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9第七、八期 >> 吴文媛:中国经历了世界上最平稳、最和谐的城市化历程

8a3547ca317d1369881efd8f55f5eb0a.jpg

城市化委员会城市可持续发展专业委员会专家顾问

深圳市雅克兰德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

  城市化是一个非常耳熟能详的话题,而且中国很幸运,因为中国经历了世界上最平稳、最和谐的城市化历程。就世界范围来看,所有的国家在工业化、城市化过程中,都伴随的是社会融合性。例如,当年就有一个德国青年被他父亲派到英国管理家族的商场。他因为爱上了一个纺织女工,所以接触到了英国最底层工人阶级生活,他为此写了一本书叫《英国工人阶级社会现状》,他和另外一个德国青年写了另一本书,就是《资本论》,他就是恩格斯。他经历了整个英国社会工业化和城市化中的历程,见证了社会被加剧的过程。

  美国在工业化过程中发生了“五一”工人大罢工,使得“五一劳动节”由此而来,法国在城市化进程中有一个很有名的典型故事,就是奥斯曼计划,也就是城市更新计划。奥斯曼不是巴黎的规划局长,也不是建设局长,而是法国警察局长。我们知道,在城市化推进的过程中是什么样的力量推动社会的改变。

  奥斯曼计划就是要拆掉城市里脏乱差的贫民窟和弯曲不直的街道,修建笔直的花园大道,建立花园小区,配套公共设施,让整个城市生活品质上一个台阶,这些词我们可能都很熟悉。但是当时要由一个警察局长来推动城市的更新,而我们知道城市的底层和游民诗人和左派在街道里面垒起堡垒,跟政府对抗,抵抗拆迁。

  所以从整个全球来看城市化过程,伴随的都是社会巨大的动荡、撕裂的过程,中国非常幸运,我们的城市化三四十年来是相对平静的,我们知道的一些故事都好像不准,因为我们的素质让我们很乐观,我们的城市化率达到了多少,我们城市化土地建设面积新增了多少,这是我们掌握的评估城市化标准。我自己有一个想法,就是这种平静后面中国有什么理由,人类走过的路我们需要走,就是人类有过的体验我们不需要体验。

  所以我相信在这些数字里和图表的背后遮蔽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最重要的一部分是个体在城市化里面的故事和体验,前面我讲到恩格斯和马克思他们认识到资本的学习,认识到在工业化和城市化中工人阶级该如何成为一个社会可以发声的力量,他们是从自己的体验出发,去理解,尤其恩格斯是因为恋爱,因为一种很本真的人类情感开始启发了他对社会的认知。

  所以我觉得跟城市化委员会一起来做这样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已经被忽视掉或者被遮蔽掉的个体体验,能够以口述史的方式,参与到记录城市化应该有的记载里面,成为评估和表达城市化的一个方面。

  非常感谢城市化委员会做这个工作,我们在整个城市化非常乐观的主基调下面,《我的城市化》其实是非常沉重的一本书,这个工作的过程也让我们不断地刷新我们的认知,其实原来建议,我们在文章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可以统计数据,可以知道什么人、什么方式,他们什么样的条件能够更好地融入城市,但是最后这个故事淹没了我们,个体城市化所呈现出来的多样性,我们社会的温暖和悲剧,同样是海量的。

  如何评价我们现有的城市化呢?好像从数据上来说它会走向一个阶段,城市化会停止,从数据上来看它会被放缓,它会停止,它会走过一个阶段,甚至还有人说还会有逆城市化出现。但是实际上我们所看到的城市化进展它进入了一个深化的阶层,近期,深圳发生了一个事件,深圳有一个城中村,是关内最大的城中村,叫白石洲,这个地方原住民有1800户,大概8000人的原住民。但是这个地方租住了多少租户呢?15万人。现在拆迁突然被提速,6月份开始通知他们,8月25日以前要全部清理出去,这里面暴露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呢?学生怎么办?这些孩子怎么办?深圳有一个规定,要求区内具备入学申请学位的条件是有一年的租赁合同,是不是比北京还宽松一点,就是我要搬家到这个区,我有一年以上租住时间就可以在本地申请公立小学。但是,对于居住在白石洲的人来说,已经来不及了,马上要开学,8月25日到9月1日这之间没有时间让孩子再找学校。

  几万个家庭立时陷入了一种焦虑,孩子还能不能入学?孩子即便现在按照政府安置的学校来读书的话,家庭要搬到哪里去?可能未来孩子上学的路有25公里,我们做过一个统计,我们组织了志愿者统计这些住户,按照现在的租金水平,他们可能分散到哪个区,他在那个区的学位情况可能比这里更紧张。他们的孩子可能要走15公里、25公里才能上学,还能不能上学?还有没有校车愿意到这么远的地方去接?我们大概不完整统计有3000个孩子直接受到这样的影响,我们想象一下,通常大家都有一个基本的认知,未来人生很长,我们德行、精神状态会受童年遭遇的影响。我们会把这3000个孩子童年在家庭里面得到的温暖、互助、焦虑一并带入社会,他可能是未来在你老年的时候照顾你的护士,他可能是我们中间的一个官员,他也可能是拆迁大队的队长。我们想象一下,我们这一次行动可能影响着未来,我们要花多少代价去修复这样一个社会。

  所以《我的城市化》故事,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本书可以在几十年以后再追踪一下这些人他们在城市化里面的际遇,他们所做的事和他们能够抵达社会的阶层,可能从那个时候我们再回看会发现今天的城市化对于一个人的人生是多么大的影响,每一个人的故事都反过来影响着我们的城市化和整个社会进展。

  同时,我建议我们是不是可以把留守儿童做一个专刊,甚至把在城市犯罪进入监狱的人做一期故事,来了解一下城市给了这些人什么,给予他们的是什么,比如像我自己在序篇里面说的这些城市对于那些刚刚进入城市的人也许是天堂,也许是地狱。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