,他特别赞成全龄化,而城市化的问题就在于此。

  “我的住所和母亲的小区临近,她们很多原来工作时的同事现在住在一个小区,每天大家聚一起都特开心,这样的养老方式比养老院快乐,所以小区一定要拥有一些针对老年人的配套基础设施。”他建议,小区配备警戒蓄氧装置,这不仅仅针对有痴呆病老人也针对正常老人,他们也是需要的。

  警戒蓄氧装置是指,监控血压血氧的定位器。在建好的指挥中心,屏幕上对老人每一小时回传一次血氧(正常人血压血氧是95以上,低过95处于半昏迷状态),检测到低血氧后,迅速联系楼门长的社工人员,通知老人的家属,并第一时间送到医院。

  我们调查发现,80%以上的子女不愿意跟老人同住,晚上老人发生意外的时候,子女并不在跟前,小区配备警戒蓄氧装置是有用的。苏敩说道,“就相当于你一年花600块钱雇了一保安,天天照管着你母亲。”我曾经在小区对2000多名老人做过调查,大多老人表态不用子女出这600块钱,自己出钱都愿意。

  他介绍,安装定位装置,第一个做背书的是社区,需要社区把辖区内所有老人召集到一起,老人、子女、社区人员坐一起商议,才可能将这件事做长久。每位老人缴纳的600块钱,由老人或子女交到基金会账户,基金会有严格的财务管理制度,并接受社会监督,让这笔钱的使用透明化。

  这600块钱怎么用呢?第一个是小区每单元设有一个楼门长,楼门长可以有这个单元里所有老人家的钥匙。第二个是社区里工作人员的协调工作。第三个是志愿者的服务工作。一旦大屏幕检测到老人血氧低于95,三个人同时到患病的老家人把门打开,边送医院边通知家属,那边跟医院联动,使用医保卡,子女一到医院就交接签字。所以,这600块钱包括给楼门长、社区工作人员、志愿者的费用。

  然而,这样的想法暂时还不具备实施条件,需要有资金,有政府支持。苏敩算了一笔账,要24小时有人监控屏幕、接听,就必须增加值班人手,一个指挥中心一年大概要有50多万元的开支,只有找到爱心企业提供资助,这事才有可能落地。

  而现在,苏敩能做到的救助办法相对简单,花费少。救援队正与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做进一步的合作,团队自主开发设计了一个装置,将一个二维码用热转印的方式贴在老人衣服上、裤子上,扫出二维码后就能出现救援队的电话。苏敩说,“如果人人都知道这个码是干什么的话,老人走失,就会第一时间被他人发现,第一时间有人扫码,会用更少的时间把老人送回家。”

  “如果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后,中国的民间救援队员也能受到社会整体的认同和尊重,我们就没有白做。”苏敩无比感概地说道,德国为什么会对救援队员这么尊重,他们的救援经历有70年,我经常跟兄弟们讲,如果70年之后,中国人也对救援队员有尊重,不就行了。

  他相信这一天终将到来。

0bc59fe098664ae6d6e1094f6b992f2a.jpg

  链接后记:

  记者:关爱老年人的生活让他们的生活更便利更幸福,这也是城市化进程的一环。在城市化进程中您觉得应该有哪些改变,让老年人生活得更有质感,更有尊严,让他们感觉到周围人及社会对他的尊重?

  苏敩:

  第一,制定的政策并不适合老人,关爱老年人应该是一个社会现象。就像给老年人佩戴定位表一样,你认为老人应该在这养宠物,应该能用微信聊天,但老年人交朋友是不可能的事。这是没有做调研,不知道老人怎么生活。

  第二,如何去帮助身边有需要帮助的老人。我现在天天坐公交车上班,因为北京很堵,我曾经在公交车遇到一对老夫妻,我说您在哪站下?老太太告诉我在哪下车,到这站的时候,我说阿姨快到站了,咱们往门口哪边挪。车到站的时候,我就跟司机说,等会让老人先下去。然后我扶阿姨下车,并说下车留神。两位老人下车,上了台阶,我再上车。司机对我说,哥们行!

  这种事是这样的:第一个,告诉家里的老人别在上班高峰期跟年轻人抢。第二个,大家能伸手时候伸个手。你伸把手,其实是对孩子的一个教育。我每年带着女儿出去玩,每到一个城市第一件事就是买特产,买完快递回去,给丈母娘跟我妈。我女儿现在已经养成习惯了,去哪儿玩都先给奶奶买礼物,奶奶喜欢的也不会看价格,奶奶特别高兴给选的礼物。

  第三,很多年轻人做事要索取,这时候榜样的力量特别强大。我这有个年轻志愿者,北京小孩特别认真救援,她叫我老爹,90年的现在刚生完孩子,昨天给我发微信说:老爹我生孩子可能3年没法参加救援了,等孩子长大些我就回来继续工作。当年她参加救援连着几天不回家,她妈急了,小丫头最后把她妈接到了救援现场,看到我跟着一群人在干这事特别高兴,说这事花多少钱都行。

  其实这就需要让社会、让大家都知道这个老人需要扶一把,需要让他一下。

  第四,北京前几年有孝道评比,如果北京“孝评”能拿出一笔钱来,我们评“孝星”通过社区到企业评级评星。孝道装不出来。比如说单位要提一个副处,你没有10星、9星、8星的,你就选不上,我想“孝评”成为国家机制也是好事。

  当年诺基亚公司一个老外面试总经理,他的问题里有你父母生日,很多人不知道老人生日,但孩子的生日记得清清楚楚。他的问题还有中国国歌,作者是谁,创作在哪年。

  后来我俩交流,问他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他说对你的国家都不了解,不会认真了解企业。对你父母都不关心,不会关心员工。你看见螺丝钉都没螺丝钉精神,你学那种都是给别人看,做事的时候领导不在就不干,领导在就接着干这是不行的。

  当年诺基亚有一个政策特别好,比如我是2级经理,你是3级经理,他是4级经理,我知道你们所有人父母的生日,每到父母生日有半天假,还给100块钱补助。

  孝顺,应该使其成为一个社会课叫“孝道”。中国古代有忤逆罪,我们作为一个5000年文明史的古国,我们有传统文化,传统文化里的确有糟粕,但是好的精华还要传承。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