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2月25日
星期日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昂贵的都市 廉价的青春
时间:2010-05-10 16:16:56  来源:城市化杂志  作者:秦淮舟 

一年之前,廉思博士到人大集结了一批学生记者,想在一篇关于大学生聚居村的论文基础上,通过增加调研日志和个案访谈来结集出书。我就在这批学生记者中,得到的任务是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到唐家岭采访,写几篇人物稿件。

那时候的唐家岭还未进入公众的视线。对于那些蜗居在这里的大学毕业生们来说,这是不幸,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幸运。公众的视线是强大的,但又都是飘渺的,它可以把你聚焦成全社会的中心,也可以把你无情地“捧杀”。就目前的情形看,唐家岭面临的状况可能更接近于后者。

去年,同样是这个时节,我几番走进唐家岭——这个被那些外来居民亲切地称呼为“大唐”的地方。这是个喧嚣的村落,外来人口多出当地人好几倍,低矮的楼房,简陋的棚户,窄窄的街道上车辆缓缓而行,人影攒动,街道两旁还有很多在建楼房的工地,可见当地的出租房已供不应求。砖石瓦砾旁,各类商业招牌格外耀眼,招徕顾客的音乐回荡四周。街边小摊上五味杂陈,有时候甚至不堪入鼻。

这就是“大唐”给我的最初的印象。近一个小时的公交车程,仿佛把我送出了北京,送出好远。我仿佛来到了一个西部的小镇,穷乡僻壤,山穷水尽。大学校园的清幽宁谧,中关村的繁荣浮华,咫尺天涯,恍如隔世。

在进行采访之前,我突然莫名地惊恐。

求学十余年,一直接受的是精英主义教育,意气风发,志存高远。我从来不曾担忧过未来。毕业了,又怎样?会当击水三千里,自信人生二百年。虽然也曾听闻大学生变得无比廉价,但不想廉价至斯。这就是现实吗?年轻时把梦做得过于美丽,当梦醒之时,剩下的,只能是大哭一场。

伴随着这种对自身未来的无比惊恐,我退出了《蚁族》的采写小组。我需要一点时间来反思自身,重新定位自己,重新规划自己的未来。我曾经迷恋于托夫勒和奈斯比特的预言,伴随着后工业社会的来临,知识经济受到重视,中产阶级成为这个社会的主宰。今天的大学生们,即是明天的“社会栋梁、国民表率”。不过,还在前现代化道路上狂奔突进的中国,显然还无法避免原始积累时期的诸多缺失。国家倾力培养的“天之骄子”们,却在国家最需要的时候被闲置、遗忘,这不能不说是我们的教育体制、甚至整个社会资源的配置体系的失败。

一边是校园里的优越、浮躁,一边是现实的真实、残酷,我在当头棒喝中惊醒,却又无可奈何。

《蚁族》出版了,“蚁族”一词流行起来,唐家岭走到了聚光灯前。有的人捧书痛哭:“写得太真实了”。有政协委员亲往考察,在目睹这里的生活后潸然落泪……“蚁族”,这个被建构起来的群体,在媒体和公众的一齐参与下,完成了对社会决策的驱动:唐家岭要被改造了。

政策雷厉风行,许多当地的居民却开始叫苦不迭。查看新闻,看到许多“大唐”居民被迫搬家的照片,我无限感慨:那个每月300元房租即可入住的“大唐”已经一去不返了,这座昂贵的城市或许容不得太多廉价的青春。

“蚁族”一词的得来其实纯属巧合。它直接取自一本叫《蚁呓》的书。这是一本包装精美的书,更像是一则寓言,它的语言很优美,第一句是:“我是一只蚂蚁,你看不见我,并非我的世界一片黑暗,只是因为我小得难以进入你的视线。”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