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传播城市化专业知识为己任
2024年05月27日
星期一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雾霾曾让多国付惨重代价
时间:2017-01-13 08:46:35  来源:经济参考报 

    今天,雾霾已是全球公害之一。雾霾袭来之际,无论生活在何处,都会感同身受——眼前灰蒙蒙的一片,呼吸不畅、心情阴郁,由其带来的危害防不胜防。可以说,雾霾已大大影响了你我他的生活质量,与全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相悖。所幸的是,各国对此高度重视,而全球治理的思路正浮出水面——

  雾霾已是全球性难题

  世界卫生组织(WHO)2016年5月12日公布了有关世界主要城市大气环境的统计结果。WHO指出,全球一些城市的大气污染正快速恶化,达到了“灾难”水平,尤其是中低收入国家和地区。

  目前,世界卫生组织针对PM2.5设定的环境标准值是每立方米大气年平均10微克,PM10为每立方米大气年平均20微克。在对全球103个国家和地区共3000多个城市的PM2.5和PM10数据进行分析后,世卫组织认为,达标城市的人口仅占样本总人口的16%。

  报告还显示,全球空气质量最好的十大城市集中在欧美,而全球PM2.5最高的10个城市集中在亚洲和中东地区。即便在较富裕国家中,不达标的城市也占56%。

  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雾霾在全球大城市中最为糟糕,PM2.5数值有时接近1000。过去三年里,新德里房价甚至下跌了21.7%。孟买、开罗等城市的空气污染超标也高达5倍。

  蒙古国的空气污染也十分严重,由于超负荷工作的发电厂向空气中喷吐滚滚烟尘,首都乌兰巴托一处棚户区的PM2.5水平在2016年12月16日一度升至每立方米1985微克。为了鼓励居民使用电热器取暖降低污染,蒙古国政府2016年12月23日表示,2017年1月1日起将不再征收夜间电费。

  发达国家中也能听到雾霾警报之声。据德国媒体报道,2016年12月29日,西班牙启动首例机动车限行。马德里当局当天向市民发出空气重度污染的预警。马德里市将雾霾预警调至第二高的级别,即三级预警,并决定启动机动车单双号限行措施。马德里市有320万人口,约180万辆机动车,时常被恶劣的空气质量困扰。

  2016年11月底开始,法国巴黎出现了“10年来最严重的空气污染”,雾霾在12月内三袭巴黎,政府决定在巴黎及其周边地区采取机动车单双号限行、限速等紧急措施。历史上,巴黎仅在1997年10月、2014年3月、2015年3月和2016年12月初动用过“限号出行”的手段。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通过高解析度全球空气品质指标卫星地图,追踪了过去10年全世界不同地区195个城市的空气污染趋势。从NASA用2005年至2014年数据制作发布的全球雾霾分布图中可以看到,美国和欧洲的情况相对较好,而亚洲多国遭雾霾笼罩令人震惊。

  戳中经济增长的痛点

  国际社会已开始关注雾霾。但是,全球经济增长仍然很慢,发展中经济体增速也未止跌回升,治理空气污染会不会影响经济增长?

  长期以来,先污染后治理似乎成为一些发展中经济体的不二选择,雾霾的存在,也好像有了十分合理的诠释。不能牺牲经济增长速度,不能牺牲落后产业,成为放慢治理脚步最有说服力的理由。那么,空气污染和经济增长究竟有什么关系?要治理雾霾是不是必然会影响到经济增长,意味着经济增长必然放慢?

  有观点认为,一个深受雾霾影响的经济体,光从宏观上进行经济速度控制,会造成经济增速大幅放缓,而要从微观上控制,涉及大大小小的地方利益、部门利益以及机构利益,相关实施成本很可能会迅速上升,短期内实行起来困难。

  但是,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曾在2015年一次会议上表达了完全不同的观点。他认为,人们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误区,比如在讲到雾霾问题时,认为雾霾严重的原因是经济增长快,放慢经济增速可以换取环境改善。林毅夫说:“不能说经济增长的速度跟环境没关系,但这不是根本问题。环境污染跟发展结构有关系。”林毅夫说,在老牌工业化国家,如英国、德国、美国,当他们处于我们这个发展阶段的时候环境也很差。新工业化国家,如日本、韩国,在这个发展阶段的时候环境也很差,因为这是产业结构造成的。在他看来,“我们还有一个不利的因素,能源结构以煤炭为主,再加上地方监管不力,这三个因素叠加导致环境恶化”。

