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6月18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四川渠县公租房乱象:有车有房也能住 村干部变掮客骗财
时间:2016-09-14 11:36:41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刘建华 金正波 

  7月12日,本报读者来信版“身边事”栏目刊登一篇题为《四川渠县廉租房乱象 掮客骗走我们的血汗钱》的来信,反映该县水口乡大田村村民徐燕给陈某某交了8万元保证金,以为可以申请到廉租房(从2014年开始统一称为公租房),最终却上当受骗的经历。据反映,像徐燕这样受骗的,在该县有近千户人家,且大多数属低收入群体,其中还有不少人家根本就不具备申请公租房的资格。这不禁让人疑惑:他们为什么就这样轻易相信掮客而上当受骗呢?为此,记者于8月23日赴当地了解情况。

  受害群众向公安机关提供900多张“廉租房保证金”收条

  8月23日至25日,记者采访了众多被骗群众、公安机关办案民警、房管局负责同志,了解到这起通过收取所谓的“公租房保证金”而诈骗受害群众的案件情况。

  23日下午,在渠江边的一块空地上,记者与上百名受害群众见了面。他们有的是为父母申请公租房的,有的是为自己申请的。他们中有的是低保户,有的有残疾人证,有的是城镇户口,有的是农村户口,有的原来是农村户口,但因征地拆迁已转为城镇户口。但大多数是普通的农村人。受害群众给我们一摞收条,事后数了数,共有61张。其中大部分收条的落款是陈以朋。收条均是手写的,除了交款人姓名不同、金额不同外,其他内容大致一样。时间跨度从2013年到2016年。

  据了解,2012年,渠县后溪社区的公租房陆续投入建设。这批公租房全部为20层以上的高层建筑,分几期建设。该县龙凤乡娱乐村党支部书记陈以朋看到公告后,萌生出一个快速赚钱的歪点子:收公租房保证金。从2013年开始,他对享受低保、五保或有残疾证的农民说,他们符合申请政府公租房的条件,可以帮助他们申请到,但要交一定数额的保证金。

  今年5月31日,是陈以朋等人承诺交房的最后日子,但受骗群众打陈以朋等人的电话却打不通了,于是向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当晚出警,于6月3日在成都将陈以朋抓获,该诈骗团伙共有31人,4名主要犯罪嫌疑人被逮捕,其余27人被采取监视居住措施。随后公安局收到有陈以朋等人签名的“廉租房保证金”收条900多张,该县60个乡镇中绝大多数乡镇都有受害群众。在问及陈以朋等人共骗了多少人多少钱时,办案民警没有给出具体数字。但据受害群众估算,至少也有上千万元。截至目前,公安局追回涉案资金400多万元(其中有100余万元已由嫌疑人主动退还受害人),查封涉案房产6套,查扣轿车两辆。据办案民警介绍,案件已到收尾阶段,即将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虽然犯罪嫌疑人被抓回来了,可受害群众依然高兴不起来,他们还在为能否追回自己的钱操心不安。7月17日傍晚7点多,受害者郭女士和另外几个人去找处于监视居住的犯罪嫌疑人文华平讨说法,还没进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郭女士被文华平的妻子、嫂子等人揪住,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打,被打得晕了过去。同去的人打110报警,派出所出警了,做了笔录,但也没对她们怎么样。郭女士被送住院,医生诊断为“脑震荡”,8月1日出院后,经常头晕、忘事、犯糊涂,仍得到药房买药吃。这起事件至今没有处理结果。

  给承诺、打收条,私刻县长印章,村干部牵头共31人参与

  当记者问及“知不知道一般农村户口的人是不能申请公租房的”(在城镇稳定就业的外来务工人员可以申请),不少受害群众反映,当初陈以朋让交保证金的时候,他们也有疑问,但陈以朋信誓旦旦地说,他在政府里面有人有关系,只要交了钱,保证能拿到房。即使没有低保证,他也能通过关系办下来。

  为了让受害群众相信他说的话,陈以朋还给交了保证金的人打收条。保证金有一万多元的,但多数是两万多元的。后来他又拉拢其他人员加入,发展成31人的诈骗团伙。受害群众对记者说,他们中有的人是将钱交给陈以朋去办的,有的是将钱交给“串串”(即陈手下的人)去办的,收条是陈以朋打的,“串串”从收到的保证金中抽提成。

