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9第三、四期 >> 袁崇法:城市化要在“化”上下功夫

792c0d466e62e88859cddc033683ec5c.jpg

袁崇法:

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专家顾问

国家发展改革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由于一些客观原因,做城市化质量评估非常困难。第一,指标来源不足。 第二,即便用国家统计局的指标,它也是变化的,特别是关于乡镇,每两三年要变一下,有些指标原来很好,突然之间就不用了。要做动态对比的话怎么做?每年,行政区域也在变化,城市数量也在变化。

  主观上的原因是我们对城市化的理解。到底什么是城市化?“人的城市化”是怎样的?按我的理解,城市化是整个社会的一个变化,不是说一部分人变成城市人,而是整个社会都在变,即便农民继续当农民,也是在变。农业、农村、农民都随着城市数量的增加、城市功能的调整在发生变化。实际上,从过去农耕为主的社会、城乡二元社会,变成以城市为中心的社会。农民的生活方式,乡村建设布局必须要符合城市化,这才是全面、完整的城市化。,如果认为城市人口达到多少,城市多少座,特别是城市户籍人口达到70%、80%才叫城市化,这样的理解有问题。

  我们要评价城市化质量很费劲、很困难,但现在指标体系终于出来了,还有亮点。我们现在是五大维度,人口、经济、生态、安全、公共服务,从这五个维度平行来看,已经淡化了经济,没有把经济放在指导一切的地位,把人的问题、生态、安全、公共服务等来同时衡量城市化质量。每个维度里面都在寻找跟人的关系,这应该说是我们一个特点。经济指标里面有人的收入问题、失业率,这也是特别强调的,而不是说经济发展、投资规模有多大,这在传统指标里面反而很多。生态环境里特别强调,人均绿地面积等。还有城市安全体系,每一个领域里面都有指标。公共服务里面包括医疗、社会组织、养老等。这个东西有假象,比如说万人拥有医疗机构床位数,北京很高吧,但是门槛不一样,不是针对所有老百姓。我觉得这个评估体系和《评估报告》应该发布,然后,在发布过程中根据反映再随时调整,如果追求完美,永远拿不出来。我建议,应该有意识地盯住一些指标做动态跟踪。

  我觉得评价可以更多地体现特色化,特色化的评价现在在中国最缺。比如说北京的服务业,北京有这样一个条件,那么多中央机关在这里,服务业怎么能低呢?如果我们认为第三产业越高、城市化水平越高,这也不一定,还是要通过特点体现出特色,然后把城市做一些分类,这对地方政府会更有指导意义。

  有一些指标也很好,比如公共支出在地方财政支出中的比重,这个不能低。因为有的地方财政很强,但支出很高,甚至还欠债。有的地方收入很高,但支出不高。这种理念在我国差别很大。我们这么做也是在引导地方。不管怎么样,公共支出、投资每年比重多大,增长速度怎么样,这些要有。包括财政支出里面对农村的公共服务这些也可以考虑。

  我们讲城市化要在“化”上下功夫,不仅要把城市作为一个点去考虑,还要评价城市对区域的拉动辐射。如果这个城市单独的指标不怎么样,但是它在区域中作用非常重要,社会治理、人均满意度等都向它看齐,是一个标杆性的城市,那就不能说这个城市的城市化质量不高。

  总的来说,这个评估体系不容易,很有亮点,也有点缺陷,不怨大家,因为客观上的原因大于我们主观上的原因,今后可以在发布过程中去完善。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