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7月08日
星期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对话互动
时间:2014-01-17 14:33:29  来源:城市化杂志 

  提问1:我是北京世纪京能投资有限公司的钱世东,请龙永图部长谈谈中国巨型城市如何应对老龄化问题的挑战?
  龙永图:巨型城市面临老龄化的问题,在国际上也有先例。日本的老龄化问题特别严重,但这些年来日本找到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加以解决。在我国,一方面老龄化不会像日本那么严重,另一方面,发展城市群,建立大城市与周边中小城市良性互动的关系也是解决老龄化问题的出路。解决老龄化的问题就是确保老龄人口的生活、健康服务以及离开人世后的一系列服务。现在我们单纯依靠家庭来解决养老问题很困难,要靠社会来解决,对此,我们需要确立一个强大的服务产业来解决老龄化问题,比如地产开发加上恰当的服务就能形成好的服务型的养老产业。


  提问2:我是北京大岳咨询公司的金永祥,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对拍脑袋决策和拍胸脯蛮干追究责任。请问在制度层面未来会怎么解决呢?
  龙永图:如果我国对干部的评价体系还是按照GDP论英雄,那么为了增加GDP,无论什么样的项目、什么样的招商引资,我们的干部仍然还会敢拍胸脯。我觉得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变对干部业绩的评价体系和评价标准,这非常重要。当然光解决制度问题,干部本身魅着良心干,不负责任,那也不行。所以,要从制度方面与干部自身的素质和责任感提升等多方面解决问题。


  提问3:我是城市化委员会的蔡义鸿,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请问邵总,您谈到在未来的十几年,北京周边会出现若干个魅力小镇,您判断的依据是什么?第二个问题提给鲍总,您谈到京津冀区域与珠三角区域、长三角区域相比,在新一轮竞争中可能会实现弯道超车,京津冀有怎样的优势?
  邵念强:北京周边的中小城镇要应对北京的挑战,最大的优势资源就是生态环境。有了蓝天碧水,有了优美的环境,再加上独特的地域文化和经济特征等最具核心竞争力的要素,就可以吸引北京的人流、信息流、资金流,进而对接北京,实现发展。换句话说,北京要想解决巨型城市病,也必须依托周边的城市,缓解自身不堪重负的压力。

  鲍筱斌:总体来看,长三角和珠三角比京津冀发展得好,但是在未来京津冀有可能实现弯道超车。一是长三角和珠三角区域的中心城市带动了周边城市的发展,不过其发展是基于经济产业结构尚未调整,很多产业还处在中低端,需要升级调整。而京津冀的现状是,北京这一中心城市仅仅为自己创造了大量财富,周边城市的经济条件很差,区域经济要实现发展之时,而城镇化已经上升为国家战略,这预示着京津冀将站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有可能在一个新的高度进行规划和发展。二是现在的金融创新和投资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以往的城镇化进程中,无论是参与的公司、机构或者参与资金的来源相对比较单一,层次不是很高,但这几年,有大量的金融手段来支持城镇化的建设,服务于北京周边的城市,而且大家的热情很高。三是北京的国际资源和人力资源更丰富,京津冀区域就有可能整合到更好的资源。我相信,拥有这些后发优势,在总结别人经验的基础上,京津冀能够走得更好。


  提问4:我是国瑞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的郝振河,李司长的讲话里有一个观点很新颖,就是说大城市的优势资源外溢,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目前据我知道,北京南城的大红门服装市场、动物园批发市场准备迁到河北永清,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李兵弟:我说的优势资源是一种相对于周边的比较优势资源,并不是说中心城市的最优势资源都外溢出去,比如北京本身就是政治中心,这一优势资源就很难外溢。像北京的大型批发市场对交通的影响太大,如果这些业态外迁,可以缓解北京交通的压力,同时对周边地区有很好的发展带动作用,对于永清来讲,这可以说是一种优势资源。除此以外,我觉得北京需要向外溢的优势资源包括一部分制造业,还有教育、科研等优势资源。同时,可以设定一些特殊政策的优先准入区域,搞一些联合的产业区,让周边区域共同享有优势资源。

  只有中心城市优势资源外溢,周边的发展机遇才能够增强,进而实现区域共同带动与发展。所以,我主张在未来的城镇化进程中,大城市不是更多地去强化城市群的作用,而应当强化核心城市的引领作用,这样才能让资源外溢。如果单纯地强化城市群的形态,很有可能让要素又往中心城市集聚,又会带来新的发展上的问题。


  提问5:我是来自浙江瑞安市的李其铁,请问一下李司长,在珠三角和长三角有好多的建制镇,人口超过了几十万人,产值上百亿元。这些建制镇其实是“小马拉大车”,下一步住建部有没有相关措施解决这个问题?
  李兵弟:我先声明一下,这个问题不是由住建部牵头解决的。但这个问题是客观存在的,这项工作其实已经纳入三中全会的《决定》中,即进一步推动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现在的工作是由民政部牵头,大概有十几个部委参与,我们叫经济强镇扩权试点,赋予强镇四权,即下放事权、扩大财权、改革人事权和保障用地权。方向比较明确,就是应当进一步提高镇一级的行政管理水平和经济发展的自主权。

  我觉得有两个出路,一是像浙江目前的做法,把县级的管理权限落到镇上,让镇更快地发展。二是尝试设镇级市,就是对强镇本身设市,不一定非得按照行政建制设市。它无非就是行政管理和经济管理的一种模式,能够给镇更多的自主权。
其实,我们一直坚持中心城市的发展理论,支持大城市发展走了30多年,现在到了调整思路的时候了。我比较主张多设市,少设区,给更多的自主权,让各个地区都得以发展。


  提问6:我来自温州苍南县矾山镇的李中居,矾山镇是一个小城镇,明矾的储量很大,占全国的80%,占世界的60%,所以有“世界矾都”之称。当时矾矿的开采曾经为温州市财政作出过巨大贡献,不过,现在严重走下坡路,产业很不景气。我们想利用废弃的矾矿和土壤的生产工艺走旅游之路,我想请问龙部长,这条路是否可行?单一的旅游会不会像美国的底特律一样遇到严重的风险?
  龙永图:矾山镇这个地方的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不过我认为走旅游之路还是有可能的。马来西亚的首都吉隆坡附近有一个镇,以前是一个盛产锡的大锡矿,后来锡被挖完了,因为是露天开采,锡矿变成了一个很大的湖,湖的周边被生态恢复后变成了一个很重要的旅游区。不仅老的矿区变成了旅游景点,周边还建了很多高级饭店、国际会议中心,国际首脑会议曾在此举行。你们可以派人到这些地方考察一下,也许你们的镇经过改造后也可以打造出一个国际旅游和会议中心。

关于更多对话互动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