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109第一、二期 >> 庞雪妮:39年跨界创业,建设理想家园

6cd20861f78c97d159a54493241b6971.jpg

  “庞雪妮”这个名字看起来很梦幻、很柔弱,但在广西商界大名鼎鼎,她务实、能干,堪称响当当的铁娘子。

  她是乘着改革开放东风起来的第一批企业家,白手起家,跨界无数,在摸索中用智慧、汗水和心血开拓出一条成功之路。2018年岁末,城市化委员会广西研究中心金富田基地在她的庄园挂牌;在第十届中国城市化国际峰会上,她登台演讲自己的庄园之梦,她说:“从商几十年,我最想实现的梦想就是——建设一个我心中理想的家园。”

  她所创办的广西金富田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加强核心产业优化,走种养结合生态发展道路,实现了产业良性发展,营收过亿元,利润4000多万元。此后又开发休闲产业,要建成一个环境很乡村、格调很国际的示范园,为我国的田园综合体打造一个成功案例,为实现乡村振兴产业发展贡献一份力量。

  一步一个台阶,跨界成为习惯

  庞雪妮老家在广西北流市民乐镇元常村,望君山的山脚下,那里是革命老区。1980年,她高中毕业后,以14分之差没考上大学。作为老大,她家中还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所以也没有复读。

  “我家里没有经商的传统,我娘家、丈夫家,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庞雪妮说,但是她天生喜欢经商,高中毕业时刚刚改革开放,于是她就出去摆摊了。当时,她母亲在镇里做妇联主任,作为高中毕业生那时有很多工作机会,可以当老师,也可以进事业单位,但她就是喜欢经商。在母亲看来,她“一个女孩子搞个体户是不务正业”。可性格爽利的她看准了一个机会,说干就干:1981年,当地拆了一排宿舍重建,底层是铺面,她就找亲戚借钱,七拼八凑,租了一间,开了一家小铺。

  “一个月做下来,我一盘点,挣了一千零几块钱。我妈当时一个月才领五十几块钱工资。我妈说你这样没有稳定工作以后会嫁不出去,我说我赚够钱就不做了,再嫁出去。心里想的却是:我一个月挣的钱,比你一年的工资都多,我用三年时间就完成了你三十年的积蓄。”庞雪妮说。她的生意是一排铺子里最好的,虽然还不懂经营,但她住在铺子里,开门最早、打烊最晚。“当时什么好卖就卖什么,百货装百客。在镇上按部就班做了几年,铺子里赚的钱给家里盖起了三层小楼。”

  1984年,庞雪妮跟同村长大的高中同学喜结连理。婚后她跟随丈夫一家搬去了柳州。她先是做裁缝,然后带领全家剩余劳动力开了个小豆腐作坊,还养猪。短短时间,挣的钱开了方圆十公里内一座很像样的小楼。

  两年多下来,她也对柳州的语言、风俗和商机有了些了解。刚好公公单位里有些旧推土机要报废,她灵机一动,凑了七千多块钱购买报废推土机上相对可用的零件,然后拼装成一台二手机,干了一个月就赚到三千多块钱。这是1987年,她鼓励丈夫放弃了铁路上的工作,出来开推土机。后来她又拉着丈夫,跑到云南开了一家小规模的铁犁厂,主要生产农具。这段时间,她学会了开切割机、钻床、车床、电焊……“因为有兴趣,我觉得一点都不难。”她说。

  1989年,27岁的庞雪妮又回到柳州。那时儿子已经4岁,一直放在柳州由婆婆带,远在云南的她整天梦见儿子,于是把铁犁厂交给了自己的弟弟和小舅子,回家陪儿子读书。闲不住的她又找到了新的商机,在家附近租了一块地,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这时她开始了人生的一次飞跃。“因为我接触的人不一样了。做汽车修理厂时,每天接触的是柳钢等大型企业的人,包括石油库的、冶炼厂的等等。我慢慢觉得,跟人打交道,尤其是跟大单位的人打交道,能知道很多信息。”庞雪妮说。

