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4第九期 >> 党国英:二元体制如何使劳动资源受损

e29195eaac6df67b711b4922caa1fc74.jpg

党国英: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宏观室室主任;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专家委员。

  城乡二元体制的特点,一是市场不统一,特别是要素市场不统一;二是基本公共服务不均衡,公共财政不能覆盖到全社会,农村地区的公共品供应严重不足;三是社会治理方式不统一。这种体制对经济效率、社会平等以及社会稳定都形成伤害。这里先谈对劳动要素使用的效率的伤害。

  经济学通常用帕累托最优状态表示效率最佳,具体包括生产者和消费者同时实现利益最大化,社会边际成本(投入)与社会边际效用(报酬)相等,包含对外部成本(效益)内部化的要求。这里在讨论城乡一体化时使用的效率概念,主要是指全社会生产者所利用的要素(特别是土地、劳动)得到合理利用,即边际报酬相等。

  在二元体制下,劳动资源配置调整的根本特点,是城市比农村更缺乏廉价劳动力,其表现是城市的年平均工资水平高于农业领域的年均劳动报酬。学术界对于两者的差距有不同估计,但对这种差距的存在均无疑义。即使将城乡劳动力换算为“标准劳动力”,其在城乡之间的报酬也是不同的。按我所研究人员未发表的研究报告,此项差距在2.2倍左右(按国家统计局的资料,差距还要大些)。如果这种差距是偶然发生,可认为与经济体制无关,但这种差距多年持续存在,则一定与体制有关。在理论上概略地说,“标准劳动力”在城乡之间的输入差距乘以一个总数,便是因二元体制产生的劳动资源配置的效率损失总量,其中个要扣除城市工资水平因竞争而产生的下降因素。笔者估计,这个数值可占到10%左右。

  在目前已经有2亿农村劳动力转移到非农部门的基础上,农村的隐形失业率仍然接近50%,考虑到中国农业技术提升的潜力,这个数字还要更大一些。隐形失业意味着农民的劳动时间短。粗略估计,中国种粮农民的总的工作日和城市部门职工的加班的时间一样。调查可以发现,农民群体内部的收入高低与农民的劳动时间成正比。在华北平原,如果一户农民种植10亩大田作物,一年2季,每年的劳动时间在现有技术条件下不到2个月。他们的收入总量不多,但每个劳动日的报酬和城市体力劳动的报酬差不多,甚至还要略高一些。劳动时间长的主要是养殖农户以及从事蔬菜、水果生产和其他经济作物的农户,他们的收入自然会高出种粮农民许多。种植经济作物的农户和养殖户的收入高,也是因为他们每年的有效工作日比一般农户要长许多。按这个分析,要让农民致富,就必须让农民增加劳动时间,接近充分就业,而城市化是实现这个目标的根本途径。

  常说要农民通过“产业化”等办法增加收入,是一个很大的误解。从理论上说,只要劳动力市场有一定的自由度,只要产品市场有某种竞争性,同样技术含量的工作,其每个劳动日的工资单价不会差很多。为什么养殖业和经济作物生产的总收入很高,而农民不会一窝蜂地去搞?为什么有的地方的农民会拆掉自己的温室?是因为农民自己在核算日工资单价的多少。从我们的调查看,农业产业化水平越高,农民生产经营需要的工作时间越少。如果农民节约的劳动时间得不到利用,收入并不能增加;如果发生价格下跌的情形(高附加值农产品通常会由高转低),农民收入还会减少。只要所谓农业产业化领域的平均日工资单价不高过进城务工的工资单价,农民就可能去进城打工。在竞争的作用下,大农业领域不论是“产业化”还是“非产业化”经营,农民的工资单价不会有太大差别。凡是总收入高的农民都比较忙。要让农民收入增长,就必须让农民忙起来。但也不能瞎忙,不能在“自然经济系统”里忙,而要在“货币交换系统”里忙,否则不会增加货币收入。

  从我们的调查看,统计局发布的关于单位农产品生产中农民劳动时间投入数据,要高于我们自己的农户调查数据。以三种主要粮食生产为例,我们的数据是,每亩小麦、玉米和水稻的用工数量大略分别是4、6、7个工作日(依每个工作日8小时计),平均是5.7个工作日。统计局的数据要比我们的调查高出40%以上。实际上,随着技术的进步,单位农产品的活劳动投入减少的可能性还很大。连我们自己的数据都可能要高一些。即使按照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我们也可以看出,农民的有效工作日很有限。也就是说,在已经大量转移劳动力的基础上,农民的有效工作日仍然为充分就业工作日的一半。

  在大体自由的市场环境下,农村廉价劳动力源源不断地流向城市。这是中国资源配置效率得以提高的主要的、根本的源泉,也是中国经济成长的核心“秘密”。没有过去的城镇化,就没有今天的经济成就。就大国经济成长历史看,中国的城市化速度创造了新纪录。近十年左右,中国的城市化率每年大约提高1个百分点。这个速度超过了美国最快时期的城市化速度;它的城市化速度在最快时期城市化率每年大概提高0.5个百分点。我们比一些西方国家的经济发展速度快,直接原因是我们的城镇化步伐快。

  鉴于以上分析,我们要充分相信,城市化会让劳动效率提高,会增加劳动者的收入。这样一个简单道理,似乎在纸面上容易搞懂,实践中却会使一些朋友脑袋发晕。例如有人说,要给进城农民留条后路,留一块地,防止他们在城里过不下去,好回到农村去。其实,一个人如果在城里活不下去,在农村会更难活下去。因为靠小块土地劳动效率会很低,收入也自然也很低。至于残疾人的生活,要靠公共服务机制解决问题,而公共服务机制在城市会得到更好的运转,所以,他们更需要呆在城市。农村劳动者必须是一个社会的中产阶层或者更高,他们应该是职业农户。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