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3年01月31日
星期二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李克强两年三次就城市建设提“面子里子论”
时间:2015-07-31 10:33:59  来源:人民网 

  今年入汛以来,我国多地暴雨频袭,“逢雨看海”已成为城市通病。除了内涝之外,管线泄漏爆炸、路面塌陷等事件也时有发生,拷问着城市的“里子”。

  7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新型城镇化建设既重“面子”,也要重“里子”。人民网记者梳理发现,这是李克强总理近两年第三次就城市建设谈到“面子里子论”。

  2014年5月,李克强在内蒙古赤峰市考察一家污水处理厂在建项目时指出,地下基础设施就是城市的“里子”,是城市的良心。2015年4月,李克强在考察长春南部新城综合交通枢纽施工现场时说,城市地下建设是外边看不见的“里子”工程,但“里子”做好了,城市才真正有“面子”。

  人民日报2011年曾就城市建设问题展开调查,在参与调查的15916名网友中,超9成的网友认为,“重面子、轻里子”在自己所居的城市问题严重。

  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被总理视为“推动城市地下设施建设的一条可行通路”。

  “加快这方面的建设,很有必要!”李克强总理在7月29日的常务会议上指出,目前中国正处在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但地下管廊建设严重滞后。

  地下“乱象”诟病已久 利益主体关系复杂

  何为地下综合管廊?相关负责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回答说,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相当于建设一条地下“高速公路”,只要是铺设在城市地下的管线都要从管廊中通过。

  “世界第一条管廊是1833年在巴黎建设的,到现在已经运行了近200年,还在运行当中。1861年、1890年英国伦敦、德国分别开始建设管廊。迄今为止,发达国家的管廊基本建完。”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城市地下综合管廊规划建设培训班座谈会上介绍说。

  目前中国仅有北京、上海、深圳、苏州、沈阳等少数几个城市建有综合管廊,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建设里程仅约800公里。

  城市地下建设“乱象”诟病已久,通常是“你挖了我填,你填好我再挖”,由于体制分割,牵扯利益主体关系复杂。武汉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市政工程系副教授薛英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重整管道不仅要克服技术困难,还要协调各种管线利益主体之间的复杂关系。

  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需要“通盘考虑”,不能“各自为政”,就像建在地下的房子一样, 地下综合管廊是城市地下管线之家,涵盖 供水、排水、燃气、热力、电力、通信、广播电视、工业等八大类地下管线。

  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刘慧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不同部门的管道和线路集中在一个管廊,最大的好处是节约了成本,提高了管理效率,这方面需要有市政部门参与协调,以便解决各个部门分头管理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政府的重视和公众关注的提高,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正在由个别城市的尝试上升到国家意志。总理会上说,“地下综合管廊建设这一新模式,把各种地下设施都引入管廊,可以逐步消除‘马路拉链’、‘空中蜘蛛网’等问题。”

  规划部署已在稳步推进 政策红利密集释放

  人民网记者注意到,在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之前,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规划部署已在稳步推进之中,并且步伐越来越快。

  2014年6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城市地下管线建设管理的指导意见》,详细部署加强城市地下管线建设管理。

  今年年初,财政部、住建部等五部门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地下管线普查后,并组织了2015年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城市评审工作。

  包头、沈阳、哈尔滨、苏州、厦门、十堰、长沙、海口、六盘水、白银等十城市成为试点。为鼓励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中央财政还为试点城市发放了“大红包”:专项资金补助按城市规模分档确定,直辖市每年5亿元,省会城市每年4亿元,其他城市每年3亿元。

  4月底,住建部在广东省珠海市召开全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规划建设培训班,300多地方官参加培训。此举意味着,全国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全面启动。

  7月2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分别从规划制定、典型示范、完善标准、创新投融资机制等4个方面给出明确指导意见。

  谈及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意义,会议指出,这是创新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举措,不仅可以用好地下空间资源,提高城市综合承载能力,满足民生之需,而且可以带动有效投资、增加公共产品供给,提升新型城镇化发展质量,打造经济发展新动力。

  管廊建设拉动经济作用明显 激活万亿级投资

  不可忽视,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是一项建设成本较高的“硬骨头”。中央在资金保障方面,砸下“真金白银”的同时,鼓励创新投融资机制。

  “要在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中开展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有没有成熟经验证明这一模式的回报率?”在讨论这一议题时,李克强总理向有关部门负责人询问。

  李克强说:“坦率讲,我们这么大的城市总量,不能完全依靠财政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还是要采取综合的商业运作方式。既要发挥财政四两拨千斤的作用,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也要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建设和运营管理,并为此建立合理的收费机制和相应的运营管理机制。”

  对于入围全国首批“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城市,采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PPP)达到一定比例的,将按补助基数奖励10%。

    地下综合管廊虽然一次性建设成本较高,但后期效益十分显著。

  2013年11月19日,总投资近22亿元人民币、全长33.4公里,国内规模最大的珠海横琴综合管廊建成。横琴新区管委会公共建设局负责人刘勇介绍说,横琴因建设地下管廊而节约的土地,产生的直接经济效益就超过80亿元。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孙洁说,管廊改造项目对经济的拉动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陈政高指出,如果我们每年能建8000公里的管廊,每公里1.2亿元,就是1万亿投资。这还没包括间接拉动的投资,如果加上拉动的钢材、水泥、机械设备等方面的投资,以及大量的人力投入,拉动经济的作用就更大了。

关于更多李克强两年三次就城市建设提“面子里子论”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