  1991年,庞雪妮跟柳钢合作,开了一家铸铁厂,赚了一些钱。“我用很短的时间,不停地跨界,不停地成长。”她说,刚满30岁,她已经坐上了自己赚钱买的几十万元的轿车,在离汽修厂不远的地方买地,盖了一栋800多平方米的十层楼。 她也很大方,给兄弟姐妹都盖起了房子。

f9ecbf74b2ae8e8bdd175a81f7715b0a.jpg

  拼搏走出绝境,实干创造辉煌

  创业没有一帆风顺的。大约1997年前后,庞雪妮陷入了困境,因为三角债“差点倒下去”。

  她说:“原因是该花的钱花了,但该收的钱却收不回来。当时我的生意主要是给大型企业供货,国企那段时间处于转型期,不少企业因管理不善,改制的改制,破产的破产,我的货款都是挂在人家帐上的数字,我根本追不回来,但是我的企业欠人家的钱却不可能不还。“那是我人生最困难的时期。以前没钱的时候,生活还过得去,如今创业,有钱了却差点倒下去,几乎资不抵债了。”不过,她还是硬生生挺了过来,凭着良好的信誉好,通过朋友拆借、用房子抵押向银行借贷,终于渡过了难关。

  “我是那种痛也不吭声,死也不喊累的那种人,所以身边的朋友也不知道我已经遇到危机,不知道我那段时间有多难。”1999年,庞雪妮又开始寻找新的出路,凑了几十万元去做煤炭贸易,凭着实干精神,迅速打开局面,两年后手边又有了几百万元。

  她又想自己开煤矿,“民营企业家开煤矿当时风险很大,我认真琢磨开煤矿的关键,认为第一质量有保证,第二数量有保证”。几经周折,她控股黔西南的一个煤矿,非常用心地经营,成了比较罕见的女煤老板。“当地172个矿,第一批验收只有4个矿合格,我的煤矿就是其中之一。”她说。随后,她对煤矿的治理结构进行了现代化改革,引进了不少专业人才和新的股东。煤矿有了专业人才帮忙管理、经营走向稳定之后,她专向做煤炭贸易,向外开拓,专心做平台,通过几年的努力,终于完成了资本积累。“当时的煤炭生意势头好,但还没到如日中天的时候,一位熟悉的同行因为矿井安全事故被抓起来,我去看望他之后,很受触动,又产生了转型的念头。”

  2005年底,庞雪妮果断接手了一处烂尾楼。2006年10月1日,她的富安居家居建材广场开业了。从烂尾楼到8万平方米的建材市场,她只用了几个月时间,在南宁业内创造了一个奇迹,“大家都觉得这效率太神了,简直难以想象,都很好奇我是怎么干出来的。”

  奇迹靠的是她亲自上阵。“当时我觉得总工程师效率太低,将他就地免职,我自己前期做采购,后期做工程总指挥,领着8个工程师坐镇现场指挥施工。我提出了一个口号:‘快,省,优。’施工现场有5千多人同时施工,日夜流水线作业,工地管理井井有条。”那段时间,她度过了无数不眠之夜。通过日以继夜的努力,富安居家居建材广场开业后一炮而红。

  富安居建材市场经营稳定之后,她通过多读书、积极参加培训、参加各种交流,经商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事业也干得顺风顺水。经过十几年苦心经营,如今富安居已是中国西南地区经营规模最大、购物环境最好的超大型家居建材商场,有多家连锁商场,位列全国50强家居建材流通企业。
“经营富安居,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跟几个股东合作12年,大家都成长了,很融洽。这么多年,我们基本是用情和理解决问题,没使用过股权表决,主要靠大家协商形成统一意见。股东之间很友好、合作很愉快,这是很难得的。”庞雪妮说。
为梦想做农业,闯出一番新天地

  在富安居家居建材企业的经营稳定之后,她开始尝试做更有意义的事业一建设一个理想的庄园,改变一个村庄。2011年庞雪妮注册成立了广西金富田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开始进军农业。

