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城市化杂志 >> 2015第六期
土地城市化该休矣
时间:2015-07-17 14:59:18    作者:蔡义鸿

  据中原地产市场研究部最新统计数据,2015年上半年以来,北京等全国十大重点城市合计土地出让金为2549.8亿元,比2014年同期的4852.99亿元同比下降47.5%。这是否示意着土地一级市场暴利时代的告终?

  由于户籍和土地制度的制约,我国当前的城市化存在一个突出问题,即土地城市化快于人口城市化,与其相随的则是各地政府津津乐道的“土地财政”。近年来土地这么值钱,各种关于土地价值的说法当然会流行。其实,地方政府对土地出让金的依赖并不是先天存在的,现行财税体制、公共服务支出、土地快速增值等因素共同促成了“土地财政”的形成。1994年分税制改革之前,地方财政比中央财政“宽裕”,税改以后,地方财政很紧张,于是乎地方政府只能卖地创收,扩大“土地财政”了。

  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土地财政”的银子花起来特别顺手,因为土地出让金是不包含在财政收入里面的。原有的财政收入对应着各项财政支出,已经有了用途,花起来很不顺手。当然,值得肯定的是“土地财政”也为地方城市基础设施投入及系列民生工程的改善做出了“卓越”贡献。

  据统计:2001年全国土地出让收入1296亿元,以后逐年上升,2014年达到了4.26万亿元。有人将地方土地出让金的规模与地方财政收入进行比较,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许多地方土地出让金的规模已经达到地方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2010年甚至达到了三分之二。这笔钱地方拿大头,占七成,所以说“土地财政”是名符其实!

  1996年,我国城镇面积是1.3万平方公里,到2011年扩大到5.3万平方公里,增长了3.1倍;而同期的城镇人口,仅从3亿增加到6.9亿。一些地方政府把农村耕地征用为城镇建设用地,占用了大量的农田来发展各种各样的产业,导致很多城市土地城镇化的速度非常快。但由于城镇人口没有同步增长,因此出现了没有人气的新城、新区,乃至所谓的空城、“鬼城”。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我国约有三亿农业人口进城打拼,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都面临一个问题:老家的地怎么办?在“土地财政”的引导下,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是“地不能丢了”。可见,“土地财政”已经被赋予了全新的含义,并影响着亿万农村人口的所思所为。

  众多在城市里打拼的人们,依然眷恋着老家的土地,挣了钱还是想回家盖房子。那块宝贝宅基地,是万万不能丢的,因为现在拆迁补偿很高,很多人都因此发了财。家里的承包地,当然也要留着,万一征地,也是很大一笔钱。而且,很多人心里还多少存着一丝念想,万一城里混不下去,还可以回家种地。多少有点“人在城里,心在村里”的意思。

  举个通俗的例子:买房子的人都知道,看房子最重要的是位置。“位置”值钱,是因为那个位置能够提供很多以人为本的“便利”,比如附近的学校、医院、菜市场、娱乐中心等等。而这些“便利”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提供了现代社会最重要的配套服务。这些服务主要由人来提供,土地的贡献并不大。可以说,将这些人和设施搬到哪里,哪里的房价就会涨起来,搬走地方的房价就会跌下去。可见,打造能为民众提供优质服务的“位置”才是王道,依赖“土地财政”疯狂扩张的土地城市化模式该休矣!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