  事实上,回顾发达国家的历程,可以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经济增长和空气污染以及雾霾的产生有一定关系,但并非绝对而唯一的正相关关系。

  在1955年以后的10年里,日本经济平均增长率达到9.2%。在此期间日本的火力发电、石油石化和钢铁等重污染产业,都是作为引领其他产业起飞的战略性产业。日本对石油化工、电子、汽车等大量投资,促使各项经济指标均超过战前水平。

  在雾霾的治理过程中,到上世纪60年代末,日本淘汰了约30%的传统工业,新技术、新产业带动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1960年到1971年经济结构调整的十年间,日本经济平均增长率也超过了10%。日本是能源进口国,日本从上世纪50年代起,利用廉价而充足的进口原油调整能源结构,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从50%下降到25%,对空气污染的治理起到了积极作用。

  美国整体经济增长率在上世纪40年代初达到15%以上,但在洛杉矶爆发光化学烟雾事件的岁月里,1952年和1955年美国经济增长速度仅为3.8%和7.1%。再观察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能源结构,煤炭高达50.4%,石油与天然气占43.8%,水电和核能仅占3.8%。

  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美国采煤、有色金属和钢铁业等传统产业进入需求下降、增长缓慢的阶段。到了70年代,科技革命处于突破阶段,带动了美国经济增长。由于石油作为能源来说,比煤炭具有许多优点,从50年代初到70年代的大约20年中,石油与天然气在美国能源中的比例迅速上升,到1970年达到76%,煤炭的比例降到26%。2015年,美国能源消费总量中石油占36%,天然气占29%,煤炭占16%,核能9%,各类可再生能源占10%。

  英国的烟雾事件和经济增长水平之间的关系,也不是十分密切。从1952年英国伦敦烟雾事件发生后,1956年、1957年和1962这几年英国经济速度都在2%以下,严重的烟雾事件也在这些年份中再次发生。事实上,英国经济当时处于衰落之中,一直没有摆脱“英国病”的魔咒,整体经济增速并不快。到了2014年,英国能源消费中,石油和天然气消费占比均为34.4%,煤炭消费仅为16.6%。

  镜鉴他国成功策略

  把目光投向一些曾经战胜过大气污染的国家,关注这些经济体在空气污染方面走过的历程。从它们的成功案例看,经过努力,霾消雾散终有时。

  在发达国家上百年的工业化历程中,曾不断出现大气污染问题。据统计,在英国伦敦烟雾事件、美国洛杉矶烟雾事件、比利时马斯河谷烟雾事件、美国多诺拉烟雾事件等世界八大污染事件中,有五个事件是工业烟气、汽车尾气等排放引起的空气污染,另外三个事件也都是区域工业化高速发展导致的后果。

  英国是世界上最早实现工业化的国家,也是最早遇到环境污染事件的国家。

  导致1952年伦敦烟雾事件的直接原因,是燃煤产生的二氧化硫和粉尘污染,间接原因是始于当年12月4日逆温层造成的大气污染物蓄积。这是比较典型的由于燃煤废气和天气因素共同造成的环境灾害。此后的1956年、1957年和1962年,英国又连续发生了多达12次严重的烟雾事件。直到1965年后,有毒烟雾才从伦敦销声匿迹。

  在治理方面,英国先后推出《清洁空气法案》、《空气污染控制法案》等,大力推动天然气取代煤炭,淘汰落后产业。到上世纪80年代,英国人又和汽车尾气展开了控制排放的攻坚战。对于工业污染,英国政府通过迫使企业承担排污造成的社会成本,刺激企业减少排污,研发环保技术。

