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1月22日
星期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面对城市“老漂族”,如何才能他乡变故乡?
时间:2015-10-21 15:33:23  来源:新华时政 

    核心提示:

    “北漂”现象已经被人们所熟识,与“北漂”相对,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早已年迈,却也远离故土,放弃原本该有的安度晚年,而开始重新漂泊他乡,这一群体被人们称为“老漂”。“老漂族”离开家乡,来到子女所在的大城市,为缓解子女的生活压力继续奉献着自己。然而,都市生活并非只有欢乐,陌生的疏离感、社会保障的不完善、生活习惯的不协调等等,都让他们饱尝辛酸与艰难。

    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年迈,但却离开故乡,成为“老漂”

  城镇化的进程,不仅让年轻人有了异地寻梦的机会,也让许多老人告别故土,随着年轻人的脚步“漂”到陌生的城市,他们被称为“老漂族”。

  据山东社会科学院人口研究所所长张凤莲介绍,“中国的‘老漂族’大致分为三种类型:支援帮助型、投靠子女型、提高生活品质型,其中以支援和投靠类型为主。”她指出,这些老人大多从农村或者较小城市转移向较大较发达的城市,因其子女在城市安家立业而移居,他们来与子女同住主要是缓解子女的工作和生活压力,为子女料理家务或帮助照顾儿孙。和一些西方国家不同,中国人自古就有注重团圆的“家情怀”,因此在中国的许多城市,“老漂族”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群体。

    案例1

  今年是赵淑桢离开位于山东滕州的老家,“漂”到省会济南的第二年。早上6点半,58岁的赵淑桢准时起床,一番简单的梳洗之后,她就要抓紧时间为一家5口准备早饭。

  等儿子、儿媳出门上班了,她和老伴就分工合作,完成照顾孙女、买菜做饭、拾掇家务等工作。晚饭过后,把孙女一天换下来的衣物洗干净,再出门在小区里遛弯,然后回家帮着把孙女哄睡。这就是赵淑桢两年来在济南生活的固定日程。

    案例2

  64岁的王秀芹是为了照看外孙才从滨州“漂”来济南的,今年已经是第十个年头了。为了给女儿一家当好“后勤部长”,王秀芹格外注意家里成员的口味、喜好。“俺女婿特别爱吃馒头,俺就经常多买些面回家和面蒸馒头”。

  在王秀芹看来,看孩子并不比在老家干农活轻松。“孩子小的时候,整堆的尿布又得烫又得洗,有时候洗得我都在卫生间里出不来了。加上做饭、看孩子,做个小棉裤小棉鞋啥的,晚上11点都不一定能睡上觉。”王秀芹说。

    天伦之乐的背后,是现实中的各种困惑和辛酸

  虽然“老漂”们不辞辛劳的远离家乡,与孩子们团聚在城里,但生活并非只是充满欢笑,“老漂”们也有很多现实的困境和辛酸。

  住不惯、处不熟的日常尴尬

    今年77岁的朱绶玲从云南昆明来山东济南已10多年了,但她依然觉得“住不惯”。“这边爱吃的馒头、窝窝头我之前都没吃过,老家的主食是大米。而且我来济南之前从没见过雪,现在年纪越来越大,越来越不适应北方这么冷的冬天了。”朱绶玲说。

    不仅如此,不少“老漂”还面临着和街坊四邻“处不熟”的尴尬。“在俺老家,都是一个村的,常常大门不关就去别人家串门、聊天。可到了城里,孩子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一关门谁也不认识谁,话也说不上,啥事儿也干不了,闲得慌。”王秀芹说。

    生怕影响子女生活的深深忧虑

    虽然是和子女生活,但部分“老漂族”并不自在,他们时常担心自己举止失当影响子女的夫妻关系。一位“老漂”在女儿家居住时,经常提醒自己要“谨言慎行”。

    采访中,提及家乡,许多“老漂族”都红了眼眶,异乡生活经常会情绪波动,最难过的是儿子儿媳的不理解,他们中几乎都有因教育观念、生活方式产生分歧被埋怨或是指责的经历。

    跨区域就诊、医药费难报销的现实困境

    记者发现,由于跨区域就诊有诸多不便,许多“老漂族”医药费用难以报销。“俺户口、医保都在老家,孩子们挣钱不容易,不敢生病,小病小灾的忍忍也没啥。”来自河南新乡的张永凤告诉记者。她所居住的社区中,不少老年人和她有相似的困难,许多外省老年人要么自掏腰包,要么拖延就医。

    城市“老漂族”,何时才能他乡变故乡?

    中国传统的家庭观念以及城市生活的巨大压力,让“老漂”族的存在有其必然。各类相随问题的出现,也正考验着中国的养老体系。面对“老漂”族,我们可以有哪些措施来让他们在陌生的城市里安度晚年,让他乡变故乡?

    多位受访老人说,他们面临的问题需要配套的社会政策进行疏导和保障,有关部门应为老年人的流动创造客观条件。诸如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要尽快实现全国联网,给老年人提供跨区域结算的便利。

    还有一些老人认为,要让“老漂族”摆脱新环境带来的不适,还需要来自家庭和老年人自身的共同努力。比如一方面,子女应多与父母沟通,注意父母的身体和心理状况,主动帮助他们融入新环境;另一方面,老年人自己也要有时间来休闲、充实自己的晚年。

    业内人士认为,健全公共服务体系是帮助“老漂族”融入新环境、安享晚年的途径之一。如济南市槐荫区裕园社区居委会主任刘云香介绍,他们专门搭建了弈棋、打牌、跳舞、健身等生活平台,组建了合唱队等社团,把“宅”在家里的“老漂族”请进社区,让他们重新获得归属感。据了解,山东省老干局正在联合有关部门,准备制定加强老年大学工作的意见,主要内容就是要面向社会开放办学,建设“没有围墙”的老年大学,让更多老年人能学习知识,安享晚年幸福生活。

关于更多面对城市“老漂族”,如何才能他乡变故乡?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