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城市化杂志 >> 2016第六期
从门票经济看城市管理短板
时间:2016-06-11 15:18:03    作者:顾晴


  在闹得沸沸扬扬的“天路费”画上句号一周的时间,让人们没想到的是,丽江古城再次上演“围城收费”。

  近年来,由门票经济带来的类似“围城收费”、“堵路收费”现象连连发生。在舆论的针锋相对中,今年4月凤凰古城宣布取消捆绑式一票制门票,草原天路收取门票仅仅22天宣布停止收费。对于景区设卡收费,各地政府理由基本一致:保护景区、环境改造、基础设施改善、服务提升等等,然而在收取门票后,结果也不尽相同,保护景区的目的没有达到,同时因游客骤减,景区不但正常运营受到影响,商家生意也旋即遭遇“滑铁卢”,地方旅游收益因此受损。

  由此,笔者联想到,我们许多城市近年来都有宏伟的城市理想。许多城市原来的人口基数并不大,但在城市规划中,往往号称要用多少年的时间人口翻番。在去年召开的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年会上,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巡视员、中国工程院院士郭仁忠表示:“全国新城新区规划人口达34亿,这是严重的失控。”

  国家发改委城市与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副主任乔润令曾经批评说:“城市的定位和目标都太离谱,好大喜功,建设国际大都市的口号泛滥。中国有655个城市提出来要走向世界。在200多个地级市中,有183个城市提出要建国际大都市。规划标准高,投资规模大。生态城、智慧城、科技城、现代城、国际一流、世界领先之类的口号,比比皆是。”

  由此可见,我们有不少城市的主管者追求的是外表光鲜、人口集聚的大城市,但事实表明,这既不切实际,也不符合城市发展规律,是拍脑袋决策、长官意志和好大喜功的典型表现。诸如丽江古城、凤凰古城、草原天路“围城收费”、“堵路收费”等现象,让我们看到的是这些城市管理者的“唯利是图”,他们嘴上喊的是“城市管理要以人为本”,但实际干的是“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打此处过,留下买路财。”的杀鸡取卵的短视行为。

  我们要建设宜居城市、以人为本的城市,但我们城市的规划理想与城市管理的实际、管理的水平、管理的质量为何南辕北辙?城市管理和建设的根本是为了人,但现实中往往目中无人,没有把人口红利发挥好。冷酷的现实是,很多城市往往把外来人口当做包袱、累赘,与原住民区别对待,于是出现了暂住证、居住证,以及社会保障等等各方面的不平等,一个城市中的人被人为地分成了三六九等,这与我们的城市管理者们宏伟的城市理想背道而驰。

  比如,根据当地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至2015年末,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常住人口分别为2170.5万人、2415.27万人、1350.11万人、1137.89万人,户籍人口分别是1345.2万人、1433.62万人、854.19万人、405万人,相差分别是825.3万人、981.65万人、495.92万人、732.89万人。再看看这些城市2015年的GDP,分别达到22968.6亿元、24964.99亿元、18100.41亿元、17502.99亿元,占据全国GDP“万亿俱乐部”成员的前四名。那么,这些城市的GDP应该是全体常住人口创造的,但提供公共服务的时候,外来常住人口往往被忽视掉。

  笔者认为,作为这个城市的一份子,他们居住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纳税在这里,理应享受城市最基本的公共服务,这样才能体现城市的公平、以人为本的城市理想,才能提升中国城市化的质量。也唯有这样,才能避免类似画地为牢、设卡收费这样短命的行政行为,我们的城市才会出现更多的宜居、人本,才会让人们感受到城市的美好。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