  她说这是为了圆自己的田园梦。“我来自于农村,本来就想回归自然,过那种田园生活。2011年,我刚好碰到一个机会,被南宁郊区一片土地的山水所吸引,毫不犹豫租下8000多亩土地,开始进军农业。”但刚开始,她想按照富安居建材市场的模式,打造一个平台,让千家万户进去。这种想法显然“异想天开”、“太简单了”,犯了很多错误,花了一些冤枉钱,但在这一过程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庞雪妮说,在中国做农业很难。首先,市场不稳定,价格上不去,产品受市场影响很大;其次,土地租金成本很高,没有实现规模化;此外,受人力成本的影响也越来越大。“以前我刚做农业的时候,30块钱能请到一个工,现在到100块、110块、150块,更苦的砍甘蔗的要200块钱一个工”,成本很高。一番摸索之后,她想出一个办法,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全都用现代化装备,全部上规模,完了以后再重新分田到户。因为农业需要一定的灵活性,而以家庭为单位的灵活性最强,分田到户后,家里有老人、亲戚可以帮忙,孩子回来也可以帮忙,工作时间也更加弹性。有的农户干到三更半夜也行,能一个顶仨。慢慢地,她把分田到户的农庄经营思路琢磨透砌,形成了自己的商业模式。

  这些年,庞雪妮深谙做农业的难处,她感慨:“虽然很难,但如果没人去做,这个难关会永远档在我们面前,成为我们的瓶颈。要想突破,必须要找出一条路来。”她花了很多时间到处学习,考察了国内国外很多农场村庄,“现阶段我国的庄园或农业综合体,失败率很高。在土地流转时,涌进农业战线的企业家很多,既有没种过地的,也有仗着自己有钱的,但大都犯了很多错误。有的地方看起来一派繁荣,但可能只是政绩工程。有些人拿了一点国家的补贴,但一阵风过后全部荒芜,这不是一个两个……”

  这些问题让庞雪妮感觉痛心疾首,她自己也是实实在在交过学费的。对此她表示:“我觉得在农业领域,要因地制宜,我们可以给很多地方一些有建设性的意见。我吃过的亏不想让别人再吃,异想天开的事不要再去做,少一点幻想,要实实在在地做事情。”

  她认为,做农业首先要上规模;第二要做出特色,要了解自己的资源,比如种养结合,需要很好的水,能养那种鱼,才能种养结合;第三要形成一个循环系统,这个循环系统不光指里面种植养统,还包括产供销整个系统,要从整条产业链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考察好上下游,这个系统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每一个点都是一个珍珠,但是当散开不能成为一条链的时候,就要有一条线把它们串起来,还要系个扣,能够环环相扣,让它能够发挥作用,这个太重要了。”她说。

  气象灾害无情,须选好农作物

  如今,很多地方在做农业特色小镇、生态小镇。庞雪妮认为,做这种特色小镇必须要有产业,如果连产业都没有,谈“小镇”这个词是不成立的。做农业庄园背景的文旅,不能光说房子建得有多好,服务有多好,这只是小美,还得山山水水都美,那才是大美。需要把小美装进大美里去才行。如果离开了大美,而只做庄园文旅,是行不通的。

  现在,全国很多生态小镇、乡村综合体,冠了很多名,包装了很多概念,但总的来说就是去乡下做产业。结果却没有核心产业,没有产出,也没有利润,有些只有产出没利润,这都是难以长久的。有核心、有产出、有利润才能谈生存,不能太好高骛远,应该脚踏实地找出一个优势,先活下来再说。“活下来就是你的主业,把这个主业做好了你怎么雕花都行,那时有了一张皮,就可以做漂漂亮亮的底色了。”她说。

  她的公司在南宁市武鸣区宁武镇伏唐村租赁了土地约8000亩,种植了香蕉4000亩、火龙果500亩、绿化树200亩、莲花200亩、果苗30亩、葡萄30亩等,全部采用自动化、机械化田间管理。火龙果的收益很不错,种莲花主要是为了做文旅,但核心的还是香蕉。

  刚开始时,她种了两三年甘蔗,后面几年全部种了香蕉。为什么?广西农民种甘蔗的比较多,于是她也这样种,但后来发现附加值太低了,核算下来是亏的。香蕉属于四大果类之一,北方是梨子、苹果,南方是橘子、香蕉,销量非常大。当然,香蕉的市场价格有时高有时低,受到全世界的影响,菲律宾、巴西、泰国、老挝、柬埔寨等地都有很大的产量,市场无法控制,只能把自己能做的做好。“我们只要在亏钱的时候少亏一点,赚钱的时候多赚一点,就算是赢家了”。2018年的价格不错,她估计接下来的两年,价格也会是上扬期。