  上世纪40年代初,美国洛杉矶曾饱受光化学烟雾困扰。这种烟雾由汽车尾气和工业设施排放气体混合形成。

  1952年和1955年,洛杉矶又发生光化学烟雾事件。上世纪60年代末,出现了催化式排气净化器,解决了汽油燃烧不完全的问题。10多年后,洛杉矶所有汽车基本全部安装了净化器。此举是洛杉矶成功治理空气污染的重要步骤。此外,洛杉矶还推广更高的燃油效率标准、使用清洁发动机等。技术进步、政策严格,让洛杉矶的空气污染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解决。洛杉矶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目前汽车尾气中的污染物只有30多年前的1%。

  日本进行雾霾治理,是在付出惨重代价后启动的。

  上世纪20年代,日本经济高速发展,钢铁业和采矿业带来滚滚烟尘。

  二战后日本谋划经济复兴,再次优先发展重化工业,以煤炭为主要能源。上世纪50年代,日本多地黑烟蔽日。然而,当时的日本民众甚至连大气污染的概念都未曾形成。四日市哮喘事件就发生在这个时期,当地建了一家石化工厂,因吸入含有硫化物的废气而导致呼吸疾病的居民,在1964年达到人口总数的3%。

  上世纪50年代开始,日本各地居民要求行政部门关注大气污染,四日市扩大石企业化规模的计划也被迫放弃。在民众的反对遍及全国后,日本政府才正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在之后的50年时间中,日本一直致力于控制两大污染源——固定发生源工厂和移动发生源汽车。

  此外,上世纪60年代,因污染加剧,德国对环保问题日益重视,在法律及管理条例中就工业设施排放、燃料中铅含量、大型燃烧设备排放等做出具体规定。一系列措施出台后,大量工业企业不得不安装烟气洗涤设备,对燃料进行脱硫处理……几十年间,德国空气质量明显改善。

  法律约束与市场机制并重

  空气污染治理是一项大工程,涉及各方利益。从各国治理空气污染的历程来看,痛下治理决心后,需要采取各种政策措施,兼顾方方面面。

  在治理过程中,各国都十分重视制定相关法律措施,制定严格统一的环境标准。伦敦烟雾事件令英国人痛下决心,开始整顿空气污染,并催生出世界上第一部空气污染防治法案《清洁空气法》(1956年)。2007年,英国政府在《环境空气质量战略》中又对PM2.5进行了硬性约束。

  为降低建筑能耗和污染,法国出台了新版的《建筑节能法规》,从2013年1月起,对所有新申请的建筑必须符合年耗能的限制进行大幅了调整。20世纪50年代,美国接连发生了多诺拉烟雾事件、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等。此后,美国联邦政府相继制定了《空气污染控制法》、《清洁空气法》、《机动车空气污染控制法》,通过法律约束来解决大气环境污染问题。美国政府还根据情况不断修订上述法律,逐步提升控制标准。

  此外,很多国家建立了明晰的空气质量国家战略,制定可操作、可监控的空气达标计划。美国各州都有自己的空气达标计划。如果未能有效执行计划,环保署将采取强制性措施,确保达到空气质量标准。

  很多经济体的政府还利用市场机制,如税收手段,调节能源消耗,降低污染。为了确保从化石燃料转向可再生能源和其他低碳能源,需要一整套全面政策,包括碳定价和监管、用地决策、公共部门的采购及支持研究和开发工作等。有分析指出,可以通过许多方式确定碳价,例如征收排放直接税,实行可转让排放许可证制度(限定碳排放总量),或向低碳能源提供某种补贴。

  大力推广使用新能源,促进能源节约,向污染低的产业结构转型,减少对化石能源,尤其是煤炭的依赖,也十分重要。世界卫生组织呼吁各国认识到大气污染这一严重的公共安全问题,并采取相应的行动。世界卫生组织表示,使用更多的太阳能和风能以及优化公共交通的通达性,可以帮助解决污染问题。

  据国际能源署预测,到2060年,光伏发电厂和太阳能热电站可满足全球大部分电力需求,到2070年,争取实现全球经济基本脱碳,达到零净排放。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依靠以下三大支柱:一是更有效地利用能源(降低单位能耗),二是无碳发电,三是车辆电气化以及建筑物使用清洁电能。国际能源署称,可以通过以下一些方式实现零碳或低碳能源目标:可再生能源(风能和太阳能),地热,水力发电,核能,碳捕获和储存,海洋能源,先进的生物燃料等。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城市化网版权所有:北京地球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service@ciudsrc.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