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9第七、八期 >> 张永青:让“以人为本”的城市化成为中国的亮点

77bb2c96c1b4cfdef6efbd410e734cbb.jpg

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南楼三科主任、主任医师

城市化委员会委员

  我与城市化确实有缘,因为我是学医的,之前就被邀请参加过雾霾对城市、对人体伤害有关话题的研讨会。

  这之后也跟城市化特别有缘,我经常阅读《城市化》杂志。因为我们学医的可以说知识比较局限,从上大学到现在从医30多年了,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在不断学习医学知识,因为知识在不断更新,以前上大学那些课本到现在能用的几乎很少,所以业务负担也比较重,平时接触社会化知识确实很少。但是我从城市化这本杂志上丰富多彩的内容中汲取了很多知识,也对城市化非常感兴趣。曾经《城市化》也约我写过一点这方面的文章,我真的没有想到咱们搞得这么有声有色,有这么重大的意义,我确实感受很深!海纳百川,一个专栏汇聚成《我的城市化》这本书,这本书的出版发行,既是“以人为本”城市化进程中的真实记录,也能为未来城市化的发展提供重要的参考价值。

  要谈城市化,我是在农村长大的,小时候就觉得在乡村里面能去一趟县城就相当不容易,因为当时公共交通不发达,家里经济拮据也没有多余的钱让家人去逛县城。县城里的高楼大厦、琳琅满目的各种商场、各种各样的宾馆饭店,还有影院剧院大书店,无论物质还是文化,县城都是农村孩子心驰神往的地方,县城优越如此,更不用说大城市了。我从小学到中学再上大学,然后入伍到北京,这个过程可以说是我个人的一个城市化过程。在这其中经历了很多事情,对我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童年时代经历可能要影响一生,包括我,因为从农村出来,对农村怀有特殊的情感。我现在对于农民患者进城来就医,包括农村打工的人来医院就医,我真心视他们如亲人一样。

  所以城市化对人生的发展也好,对一个社会进步也好,确实也是一个发展趋势,也是一个社会进步的标志。

  我接触到这些城市化人,不管是从底层还是到高层,从新兴的农民工:保姆、搬运工、快递小哥等等到企业公司高管,他们大部分人户口都在农村,人户分离,他们对城市做出了很多贡献,城市离不开他们。比方说在过春节回家团圆,城市缺保姆、快递员,缺最基层的搬运工,对城市里人的生活造成很大影响。从高层来讲,开公司办企业,他们这些人对城市贡献更不用说了。但由于户口不在生活工作的城市,他们生活、就业、医疗、入学由于户口的差异都面临许多实际困难,这些确实对他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尽管人户分离二元化管理有它的好处,在大的变动的时候他们还有一个生活的保障,有一个底线,有一个回归,但是在一般的情况下,这些人的生活是不方便的。医疗保险他们虽然在农村有新农合的保障,在当地就医可以报销70%—80%,如果是贫困人口甚至是百分之百报销。但是如果来城市,来北京,报销力度只有50%左右,农村医疗又不能满足他们医疗的需求,比方说得了大病,他们不可能在乡村县城就医,因为那里的医学水平不能够满足他们的医疗需求,因此他们的负担会很重。还有孩子的入学,有些人可以说是在北京,从小在北京打工,一直到生儿育女、孩子入学。他们入学问题,有一个积分落户政策,但是大部分人落不了,在升学的时候,比方说要考初中、高中,或者参加高考,他们明显跟城市这些孩子出现了差别,对这些孩子也是产生了一定的心理影响,对他们未来的人生规划肯定也有一定的影响。城市落户我觉得应该根据不同的需求、不同阶层来满足,这可能也是我们城市化需要考虑的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也是我们国家的社会公共保障问题、共享问题。推进城市化建设,建立以人为本的建设规划目标,以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以便他们更好的生活工作。

  从农村上学、考大学,然后再入职,户口落到北京,或者落到相应城市的人,我觉得这些都不存在影响,但是对我们每个人的人生却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我们在农村比方说我,如果考不了大学,我就到不了北京工作,我就不可能参加国际救援。中国国际救援队2001年4月27日由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总理授旗成立。2004年底发生印尼海啸,我们参加了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当时给我的感受非常深刻,我们到印尼之后做了大量工作,但是当地很多国际救援队看到黄皮肤的我们,他就问,你们是日本的、新加坡的吧?我们真的心里很不好受,我们中国也是泱泱大国,但我们国家在国际救援舞台上影响力很薄弱。通过我们救援队的共同努力,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肯定和认可,受到印尼官方和印尼民众的好评,彰显了大国的形象,尤其是华人华侨的印象特别深,他们觉得有我们中国的人参加救援,扬眉吐气。从那次救援之后,我们国家就对救援特别重视,再加上2008年5·12大地震,国家投入力度比较大。2009年中国国际救援队通过联合国的国际重型救援队认证,成为全世界第12支国际重型救援队,发展相当快。但是我们出去救援,没有人知道我叫张永青,我是武警总医院的,我是北京来的,没有人问你,我们穿着制服,就是“中国China”,他们只知道你是来自中国,我们确实为我们国家做了一些贡献。

  后来我们才知道参加大型国际救援不仅仅是去救援,而且是我们国家形象的展现,对我们国家外交政策也有很大的影响。通过国际救援,我们跟许多国家关系更友好了。

  的确,如果没有我本人的城市化,我可能就经历不了这么多事情,也做不了太多对国家有益的事情,所以城市化不管对社会还是对个人,确实有很大的影响。城市化是农村现代化的需求,是工业化的需求。我们毕竟农村人口非常多,在城市化过程当中,也得有中国的特色,让农村户口搬迁的问题,让他们住楼房的问题,要因地制宜,山上农民搬到山下平原地区,他们生活不适应,因为他们世世代代就是在山里生活,他们有他们的生活方式、幸福感,你让他搬到平原地区他不适应,政府给他安排工作他不会做,他也不愿意,有很多这样的农民又返回了他们世世代代生活的山里。所以我觉得搬迁不能强求,在城市化进程中确实也是存在很多问题,需要我们国家各方面政策或者是我们需要一些调研,看看怎么才适合我们中国,更好地把城市化做好,更好地把以人为本的城市化成为咱们中国的亮点。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