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9第七、八期 >> 王秉忱:振兴农村 城乡兼顾

b8314a7d5f5ce4c0520c83feaae56f70.jpg

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副主任

国务院资深参事

  首先很高兴看到《我的城市化》这本书出版,这是城市化委员会贯彻“以人为本”理念的一个成就。人的城市化应该是城市化研究的重要内容,我觉得这本书从方方面面反映了这个问题,这也是很好的范例、多种范例,应给予充分肯定,也是我们很大的一个贡献。

  另外,我已经87岁了,饱经沧桑,我1932年生,经历了国民党统治时期,1948年投奔到解放区,然后进入新社会。对于城市化我的体会是很深的,但是我很幸运,因为我一直没有离开城市,但我的根儿也是农村的,因为我的祖父带着我的父亲从河北武清闯关东,第一站到了辽宁黑山农村,我叔叔这一支还在农村,把他评为贫农。为什么我能够脱离开农村呢?因为我父亲后来学会计,参加了东北军,到了吉林,我家就落在长春,我就生在长春,一直没有离开城市,后来进入首都。

  为什么要振兴农村?我们建国、革命取得成功是靠农村包围城市,靠广大农民做突出的贡献,我觉得现在农村空心化、留守儿童、留守老人是最可怜的!我曾经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去过延安,那时候延安负责人跟我们诉苦,那时候延安老区是很苦的,很多老区都是农村非常苦,所以要振兴农村。我年初的时候写了一本书《许水寄苍生》,第一篇是家庭背景,第二篇是学习历程,第三篇是工作历程。因为我写了家庭背景,我能够早早离开农村,进入城市是我的幸运,但是我不能忘本,我觉得应该振兴农村,应该城乡兼顾。我作为国务院参事,帮助总理调研我国的水资源与水环境问题,包括城乡居民饮水问题、健康饮水问题,还有城乡地下热水开发利用,解决农村能源结构调整和城市能源结构调整,治理雾霾问题等等,我都是不忘农村。我曾经跟温家宝总理汇报情况的时候介绍,中国城乡居民有近四亿人饮水不安全,很多都是农村。

  现在,我对北京的发展有异议,我是1984年从长春来到北京。那时候北京秩序、环境各方面都还是非常好的,但是我觉得现在越来越乱了,现在北京有一多半人口是外来的人口,而且现在我们已经放开了,北京城市居住证很容易拿到,现在有这个政策了,户口现在有积分制等等,越来越容易进入北京了。对北京现在发展,我很焦虑,难以理解,我认为这样发展下去摊大饼越摊越大,六环就已经进入河北了,将来还要摊多大?我们人口就这么无限制地发展?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