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2年01月20日
星期四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超级社区”案例讲述人于何:有温度的社区社交平台,农村和城市结合的纽带
时间:2019-01-28 20:15:56  来源:城市化杂志 

4fe9927c26faabade4065c46ccb02760.jpg

  我今天要为大家分享我们的超级社区平台,首先介绍一下项目的背景。很多老师从经济方面讲了城市化的问题,我就从另外一个方面,从人的内心情感需求方面来讲吧。

  随着城市化进程,越来越多的人从农村来到城市,一代一代城市移民在城市逐渐沉淀下来。但我们发现他们对生活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一方面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提高。随着经济水平迅速提升,城市居民在城市逐渐安定,许多人在城市组建家庭后,不再满足于吃饱就行,会关注农产品的安全问题,比如农产品的品质会不会影响下一代健康成长。另外一方面,高楼大厦、钢铁丛林也取代了胡同、里弄。在冷漠社区里面,即便跟我们住了很多年的邻居,我们甚至叫不出他的名字,我们只是点头之交。

  在这样的环境下,其实每个城市居民都有强烈的情感需求。谁不希望身边有随时可以交流、可以互相帮助的近邻?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身边有可以玩到一起的伙伴?从根本上讲,城市居民生活状态依旧是分离和松散的,这是中国城市的城市病。

  城市化也给中国农村带来致命影响。很多人说农村正在消亡,年轻人都去城里,留下来的都是留守儿童留守老人。我们看到农村电商在2015年呈现出爆发式的发展,但是农村最后发展要靠农村出产农产品,要保证种出来的产品卖得掉,保证农民有利润。光靠政府是做不到的,光靠企业也是做不到的。我本身是学计算机的,一直从事互联网行业,我认为现在要想解决农村和城市之间的问题,只能通过互联网。

  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进城,现在是解决“三农”问题的两个重要维度,单单靠工业品输入是无法解决农民生活水平的。比如说现在的村淘,在两万个行政村有网点,也是年轻人返乡后办的网点,他们希望把东西卖到农村。但农民收入本身没有得到提高,所以这方面单靠工业品的单向输入无法提高农民生活水平。只有完成农产品完整闭环,才可以让农民真正增收,他们才有能力购买更多工业品,包括农资和其他城市产品。

  在这样的环境下,面对这些城乡需求,我们创办了“超级社区”项目。自2015年6月创办超级社区项目,到现在有三年半了,超级社区是基于社区的社交化平台,帮助城市本地人为社区提供本地化服务,同时也为超级社区社长提供创业平台。

  基于社区的社交化平台,消除农村和城市结合的痛点

  首先,我们在全国范围内开放社区和创业者招募,把负责一个社区的创业者叫社长。社长和社区必须有很紧密的连接关系,比如说,他是社区的业主或者在社区周边店做了很多年的店长,我们在审核他的身份和资源之后,会授予他在平台上的社区管理经营权,这是在互联网平台上有一个管理权。然后,我们对审核通过的社长进行培训,有专业人员来指导他们,如何建立和运营社区社群。具体来说,就是建立这个小区的小区群,而且我们会教他怎么建立社群、怎么引导人进来。其实,我们发现这是非常简单的,迅速就能够拉起几百人的小区群,因为他本身是这个地方的业主。另外会教他开展社区各种各样的活动,这些活动会帮助他和邻居们处理好关系。

  通过平台组建社区社群,以社区服务和活动为纽带,形成一个出入相友、守望相助、有温度的社区文化。如今我们已经在全国两百多个城市招收了1600多个社长,这意味着在1600多个社区拥有我们的渠道和一个社区的通行证。这几年,我们全国各地的社长组织了大大小小的社区活动,接近两万多次,其中成规模的活动接近两千场。社长的活动更广泛地和周边商家合作,既节省成本,又带动了周边商圈的交易。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在山东烟台银海熙岸发起了百家宴的活动,百家百户各自在自己家炒两个菜参加这个百家宴,自己表演节目,同时也在这里推广我们的平台。