  据渠县公安局民警介绍,2013年至2014年间,受骗人数比较少,2015年到2016年5月人数增加了不少。由于经常有人追问何时能拿到住房钥匙,为了拖延时间骗取更多的人,2016年1月26日,诈骗人员伪造了一份“承诺书”,发给部分受害群众。在这份“承诺书”里,“县长”向申请公租房的房主“承诺”:房子会在2016年5月份以前全部落实。落款处盖了他们私刻的县长印章。

  文华平是有庆镇军营村的村主任,也是陈以朋团伙成员。据受害群众说,有60多户是文华平经手办的,当时他给交款人打了收条,但后来又从部分交款人那里将他打的收条要回去,换成陈以朋打的收条,表面上,他经手办的就剩下20多户了。案发后,文华平被公安机关监视居住,受害者曾多次找他要求退款均未果。在此情况下,有17人分别向法院递交了刑事附带民事起诉状,要求法院依法责成被告文华平退还其所收的公租房保证金。

  受害者郭女士说,她也是有庆镇的人,与文华平认识,本来没打算要房,但文华平再三劝她要一套,说他能通过政府熟人关系搞到两三套房,还骑摩托车带她去后溪社区现场看了两次。文华平对她说,你什么都不用管,只要交25000元,保证到时候将房子钥匙连同水、电、气卡交给你。于是,2015年11月18日,郭女士将25000元现金给了文华平,文华平给其出具了收条,内容为:“今收到郭某某现金25000元属实,此款属廉租房保证金,廉租房地址在县医院后侧(原营渠路之间)。若到时未领到房子,将此款全部退还。”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受骗,当地政府职能部门何在

  受害者反映,事发后多次找政府解决,但相关工作人员认为是群众自己上当受骗的,与政府无关。这么多人上当受骗,与政府相关部门真的没关系?

  24日上午,记者来到后溪社区,走进写着“惠民苑”3个大字的大门,迎面就是一个停车场。停车场的周边矗立着多栋20多层的高楼。有的楼里已住了人,有的已封顶,正在进行内外装修。据了解,该小区共有12栋楼,2600套公租房。

  一位知情人指着一个正往小区6号楼走的老太太说,我认识这个老人的女儿,她家是流溪乡的,也是农村户口,去年花12.8万元在6号楼买了一套房,她的父母住在这里。

  正说着,一辆深灰色东风雪铁龙轿车开进了停车场,停在车场的最边上。一名中年男子下车后,从后备箱里提出装着蔬菜的塑料袋,慢悠悠地走向其中的一座楼房。公租房里的户主是有车族?

  还有知情人说,一户姓曾的人家家里有3栋私房,都用于出租了,他通过关系拿到了公租房,因为他的儿子是邻县的官员。

  在采访中,我们听到一些受害者说,他们的亲戚、朋友或熟人,不管符合不符合要求,都是通过交钱住进了公租房的。如一位原先在福建打工的知情人对我们说,她的表弟也是农村户口,不符合申请公租房的规定,但通过找人交钱住进了另一处公租房小区(四合社区),所以她才会找人,想要一套公租房。陈以朋还说,你有儿子,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搞两套,她就一次交了两套房的保证金4.8万元。没想到,陈被抓了。

  一位离异女士对我们说,春节前她和朋友找人交了两万多元,想办一套后溪社区的公租房,但因为春节急需用钱,她又找掮客把钱退回来了。春节后,她的朋友要到了房子。今年4月,她手头有了点钱,又找到陈以朋这边的人交了2.3万元,结果陈以朋和他手下的“串串”们都被抓了。

  不难看出,之所以有这么多受害者被骗,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公租房管理存在巨大漏洞,致使诈骗嫌疑人有了可乘之机。“有人交钱弄到了公租房”是现实中存在的事实,一传十、十传百,才会有这么多群众上当受骗。

  2015年末,渠县审计局对该县保障房居住情况进行了审计,审计出4户户主在外地有房产,十多户有私家车。渠县房管局负责人和保障性住房办公室负责人也承认,保障性住房中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如户主是A,实际住户是B;户主申请了公租房,但租给了别人住;户主在外地有房,但也拿到了公租房;有的人申请时符合政策,但后来又超出了政策规定却不肯搬出,等等。由于个人住房信息未联网、调查取证难、执行力度弱等原因,违反政策受到查处的无论是公租房户主还是政府官员都比较少。

  行骗者身份特殊是群众易上当的另一大原因。陈以朋团伙中,有两人是村书记,有一人是村委主任,有一人是村文书。一些群众之所以交保证金,就是因为他们是村干部,相信了他们。 (本文原标题为《渠县公租房怎么这么乱》)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