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4第一、二期 >> 农村的消失可惜吗?

  我幼年时在农村的姥姥家长大,虽然阔别多年,但农村生活的记忆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在城市中游荡多年的我经常会回忆起儿时的乡村生活。每一次的回忆都让我心驰神往,岁月如同油彩一般把原本单纯的童年记忆浸染得五彩斑斓。
  犹记得,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过树梢时,辛勤的人们就开始了一天的劳作。傍晚,袅袅的炊烟升起,田野山间飘荡着孩子们快乐的歌声。待到月上柳梢时,整个村庄似乎都沐浴在那温柔的银华中……在我心中,那段乡村生活如诗如梦,像一首回味无穷的老歌。
  不久前,听说姥姥家要拆迁了,村里的农民都要集体搬进楼房。听到这个消息,我感到阵阵心悸,那清新灵动的田园梦就这样结束了?于是,趁着周末,我迫不及待地来到姥姥家,只希望再看一看姥姥家那个小院子,尤其是院子里那棵枝繁叶茂的柿子树,据说还是太老爷亲手种下的,它就像一个慈爱的老人伴我度过了整个童年。如今,随着拆迁,这位“老友”也将离我而去,想到这里,心中不免一阵难受。姥姥一定更难过,于是我决定好好安慰一下姥姥和老家的亲人。
  来到老家,拿了把小竹椅,和姥姥、舅舅们围成一圈,坐在院子中,简单的嘘寒问暖几句后,慢慢的开始聊起拆迁上楼的事。
  我弱弱地对姥姥说:“姥姥,上楼其实挺好的,小院没了您不要难受。”姥姥笑着对我说:“我难受个啥,咱家这些平房都拆了,分的回迁房有90多平米,住着比现在舒服多了。”我惊诧于姥姥的态度,问道:“可是楼房再大也没有咱们现在这么宽敞,有正房、厢房还有漂亮的院子,尤其是院子里的花草,架子上爬的葡萄、枸杞,挂的丝瓜、冬瓜,看看都觉得开心,多生活啊!”姥姥想了想,说道:“可是呢,上楼就这不好,没法吃自己家种的东西了,可是我还是愿意上楼,住平房可算住够了。”“为什么?”我更不明白了。姥姥说:“平房有啥好的,吃水不方便,上个厕所都得出屋子,遇上刮风下雨还得打伞。”
  “姥姥”,我沉呤片刻说道,“住楼房也有不好的地方哟!住在楼房里,楼上吵架楼下都能听到,有时也不是那么爽。所以好多诗人、作家都赞美农村里的生活,有个词叫田园牧歌,那古代的大诗人陶渊明还写过诗呢,‘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还有什么‘上帝创造了乡村,人类创造了城市’……我觉得,拆个院子倒是其次,真正可惜的是农村的传统文化和生活方式消逝了。”
  “拉倒吧。”舅舅打断了我,“你那么爱文化,你咋不和你爱人一快搬回来住?当年非得往城里跑干啥?住楼房以后用水、供暖什么的全方便,上厕所也不用出门,这拆迁后还要建医院和学校,将来这就变成城市了。”
  姥姥接着说:“现在国家给社保,生活也还好,就是没了地,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咱们只会种地,不会干别的,万一你舅舅他们找不到工作,又没地种,可咋办?钱再多也总有花完的时候。”姥姥脸上闪出一丝忧虑,但很快又高兴起来,“反正上楼的日子还是舒服点,就是那棵柿子树带不走,可惜了的。”
  聊完天后,我一个人走在村中的小路上。望着炊烟升起,想到这份风景很过将成为历史,一种悲情不免涌上心头。但仔细看看周围的家家户户,我发现似乎只有我这个城里人在徒悲伤。周围的人有的盘算着如何多拿补偿款,有的打算着没了地以后做何营生,但更多的人还是在憧憬着未来的城市生活,虽然各怀心事,虽然对拆迁有诸多微词,但对于即将到来的由村民向市民的转变,虽然多少有点担心和迷茫,大多都欣然接受,并满怀期待。“变成城市了,上楼了,日子多少还是会好一些。”不知是谁说了一句。
  坐在回城的车上,望着即将城市化的故乡,心中感慨良多:当农村的城市化速度越来越快时,很多村外的人惋惜:“我们的‘故乡’在消逝,我们都将成为游子……”很多村里人却在兴奋:“我们即将走入城市。”城里人惋惜农村的消失,农村人庆幸城市的扩张。农村城市化到底是文明的进步还是文化的毁灭?局里局外的人似乎都无法说清,也许只有历史才能解答。我曾经惋惜农村文化的毁灭,扼腕传统生活方式的消逝,但想到姥姥和亲人们的反应,再看着车窗外的一切,那种痛心疾首的感觉渐渐变得淡然,该消失的总是要消失。重新回味一下村中的老家,让人割舍不下的东西其实也没多少,想来想去就是觉得那棵柿子树没法带走,实在有点可惜。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