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9第七、八期 >> 秦佑国:城市化不仅是农民进城,还包括乡村振兴

4b7a872c2d66be46fa5a17589213b8e7.jpg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原院长

  我们目前谈城市化的时候要转变一些思路。因为之前谈城市化、包括《我的城市化》这本书,都把焦点放在农民工进城,然后如何融入城市、城市户口、小孩上学、居住等问题上。

  从人类文明发展来看,农村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经济,城市是一个政权所在和商品交易的地方,这就有一个交通的问题,所以就有了路。例如,丝绸之路从秦汉就有了,丝绸之路上的蚕谁养的?肯定来自于中国,发端于中国。蚕农种桑叶养的蚕他吃了吗?消耗了吗?他穿了绫罗绸缎吗?他们不吃、不穿,我们称他为蚕农,他们养蚕出产的丝绸却成为国际贸易的货物。我们在这基础上就可以想一想,这样的农村难道仅仅是自给自足吗?(编者注:秦佑国教授为此撰写了《蚕种场的随想——城市化的一种模式》一文,刊于本期《城市化》杂志第70页)

  从这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城市化难道都是农民进城去做城里工作就叫城市化吗?现代技术的引进,改进传统的农业,尤其是现代农业它本来就不是自给自足,它就是全球贸易中的一环,这就是我提出的城市化可不可以在当今进行振兴乡村呢?城市技术、资金都是可以下乡的,其实前两年就已经开始了“建设特色小镇”。这些东西不是为农村的人服务的,而是为城里人服务的。这两年李克强总理又提出要动员复转军人、知识分子、专业人员,还有城市的资金下乡。

  英国金融时报在2008年就写过一篇文章,说中国户口制度、城乡二元化使得中国避免了大规模贫民窟问题。因为农民们的根还在农村,所以在2008年发生经济危机的时候,珠江三角洲对外加工的很多企业倒闭了,农民工失业了,但他们还可以回到村里那一小块土地上。可以想象,那时候在珠江三角洲打工的上千万的农民工失去了家园土地,如果他们滞留在那里,那将是一个什么景象呢?

  我以前文章就说过,如果我们一个13亿人口的农业大国完成了城市化的过程,而没有发生大面积的贫民窟的话,这就是中国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我觉得我们不仅仅要和欧美的历史去比较,其实更重要的是我们要和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化去比较,发展中国家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大面积的城市贫民窟。例如墨西哥城,人口超过两千万,贫民窟占了2/3,还有印度的孟买、巴西的里约。为了举行奥运会,里约把贫民窟涂上颜色,让来的人看,叫贫民窟游。中国因为城乡二元结构,外来的农民工进城打工,不是全家搬来,当地农民利用宅基地和集体土地盖房,廉价出租供外来打工的人住,形成“城中村”。 但是近阶段,农村户口、土地值钱了,城里人想到农村变农村户口做不到了,不让你去。所以中国有非常特殊的情况,我们对城市化理解的视野可以放宽一点。最早说农村土地放开的时候,我就反对一种说法,说土地被城市的人收购了,盖了很多房子,农民就一夜脱贫了。真的解决问题了吗?可能就带来另外的一些问题了。结果一些失地农民拿了拆迁款,没有工作,坐吃山空,没有多长时间就又返贫了。

  我觉得当今中国城乡变化,地区差异很大。你看看长三角周边,哪个村有出去打工的?他们都骑着摩托车去干什么?他不从事农业,他是在从事工业,工厂就在他们镇上甚至村里,例如我老家村里生产的某种铸件就占全国总产量的40%。所以在我们老家那个地方根本没有人出去打工。但是他们是农村户口,他们有宅基地,地里种庄稼吗?没有,种的全是苗木。

  我觉得城市化对于我们国家整个经济发展,不应过多强调城市化、非城市化(按户籍区分城市户口、农村户口的“城市化”),而是要看实质是从事农业生产与工业生产的人口比例。还有,中国幅员广大,地区差异很大,城市化要实事求是推进。突出的问题是解决城市中的居住问题和打工者子女入学问题,以及乡村中孩子就近上学问题,这都是重要的民生问题。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