  社长通过各种各样活动拉近了邻里关系,有社长和我们反馈,做超级社区之前只认识一两个邻居,但现在认识上百个邻居,而且关系得到很大改善。超级社区对社长的定位并不只是在朋友圈卖点东西的小商小贩,而是社区活动的组织者、社区消费的风向标,甚至是社区文化的引领者。

  当然,这些信用体系建立之后,我们才开始进行下一步布局,怎么消除农村和城市结合的痛点。这时候通过社区渠道开展社区团购,社区团购是一种通过组织社区居民,一起购买的方式,由社区社长组织购买,社区居民购买后自提或者社长送货上门。我们通过社长进行有组织的消费,可有效节省中间的物流成本。我们知道拼多多、美团,参与团购的人来自天南海北,这需要一单一单快递,而社区可以统一采购统一配送,通过这个方式节省中间的成本。

  我们可以组织从原产地发货解决不信任问题。比如,烟台组织的“网红瓜”的团购,第一次18个社区团够了4000多斤,第二次12个社区又团购了4000斤。社长采集到社区需求信息和需求节奏,由大区进行直采,从瓜棚直接运到各个社区驿站,社长最后组织用户自提。这是非农社区的生活驿站,未来每个社区都有非农社区驿站,团购的商品会送到驿站,邻居民自提非常方便。

  打造客户定制生态平台

  超级社区还会打造一个客户定制生态平台,我们不是先找农产品再找销售渠道,这样可能会砸到自己手上,还会对农民产生困扰。我们现在做的是先从城市社区中寻找需求,超级社区会通过城市里各个社区的社长,把社区内的消费需求组织起来,然后再去农村让农民们根据需求进行定制化生产。比如说,你现在想要青瓜、黄瓜,调研之后再去农村找产品。

  今年,我们做了一个非常有趣的尝试。我们在云南发现了一个很好的茶山,经过我们调查山里的茶叶低至几元钱一斤,即便摘了也没有销售渠道,所以农民宁愿烂在地里也不愿意摘。而城市里买不到好茶,也担心有没有农药残留等问题。但我们怎么对接?我们把城市和茶农对接起来,通过超级社区以城里人4000元包下一分地20年,然后类似合作社茶业管理公司,按照户主——购买这个地的城里人要求,种植和加工茶叶,每年只要两三百元的管理费,一分地收集十斤茶叶,不但价格低而且品质好,对茶农来说,不用担心自己销售,种茶还可以获得每月三千元的收入。对城里消费者来说自己地出的茶叶更加放心,茶农没有理由为地里面的作物去施农药化肥,去施催芽剂,真正实现他们的双赢。

  我们启动的项目不到一个星期时间就销售400亩的茶山,这也是因为我们社区渠道非常广阔,有这么多社长推广寻找城市的需求。

  经过几年发展,超级社区发展了农产品、茶、米、酒等来自原产地可以溯源的品类,虽然平台上成功开发的垂直产品品类还不是很多,但是我相信随着我们社区影响扩大,消费组织模式的逐步深化,还有物流链产业链的完善,超级社区的规模会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多,超级社区必将会影响未来生活的方方面面。

  中国城市化国际峰会主持人、城市化委员会副主任李津逵小结:

  谈到振兴乡村,我们经常会思考:城市和乡村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农民怎么样才能敢卖东西并且卖出价钱来,不用担心卖难,不用担心最后积压在地里……“超级社区”CEO于何分享的农村(原产地)电商的社区级城市解决方案,通过社区活动密切城市里人与人的关系,解决不信任的问题,同时由客户定制、农民来生产,有助于消除农村和城市结合的痛点。

关于更多“超级社区”案例讲述人于何:有温度的社区社交平台,农村和城市结合的纽带 的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