  做农业必须充分考虑到自然灾害,一定要选择合适的农作物,否则会有灭顶之灾。比如冰灾,2017年就遭遇了一次。此外还有台风灾害。她说,威马逊台风来的那一年,她的34万棵香蕉树被吹倒了5万棵,但那一年香蕉涨到一块钱一斤,足以弥补损失。“我们香蕉种一年,当年种当年收,冻死了它的根还在,发个芽出来它又长了,这就是为什么选择产品非常重要。好多人异想天开种这个种那个,碰到暖的几年是没有问题,但突然来个冰灾就全死了,比如芒果、龙眼、荔枝、橘类、柚类这些产品,它都是4到5年才到丰产期,但一次冰灾来就冻死了,你要重新种还要5年,这样就可能一次性把你搞掉。”

  这两年,庞雪妮经过详细考察,包括考察了整条产业链以及广西当地的的水质等,她决心要养殖鳗鱼。“在鱼类里面,懂得吃的人都知道,一鲳二鳗三马鲛,鳗鱼在鱼类种排第二,它是零胆固醇高密度脂肪,人吃了不会发胖,也很容易循环,是一个很高级的营养品。”她说,2018年上半年,已经投放了两批鳗苗,总共是255万尾。估计2019年会有600吨鳗鱼上市,经济效益将达8千万元左右。

  自打59分,梦想打造农业样板

  如今,她的金富田生态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以规模农业、特色农业、设施农业、农业物流和乡村休闲旅游等项目为重点的农业企业,已成为广西农业领域的一面旗帜。该公司2014年获得了南宁市第十批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称号,其基地武鸣富安居农业园被列为南宁市现代农业核心示范区,项目也成为广西最具规模的农业优良品种种植和科研推广示范区。

  能在农业领域取得不凡成绩,与庞雪妮创业39年来在多个行业的摸爬滚打的历练密不可分,此外也是因为她来自农村,对三农有着深厚的感情。

  她说:“我特别善于跟基层人打交道。我为什么敢到农村去,我不怕老百姓。老百姓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我知道,那些农民有情有义,他不跟你讲法,但跟你讲道理。他们可能贪点小便宜,这个也很正常。老百姓最怕不均不公。明白了这些,好多问题就迎刃而解。我跟农民也打了七年交道,觉得没问题。”

  她非常能吃苦,还有一种乐观主义的精神。“他们认为种地很苦,我觉得乐在其中。以前刚开始种地的头两年,我整天到地里面去,人都黑了,黑黑的。我们那些企业家朋友都说,雪妮你黑了,我说心不黑就得了,不要老说我黑了,自嘲一下。”她笑着说。

  她是一个热爱学习的人,觉得学习是很快乐的,“我是学一行爱一行,包括做农业。我用七八年时间做这个功课”,“别人的一些成功经验、失败教训,都成为我前进中的指导,这样会少走很多弯路,少受一些损失。当然,要想把农业做好,也需要有好的平台思维,好的商业模式,一切都合理了它就能发展。”此外,她的执行力是有目共睹的,这可谓是一个最强项。

  “我下一步的梦想,还是利用我这么多年练的一点功课,做出一个能作为榜样的农业品牌来。”庞雪妮说,“我觉得,我们公司的这种模式也能复制。这样才能真正在把农业产业做强的同时,又导入一些现代化的文旅,让我们的资本能下乡,产业能下乡,让城里人真正得到好的去处,也得到更优质的消费产品。”她坦承,“做起来有点累,不做又可惜,无论如何都要做一个样板出来。”

  庞雪妮显然是一个很自信的人,但她对自己的要求特别高,尤其是在农业领域。用她自己的话说,“虽然现在做出一点小成绩,但是距离我想要的样板还很远。如果问我得多少分的话,我说59分,还不够。真的,还是要好好做。”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