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7月08日
星期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牛凤瑞:德州在统筹城乡发展中得到了实惠
时间:2011-05-21 14:15:08  来源:城市化委员会  作者:史好泉 翟长生 李淑华 李津逵 

413a823b51ddbb35e66647144026db8d.jpg

【专家身份】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研究员

德州在统筹城乡发展过程中,通过并村建社区,通过城中村和近郊的旧改新,使区域得到了较快的发展,相关的利益阶层得到了实惠,同时促进了区域的科学发展,协调发展,可持续发展,这是值得称道的,经验也是值得我们借鉴的,这是我的总体评价。再谈谈我的两个思考和两个判断。

第一个思考:我们的统筹城乡核心是什么,要突破二元体制达到城乡一体化的发展。这个过程中我们要不要延续现有的城乡分割的二元土地制度。当然我们现有的制度对突破体制约束发挥了作用,在城市化过程中有一个人口的优化布局问题,有一个土地利用结构,数量结构的优化问题,还有一个空间问题的优化问题。这又进一步涉及到近郊农民和远郊农民的关系,近郊农民与市民的关系都需要我们进行研究,这是我的第一个思考。

第二个思考:在我们并村建社区的过程中,怎么样以中国未来的集中型的城市化基本趋势相协调、相衔接问题。中国人多地少必然要走集中型的城市化。它包含四方面内容,一是有较高的城市化率,二是大城市有一个占城市人口较高的比重,三是若干个都市地区的形成与发展,四是城市本身的紧凑型布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什么?农村人口大量的减少,我们城市化还处于一个集约化阶段,这个阶段,我们的农村现代化建设,农村的住房建设,如果按现有的农村人口规模去规划建设的话,我们面临着农村基础设施投资回报问题,以及有限的资金。城市要增强综合承载力的能力不足的风险是不是也应该考虑。以上是我两点思考,我还有两个判断。

第一个判断:我们现在讲城乡统筹,它与我们平时说的城市病没有直接关系,或者两者不能连在一块儿。我们现在讲的城市病,所谓的城市病,无非是拥挤、污染、占地和公共安全问题,这些城市病在一定意义上是城市化过程中必须支付的成本,不能作为一个反城市化的理论支撑。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城市化是有利有弊的,但城市化是利大于弊,这一点必须坚持,这是大思路。

第二个判断:我们现在讲的统筹城乡实质是要突破现有的城乡二元体制,请注意,而不是我们要改变城乡二元结构,这是两个概念。体制是人为的,是可以改变的。结构城乡这种区域分工的结构,那农村要以农为主,城市要以工商为主,这是区域分工,那么你区域分工不同,你的产业结构,你的社会结构就不会相同,所以我们讲,要突破现有的城乡二元机构,在理论上我们是存在着这样的缺陷。

接下来我再说我的疑问。我们现在讲中国的城乡统筹,又讲城市工业化。城市工业化这是违反工业化的规律,也违反城市化规律的。一城一乡,一工一农,本身是极高的分散化的程度。现在我们讲农村城市化,在逻辑上是不通的,正确的提法应该是农村现代化。第三个,我们现在讲农民工,农民市民化这是一个进步,但还没有逃脱对农民工的歧视,叫新市民还是其他?应该说农民工的市民化,这是城市化进程中必须解决的一个根本社会问题,也是一个重要的经济问题。

关于更多牛凤瑞:德州在统筹城乡发展中得到了实惠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