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5月24日
星期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一步之遥:农民工京城谋生家在周边 每天纠结是否回家
时间:2016-03-17 13:17:20  来源:工人日报  作者:杨学义 

   今年是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迈向实施的第三年,在刚刚结束的两会上,三地协同发展问题也成为代表委员关注的热门话题。

  《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提出,京津冀交通一体化,三地将来有望形成1小时都市生活圈:北京地铁6号线将延伸至河北燕郊;大兴线将通至河北固安;房山线将通至河北涿州。

  这对于家在河北、到北京工作的农民工来说,不仅意味着交通更方便,也意味着更多的就业、创业机会……

  有一群农民工工作在北京,家乡在首都边界,两地看似触手可及,实际咫尺天涯,总有“一步之遥”的扼腕之叹。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时代强音下,他们盼望着,“近在眼前”的城市不再“远在天边”。

  “希望地铁早日通到家门口”

  春节假期已过去一个月,但河北省涿州市的刘立华仍不愿“接活儿”。他今年50岁,是一名建筑工地上的架子工,在京打工已有10多年。“在涿州干日工每天230元,在北京干日工每天能拿280元。”刘立华坦言,之所以跑到北京干活,是因为北京的高收入能养活一家老小。

  涿州市距北京天安门仅62公里,但就是这“说近不近,说远不远”的距离,让刘立华很是为难,“我每天都纠结是否回家”。从北京天桥开往涿州的838路公交车,走完全程至少要100分钟,刘立华跟《工人日报》记者计算时间:“如果下午5点下班,从工地到天桥就要1个小时,回到家,最早也要8点了。”

  由于工地开工时间通常较早,刘立华次日4点多就要摸黑出门,“如果天天回家,花在路上的时间超过5个小时。”建筑工地上的工人,本就耗费巨大体力,再加上路途的颠簸、起早贪黑的折腾,更让刘立华苦不堪言。

  刘立华也曾坚持过每天回家。两年前的一天深夜,他突然得知母亲夜间上厕所时摔伤,于是连夜赶回家,“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能回来最好回来,哪怕累点。”但他只坚持了半年,“实在太累,已经影响到正常干活。”

  年早已过完,刘立华已经推掉了工友介绍的3个工程,“想多照顾老爹老娘几天,揽到活儿了,最多一周能回来一次。”

  不过对刘立华来讲,有一些好消息在等着他。

  去年12月8日,国家发改委、交通部印发《京津冀协同发展交通一体化规划》,明确提到推进“单中心放射状”通道格局向“四纵四横一环”网格化格局转变。“一环”,即首都地区环线通道,有效连通环绕北京的固安、涿州、张家口等节点城市,缓解北京过境交通压力。以北京新机场开工建设为契机,会进一步加强东南半环廊坊、固安、涿州等城市的交通联系。

  刘立华说,不久就要去“接活儿”了,地点依然是北京,“最终还是要养家糊口。”他对记者说,希望地铁早日通到家门口,结束他每天是否回家的“纠结”。

  “提高收入才敢出门花钱”

  在北京市朝阳区某一社区的毛坯房里,来自河北省固安县的装修工孙超(应采访对象要求化名)席地而坐,疲惫不堪,因为他和另外两名工友在这间毛坯房里连续工作了3天。

  孙超告诉记者,他们每天都住在这间房里,“每天回去不现实,出去住挑费(河北方言,花费的意思)更大!”孙超说,这间房子是他们一个同乡儿子的婚房,揽这个活儿他曾犹豫再三,“北京挑费太大,消费太高,我真是看同乡的人情才来的。我们也理解人家,在北京买套房子这么贵,原料和工钱该省就得省,谁都不容易!”孙超心知肚明,在北京请一个装修工人,整套房装下来要比自己的工钱贵1000元。

  来到北京干活,对孙超来说并不自在。在毛坯房的角落,堆放着一些蔬菜、挂面和电磁炉,在另一个角落里,则放着一个插着“热得快”的暖水壶。孙超的“吃喝拉撒睡”就都在这间小小的房子里解决。“北京消费太高,不敢花钱”,孙超感慨。

  从公开数据来看,2015年上半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26664元,河北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682元。

  孙超告诉记者,近几年固安依托毗邻北京的区位优势,大力发展房地产行业。在房地产的带动下,当地的装修市场也火了起来,但仍有一些装修工人揽不到活儿,而北京这个更大的市场却时常出现装修工紧缺的状况。即便如此,当地装修工人也不是很情愿到北京揽活,“虽然能多赚点,但都不够挑费。”

  孙超表示,其实自己并不排斥到北京干活儿,“对于我这种不常驻北京的农民工,吃、住是最大的支出,吸引我们来,除了多修路,可能真的要在提高收入、保障吃住两方面多想办法!”

  “愿在白沟也能做成大买卖”

  3月2日,张雪梅一大早就扎上了利落的马尾辫、穿上新买的职业装,潇洒干练地来到北京市东城区一家房产中介公司工作,这是她换新工作后第一天到岗。她来自河北省高碑店白沟镇的一个小村子,前不久刚被北京的一家百货公司解聘,“就因为有一次孩子发高烧,我迟到了。”她满脸无奈。

  张雪梅本可以在家工作,不用出来打工。她的家族在白沟当地经营着一家箱包加工企业,她的老公和哥哥联手负责家族产品在京的销售业务,销量非常好。“我在北京快十年了,但家族企业的事情,我插不上手。”她坚持出去工作,保持自己本就出色的销售技能。

  然而为看望两岁的女儿,张雪梅不得不经常在北京六里桥通往高碑店的大巴车上忍受两个小时的颠簸。想到未来孩子会慢慢长大,而家族在北京又不能没有销售渠道,张雪梅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跟张雪梅有相同感受的人,并不在少数。记者从白沟新城管委会官网上获悉,白沟已拥有箱包企业近4000家,规模以上企业超过350家,从业人员超过150万。“我们村子不少人家都和我们差不多,拖家带口来北京搞销售,虽然白沟也有,但北京毕竟市场更大。”张雪梅说。

  2014年5月8日,白沟新城管委会与北京丰台区商务委就“大红门市场部分商户引迁到河北白沟”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同年6月24日,河北省政府出台《关于支持白沟新城产业发展的意见》,在土地、资金、配套设施等方面对白沟承接商贸产业转移给予政策支持。同年9月28日,白沟大红门国际服装城开业。

  “未来,迟早要回去!”张雪梅考虑了许久,对记者感叹:相信过不了多久,丈夫和哥哥在白沟也能做成大生意、大买卖。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