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4月25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无尽的恩情
时间:2010-07-07 13:13:23  来源:城市化杂志  作者:海散人 

因为老家的村子就在国道边上,从部队退伍后在县政府当司机的三姑父就把家安在我奶奶家,算是上门的,与奶奶住在一起,所以自幼便觉更亲了几分。少年时我学习并不很用功,成绩飘忽不定,在兄弟中只能排是末尾的,加上四体不勤,砍柴、挑水、下地干活都远远不如同年龄的孩子,甚至不如年纪比自己小的女孩,乡下的父老乡亲常笑话我读书之外一无是处、一钱不值。

三姑父是个老党员,平时并不苟言笑,但却在我考上全县的第一届重点高中后,私下对我三姑说:我相信这个小侄子读书将来最有希望。

因为父母连续数年供我们兄弟四人念到高中,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桂西农村实在是个异数,到我参加高考时家里已经是一贫如洗,1981年参加高考的报名费家里都拿不出来,结果是三姑父闻讯后帮我出的。上大学后,每每遇到难关时也多得到三姑一家的帮助。

是以满心的感激,一直以来总觉得无法回报。

三姑父退休后也有退休金,几个孩子也都陆续工作,生活并不困难。我偶尔回老家省亲给他带一两瓶好酒,他就会欢天喜地、如获至宝。近几年听说他患了糖尿病,不时出现异常情况,时不常托在老家的兄长送给他些营养费以表心意,他总是在电话中千恩万谢……
而于我的心底,却总觉得尽自己所能的回馈,远远抵不上姑父和其他亲人当年待我走出乡村的恩情之万一。当三姑父终于实实在在离去的时候,这种心境便愈发苍凉,也时常陷入无助与无语中。

当然,在城乡二元化的结构中,我这种体验或许并不是最典型的,但以此来观照城市与乡村的关系并无不当。

近日看到北京媒体报道,说菜价“贵在最后一公里上”,就在南五环外的一家菜农,两口子靠种植三亩大棚蔬菜为生,劳碌一年不过挣一二万元。因为政策和渠道的瓶颈,他们并不能直接进城销售,而必须买卖给批发商,溢价的部分全掩埋在流通环节上,菜农和最重的消费者都变成了冤大头。

天子脚下尚且如此,偏远之地更不必细说了。

刚刚经历“蒜你狠”、“豆你玩”的农产品价格异动,大蒜都出现了天价,让城里人也惊了魂,但在蒜农而言仅仅是今年“不赔”了而已,他们也不理解何以大蒜能卖到10元一斤。

就此而言,如果真正考虑反哺问题,主政者有充足的理由去理顺期间的结节。

关于城市对农村的反哺,在庙堂之高者不乏有洞见与举措,学术殿堂中也常有悲天悯人情怀的呼吁。但在实际的推动中,反哺的效果并不尽如人意,甚至在城市化的浪潮下,城市对农村的掠夺似乎正在以一种更加莫可名状的冷漠行进着。

谷贱伤农,可补贴在某些情况下往往变成了施舍,走不出质变的困顿。在某些地方即使在做着这些反哺的工作,而在意识上仍然把它看成是类似于“施舍”的权宜之计。

实际上,城市对农村的回馈,之所以谓之反哺,就是因为农村曾经养育了城市,而城市发展之后则应尽反哺之责。同时,在我国也只有解决了农村的发展问题才可推动城市的可持续发展,所谓的城市经济才可能拥有后劲绵延的依托。

从这个意义上讲,城市应当以无尽的感恩心情与姿态去推动反哺,拆除体制上的藩篱,把城市化的视野提升到城乡的和谐发展,让农村也变成城市的有机组成部分,变成散落在中心城市周边的生机勃勃的珍珠,而不是简单空心化、荒漠化而“化”掉。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