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3第二、三期合刊 >> 地域歧视只因你的世界太小

  我在上海出生长大,从小就体会到上海人对于“乡下人”的心理优越感,或多或少也会受到影响。现在,不管在哪里,听到那些用歧视别人的地域来为自己找到点优越感的时候,会觉得这些人其实很可怜,因为他们知道的世界太小。
  前些天和朋友聊天,虽然拿到了很多人羡慕的北京户口,不过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北京人。他甚至试图改变自己的孩子,理所当然地认定自己是北京人的观念,只是他也承认很难,毕竟孩子在北京出生,北京成长,孩子心目中的家,就在北京,尽管对于他们的父母来说,这个北京的居所,或许还只是一个暂居的地方。
   孩子们对于自己是哪里人的认知,比大人们要简单得多。只要家在哪里,自己就属于哪个城市。
   和另外一个朋友聊起不久前在纽约的经历。她带着孩子去唐人街吃饭,被来自香港的服务生问是哪里人,孩子想也不想地说,香港人。对方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因为在他的眼中,广东话也不会讲,怎么可能是香港人?从小在香港的国际学校读书,在家里面和父母讲普通话,小朋友确实连广东话都听不太懂,但是他在香港出生,拿着特区护照,家在香港,难道不是香港人?
  用语言,甚至出生地,然后来界定一个人到底是不是属于这个城市,显然过于狭隘,很多时候也很复杂。和过去不同,很难有人可以肯定地说,自己一辈子只会待在一个地方,这也使得城市,特别是大城市,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会越来越多。十七年前,当我拿着单程证走过罗湖桥的时候,我很明白,我只有香港人这个身份了,因为我在上海的户口被注销了。看到最近这些年,越来越多的朋友在那里纠结,在香港住满了七年之后,到底拿不拿特区护照,我总忍不住和他们开玩笑:有选择是多么痛苦的事情。
  我很少想过关于歧视的问题,因为我明白歧视无处不在,我也曾经有意无意地歧视过别人,所以不需要太过在意,心理强大一点就可以,只要不是制度上的歧视,影响到机会的公平,再强大的内心,也会因此感到挫折和沮丧。
  我在上海出生长大,从小就体会到上海人对于那些不会讲上海话的“外地人”或者“乡下人”的心理优越感,或多或少的也会受到影响,比如会有一种负面印象,乡下人不守规矩,不爱干净等等。不过这种观念和印象随着自己长大,特别是到了大学,就彻底消失了,毕竟自己的同学来自全国各地,大家是否成为朋友,并不是口音或者来自的城市,而是因为兴趣爱好还有个性,因为这个人本身,也因为知识的累积,让自己的眼界变宽了,懂得了世界是如此之大,自己所知是如此之少,和人相处,不是因为他身上外界赋予的标签,于是,人开始变得宽容了。
   现在,不管在哪里,听到那些用歧视别人的地域,来为自己找到点优越感的时候,会觉得这些人其实很可怜,因为他们的心胸太窄,他们知道的世界太小。
  记得小时候班上有几个借读生,虽然他们从小在上海长大,说一口流利的上海话,但是因为户口的问题,也因为他们头上顶着的借读两个字,把他们从同学当中分隔出来。就在我们开始准备中考的时候,他们从班上突然消失了。现在回想起来,这种制度上的歧视,对于个体的影响是多么深远。
  虽然我还是觉得,自己是上海人,但是上海这个城市和自己已经没有关联,因为我的家已经不在那里。我的家在香港,所以我清楚地知道,我需要关心这个城市的一切,我不能只享受这个城市给我带来的好处,而不为它做点什么。因为,如果大家都不做的话,我现在享有的东西就会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我不能要求别人怎样,但我可以让自己更爱这个城市。你可以不爱,但请尊重别人爱的权利。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