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4第一、二期 >> 剪不断的乡愁

  漂泊在远方的路上,总会在风雨中愈发的思乡。这个南风吹拂,草长莺飞的季节,站在阳台上放眼望去,白云蓝天,远山翠绿,只是水泥钢筋筑就的城市,让我更加想起了故乡黄昏中那升起的袅袅炊烟……心每在此刻就会莫名的惆怅,那袅袅的炊烟似在诉说季节的短暂,人事的仓促,又似在责问我这个漂在他乡的游子:何时归去?
  不知不觉在异地漂泊已有二十余年。从县城到省城,从南方到北方,为了生活我如浮萍般地飘在一个又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其间,年富力强的父母渐渐行将老去,兄弟姐妹们还有儿时的玩伴们都已结婚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而我却依然异乡为客过着一个人天马行空的生活。故乡的情结,是系在对父母、亲人的思念,对那个生养我的土地的眷恋。因亲人的存在,或是一年半载或是几年后的某个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我会带着漂泊的行囊回到故乡。双脚踏在故土上,让我这个在别人城市活着的异地人感到格外的踏实和亲切。这份情怀,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体会到的。这些年,故乡有了很大的变化,记忆中的许多地方都随着这些变动而成了永不回来的风景,只有那些儿时爬耍过的山坡还寂寂地守望着我的归来。而那条从镇中穿越过的小河已没有当初的清澈,在岁月的流逝中那条养育了多少人的小河如今已干枯了,沿途满是人们丢弃的垃圾。
  许多的人我都不认得了,犹如许多不认识我的人一样。这是件令人尴尬而伤感的事。学者秋雨先生在散文《乡关何处》中谈到崔颢那首著名的《黄鹤楼》时说:“看来崔颢是在黄昏时分登上黄鹤楼的,孤零零一个人,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被遗弃感。”
  这种遗弃感令人沮丧。毕竟,每个人的童年都与故乡紧紧相联,从血脉到心灵。虽然岁月让故乡变得遥远,但在我心灵深处,哪一个时候不泊着她清晰的影子?一脉似水的深情,让漂泊远方的我仍无时无刻不期待着向故乡倾诉……
  忘不了故乡那些熟悉的景物:绵延的黄丘陵,古柏树下的老木屋,无声流淌的小河,还有那些花儿,那些枯了又青了的草儿,一个少年落寞地坐在山坡上,遥望着远方,沉思着山那边是个怎样的世界……那时,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而少年的心却早已飞到了遥远的山外,幻想着背井离乡,去寻找他心中的梦想。
  而今天真的已离去了那么些年,才知流连故乡的时光是多么的珍贵,就像一艘小船远涉重洋,历经千波万劫后,才发觉只有最初的港湾,还收留着它所有的梦想。而它,为了沉重的命运牵拌,再也难以展开轻盈的帆影,回归重前的航向了。生活,是一个无尽的跋涉过程,故乡,只是跋涉途中一种寂寞的思念。异地谋生的艰辛或许将当初那个万丈豪情的少年腐蚀得面目全非,故乡也在流年中变换着时空。以前栖身的那间老木屋早已不复存在,就连梦中常惦记的小河,已被经年的尘垢污染,可是这份情结依旧魂牵梦绕。
  故乡不只是儿时一个永恒的影子,故乡有着这一生都不能忘却的亲人和故友,那些落在记忆深处的面孔,那些常在耳边荡着的乡音,让我在他乡遇到风雨的时候,觉得温暖,感受到慰籍,让我有勇气走过荆棘密布的沼泥之地。
故乡,有双鬓发白的父母永远在那条没有光线的路口,为我点着一盏回家的灯!
故乡,有那些一起长大的玩伴时常给予的一声问候!
  故乡在我的记忆深处烙印着不死的情结。古希腊哲人赫拉克特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河流!”故乡犹如此,也许我一旦跨出家们,就失去了故乡的庇护,从此生活在不是故土的地方。当风雨来临,我只能靠自己的肩膀去默默承受,但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我一点都舍不得丢下故乡,它是一盏永久不灭的明灯,温暖着我所有孤单的日子,它是一双鞋,柔情弥漫着漫漫的长路。
剪不断的乡愁,犹如搁浅在沙滩上的那只小船!
  剪不断的乡愁,是一坛埋在地下的陈年老醋,虽岁月铺尘却芳香依旧!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