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绿漆刷山、盆栽式复绿……揭开环保领域伪装乱象
时间:2019-12-23 20:12:08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瞿芃 

  山东昌盛矿业有限公司部分矿山刷绿漆。

  福建省漳浦县非法开采企业将大量盆栽苗木简单覆土,甚至直接摆放在砂场,搞“盆栽式复绿”。

  河南省三门峡市锦滨矿业有限公司在矿区环境恢复治理过程中,未经审批擅自将三门峡开曼矿区“山体喷绿”。

  ……

  近段时间,一些地方疑似以“伪装”方式应付环保检查的问题陆续曝光,引起广泛关注。

  “山体喷绿”为哪般

  “山体喷绿”现象并不新鲜。据媒体报道,前些年已有湖北省十堰市某房地产开发公司给裸露山体刷上油漆搞“假绿化”、广东省深圳市某村用涂绿漆的方式把秃山变“绿山”等“创举”。其主要目的,正是躲避和应付环保检查。

  以今年7月曝光的昌盛矿业给山体涂绿漆问题为例,据当地媒体报道,占地数十亩的石料厂,周边石头上全部被刷上了绿色油漆。石料厂会计介绍说,此举是为应对环保检查。一位卡车司机表示,这些绿漆是2018年刷的,航拍的时候能显示是绿色的。

  尚存“争议”的是今年9月曝光的三门峡开曼矿区“山体喷绿”问题。相关企业称,“喷绿”是为了解决高陡边坡抑尘问题,喷的是“液体抑尘剂”。当地于9月13日公布的初步调查结果显示,涉事企业未经审批,擅自进行试验性喷涂,“已责令停产整顿,全力配合调查”。

  曾进入开曼矿区的一名技术人员告诉记者,“喷绿”的山体系涉事企业专用采区,由于露天作业,采完铝石后需要回填土方、还原植被,从照片上来看应该是没有做。

  “我觉得这种行为是为了应付检查,但主要目的不是躲避航拍。开曼矿区非常偏,靠近黄河边,过了河就是山西,离省道、国道都很远,进去的路非常难走,一般小车进不去。检查的时候,远处一看都是绿色的,不知道的就以为是种上树了。”该技术人员分析说。

  在多次参与环保督察的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工作人员徐锡惠看来,裸露矿山环境治理的主要办法是恢复植被,喷涂客观上是没有作用的。

  “防航拍”产业链尤须警惕

  与山体喷漆、摆盆景等“简单粗暴”的手段相比,正在形成的躲避环保检查产业链危害更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产品当属一些电商平台推出的“防航拍”伪装网。

  记者在某电商平台搜索“防航拍”关键词,随即显示为数众多的伪装网售卖店铺。按销量排序,收货人数在200人以上的就多达14家,销量最大的一家显示有2296人收货。尽管所售产品还有防晒遮阳等用途,但店铺广告图片中均突出“防违章航拍”“专业屏蔽无人机”等字样,有的甚至承诺“航拍一次通过,拍到我赔钱”。

  从卖家广告和买家好评来看,“防航拍”效果不错。其中,一家店铺晒出了“绿化工程铺装”“厂房伪装”“私建游泳池伪装”“景区房屋伪装”等多个“真实拍摄”的效果图。一名网友留言:“防航拍用的,已经全部安装上了,这下不用担心被拍到了,已经推荐给隔壁。”

  记者以买家名义联系了一家店铺的客服人员,据其介绍,该公司所售伪装网不仅“防航拍”,而且“卫星上看跟绿化效果一样”;尺寸可定制,可以只盖顶,也可以整个包起来,快的话两三天就能从浙江发货到北京。

  “洽谈”中,记者索要到一张正在作业的效果图。实景拍摄的照片显示,裸露的山体断面上,一张巨大的伪装网正自上而下铺装,将褐色的山体包裹成绿色,看上去与山顶植被浑然一体。

  “选择挂网,说明他们知道这里应该绿化,但就是没有做,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应付检查,对于生态恢复不会起到任何效果。从环保督察的角度来说,我们肯定发现一个、打掉一个。”徐锡惠表示。

  文件造假、撒药迎检,终究难逃慧眼

  记者从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了解到,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等监督检查过程中,企图以弄虚作假方式瞒天过海的不乏其人。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其造假手段也是一种“伪装”。

  各种造假手段中,相对容易“操作”的是伪造文件。去年夏天,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对河南省范县进行督察时,通过调阅资料发现,《范县“十三五”煤炭消费总量控制工作实施方案》印发日期为2017年5月7日,竟比市里的文件早了半年,甚至比河南省的文件还提前了两个月,《方案》内容大量抄袭省市文件。经调查,《方案》系当地为了应付检查临时“补发”。

  更有甚者,通过伪造党委会会议纪要应付督察。2018年11月,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下沉贵州省遵义市督察发现,播州区委向督察组提供10份编造的区委常委会会议纪要,声称每月都开展了生态环境保护方面的研究学习和工作部署。

  与文件造假相比,通过“撒药治污”影响监测数据的方式颇具“技术含量”。据介绍,贵州省贵阳市及开阳县对洋水河流域总磷污染综合治理工作敷衍应付,整改中为了使监测断面水质达标,在其上游安装撒药装置,通过直接添加絮凝剂的方式降低总磷浓度,污染物实际上仍留在河道中。

  无独有偶。山东省潍坊市滨海开发区在对围滩河的综合整治中,本应控制污染源、清理河道,却通过“一段一段地撒药”来应对验收,不仅耗费巨资,验收后水质也很快回落到劣Ⅴ类标准。

  ……

  在徐锡惠看来,五花八门的造假乱象,既有企业不注重环保、一味追逐利益的缘故,更是一些地方党委政府生态环保责任缺失,搞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具体体现。

  “魔高一尺”的同时,如何做到“道高一丈”?徐锡惠介绍说,仅就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而言,首先是要进一步发挥好群众监督的作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每一轮都会公布督察组联系方式,每个省在时长一个月的督察进驻期内往往能收到几千个群众举报电话,筛选出上千个有效信息,很多弄虚作假的问题线索都是通过群众举报获取的。其次,要加强技术手段创新。比如,进一步提高卫星拍摄的精度,进一步用好无人机这一“延伸的眼睛”,加强红外监测、无人船、管道机器人等在偷排口排查中的运用等。

  “最关键的还是把生态环境保护责任落实到位。无论是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还是地方部门的日常监督检查,只有切实扛起责任、坚持问题导向、不怕得罪人,这些乱象才会无处遁形。”徐锡惠表示。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