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7月08日
星期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李津逵:包容性治理在西部欠发达地区发端——以巫溪城市化发展之路为例
时间:2011-01-06 10:45:37 

14002ae72e0b3b51b0216a8c94e3aa4f.jpg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主任研究员

  在当前城市化迅猛发展的大潮中,中国的农村出现了什么情况?农业在衰落,乡村在解体,社会需要重建,大量的空心村,空壳村,大量的留守老人、妇女、儿童,这些情况在处于秦巴山区的巫溪是非常明显的。巫溪50万人口,40万亩耕地。在巫溪县城1.5平方公里土地上住了4.2万人,他们的困惑是什么?“人民群众是主人,但是主人怎么对公共事务不关心?是不是城市建得越漂亮,生活就越幸福?”面对这些困惑,我们来看一下,巫溪县的社会建设,下面我讲几个故事。

  第一个,是地方党委和政府如何激发群众热爱家乡,共建家乡的热情的故事,这个地方叫北门沟。2008年,有一次县里开会的时候,一群上访的人把门口堵了,说北门沟垃圾污水遍地,你们管不管?领导说我们有责任,但你们是主人,你们有没有责任?这些上访群众随后回去开会,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北门沟出工1600多人次把70吨垃圾清出去了。政府又投资20万把污水总管建起来了。有了主人的城市就开始有人关心,有了归宿感。薄熙来同志到巫溪受到了最热烈的欢迎,薄熙来说群众是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你为他做一件事好事,他就会唱社会主义好。

  第二个故事是发生在农村,农村有没有社会建设的动力?有。三宝村的党支部书记苏波,他的父亲也是老支书,他80、90年代在广东打工,后来回到家乡。这个村现在有几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一个是“和事堂”,乡村基层出现纠纷的时候,放在“和事堂”来调解,这样本来可以移送到人民法院的纠纷90%在和事堂解决了。第二个是“善事薄”。每个人做了好事,大家为他立一块碑,写的是“共产党好”。其实群众中间涌动着建设自己幸福家乡的力量。三宝村现在获得了一系列的荣誉,王鸿举市长说在这个村看到的笑容是没有杂质的笑容。

  巫溪县委县政府将县城划分成110多个网格,县里的领导和各部门一起分到各个网格跟当地的居民结对子,把党和政府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制度化。共产党员在自己单位过组织生活,同时又在网格过组织生活。把很多的力量整合起来。网格化管理之后,有一个网格就发挥作用了,比如说城南小区。这个小区是县纪委书记牵头,若干班子参加,筹了40万给小区建立一个小广场。在群众的建议下,广场随后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文化活动,吸引了大批居民来到广场跳舞唱歌。以前广场旁边有一个茶馆,留守妇女经常去那儿打麻将,现在很少有人去了。

  我们看到乡村里有这种建设的愿望,党委政府的网格建设需要硬件软件相结合。同时,在城乡基层确实也存在一些积重难返、矛盾尖锐,凭自身的力量难于扭转局面的地方。目前,巫溪县委县政府已开始引进有国际眼光的社会企业来巫溪,帮助巫溪的群众建设和谐生态的社会。“乐和家园”就是县委县政府邀请来的一个企业,它是廖晓义大姐创立的,北京地球村首创了乐和家园。现在他们开始做一些帮助当地群众重建社会的实验。乐和家园的三项原则,五项制度都是廖大姐设计的。原来一个村400多人上访,如今通过自己管理,建立共生机制,大大激发了村民公民责任,上访也几乎为零。

  点评专家 张幼云:中国就业促进会副会长

  李老师精彩的介绍,把我似乎带到了巫溪。我很想自己亲眼去看一看,好好感受和学习。我觉得巫溪案例首先给我们揭示了一个重要问题,就是城市化过程中,必须要重视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因为城市化的过程不只是人从农村走到了城市,更重要的是,它要求思想观念,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以及社会管理模式都要发生相应的变化。城市化的进程实际上是公民社会的建设完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各个角色都要发生变化,政府的角色,以及其他各个社会角色,企业、工人、包括市民都有各自角色转变和扮演的问题。巫溪的例子告诉我们,在城市化进程中,我们老百姓也有公民意识和能力提升的问题,我们要清楚我们作为公民的责任和义务。

  现在大家越来越认识到转变发展模式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一个健康可持续的城市化进程是转变发展模式的重要组成部分。城市化的过程应该是一个经济增长、社会进步,促进和实现社会公平公正的过程,最终是人的更好更全面发展的过程。今天早上高老在讲话中讲到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我认为是个重要问题。发展的出发点和归宿是人的发展。巫溪经验表明,通过良好的社会管理,公众的积极性可以很好的调动起来积极参与到城市化进程中去,并在参与过程中树立和提升公民意识和行为能力。

  刚才对巫溪案例的介绍中提到良治,很重要。我在刚刚结束的中欧经社理事会第八次圆桌会议上作了发言,是关于社会对话的。社会对话是讲政府同 社会伙伴,主要是雇主组织和工会组织之间进行的对话和磋商,以及通过公众咨询使公民参与公共政策制定中来。这些机制和制度性安排对建立和谐劳动关系和和谐社会非常重要。我相信今后在城市化的进程中我们一定会进一步加强这方面的工作,结合我国国情,加强现代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

  胡总书记最近在一个会议上讲,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一定要借鉴国际的经验和教训。的确,虽然我们在中国做“中国的事”,但必须要有世界的眼光,一定要放到世界中来看中国,做中国的事。不管你自觉还是不自觉的,人家都把你中国做的事同世界连在一起了。“十二五”期间我们在城市化进程中会面临更多的挑战。产业升级,结构调整,就业压力,技能人才短缺,激烈的国际竞争等等。我们对这些挑战要有清醒的认识和积极的应对。

  最后一点,关于农民工进城和安居乐业。我想说的是,这不单纯是一个进城务工和有无住所的问题,而是一个涉及社会公平公正的问题。人人都应有平等享有参与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权利和平等享有发展成果的权利,即平等的参与权和平等的分享权。说到底我们要的是和谐城市化,最后得到的应是更多的社会公平公正和人的全面发展。

关于更多李津逵:包容性治理在西部欠发达地区发端——以巫溪城市化发展之路为例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