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3第二、三期合刊 >> 怀念陈占祥先生

e1bcea1b2adfaae89b47182169528296.gif

编者按:
  陈占祥,中国城市规划专家。毕生致力于提高城市规划和城市设计水平,在勤奋读书和不断实践的基础上,总结国内外经验,研究适合我国国情的城市规划内容及方法,使我国在城市规划“走向世界”方面,做出了开拓性的工作,在英、美等国享有重大声誉。1950年他和梁思成提出《关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区位置的建议》,史称“梁陈方案”。“梁陈方案”立足于对北京城市现状的充分认识,以科学发展为基础,与突出政治的苏联专家的方案大相径庭,被否决乃至遭到批判。“梁陈方案”夭折后,梁思成曾痛心疾首地说:“五十年后,你们会后悔的。”今天,正是这无可挽回的懊悔,唤起了人们对先贤的缅怀。值陈占祥先生逝世12周年之际,本刊发表新华社记者王军先生的《怀念陈占祥先生》、陈占祥之女陈榆庆女士《我的父亲》两篇文章寄托我们对先生的哀思。

  2001年3月,我动笔写《城记》一书,有个问题想请教陈占祥先生,打电话过去,得知先生刚刚过世。

  4月6日上午10时,到八宝山参加陈占祥先生追悼会,见灵堂之上高悬周干峙先生书写的挽联:“惜哉,西学中用,开启规划之先河,先知而鲜为人知;痛哉,历经苦难,敬业无怨之高士,高见之难合众见。”

   与陈占祥先生同龄、85岁的郑孝燮先生来了,他对我说:“过些日子,建筑界就要纪念梁思成先生诞辰100周年,我刚写了一篇怀念文章,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陈占祥先生去世了。”

  2001年3月22日,陈占祥因病与世长辞。提起他,人们总会想到当年曾与他一道为理想而奋斗的梁思成。1950年2月,梁思成与陈占祥共同提出《关于中央人民政府行政中心区位置的建议》,即“梁陈方案”,建议在北京元明清古城的西侧,建设中央行政区,以使“古今兼顾,新旧两利”,并为城市的可持续发展开拓更大的空间。

  陈占祥曾在英国伦敦大学师从著名城市规划学家阿伯克隆比爵士,参加完成英国南部3个城市的区域规划,成为英国皇家规划师学会会员。归国后,1947年,他在上海,针对欧洲大城市功能越是过度集中,遭到的破坏越大的情况,提出了开发浦东的建议。

  “在英国随名师研究都市计划学,这在中国是极少有的。”这是1949年9月梁思成在写给当时的北平市市长聂荣臻的信中,对陈占祥作出的评价。梁力荐陈参加首都建设。

  后来,这两位学者提出建设北京的建议,未被接受。1957年,陈占祥被划为右派,下放到京郊劳动改造,后回到设计院,只能做一些翻译和资料工作。1979年,陈占祥得到平反,担任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顾问总工程师。

  追悼会上,见林洙女士,她刚告别了陈占祥先生,就要去骨灰堂悼梁思成先生,她说:“想起他们俩就太难过了。陈占祥这样有才华,却受那么大的委屈,被埋没了那么长时间,真让人伤心啊!”

   从八宝山途经南礼士路复印《陈占祥生平》。复印员大惊:“我跟他太熟悉了!”原来,这位中年男子曾在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的资料室工作,是1974年去的,与陈占祥先生共事过几年。他说:“陈占祥太有学问了。话不多,烟抽得很厉害,人很瘦。老先生特别有精神,一看就是有大学问的。”他很难过,坚决不收我的复印费。

  加上这最后的告别,我与陈占祥先生仅见过三次面。前两次,一是在1994年3月2日,我就“梁陈方案”问题登门采访;二是在1995年1月13日,在首都建筑设计汇报展的一次座谈会上,我看到陈先生被儿子搀扶着,步履蹒跚地来了,并作了一次发言。遗憾的是,他的宁波口音太重了,包括我在内,现场有很多人听不清楚,只是觉得他很激动。

   陈占祥先生在世时肯定记不住我的名字,如果我能给他留下些印象的话,就是他或许会记得,曾有一位年轻记者,向他打听过“梁陈方案”的往事。

  陈先生生前未能看到我写下的文字,作为一名采访者,我万分愧疚。现在想起来,可能我是少有的就“梁陈方案”问题对他细加访谈的记者,他确实快被这个世界遗忘了,虽然当年他与梁思成的努力,使北京城的命运获得了一种可能的选择。那时,他正值韶华,激情澎湃。可是,生命的火焰未来得及绽放,就被政治风云吞没了。

  在撰写《城记》一书时,我深感陈占祥先生是那么用心地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虽然在那个时候,他面对的尚是一个无知的青年。回想起来,我总有这样的感受,也许这样的机会对他来说确实太少,所以他要一次讲清楚。

   我得识陈占祥先生,缘于梁从诫先生。1993年底,梁从诫先生告诉我陈先生还健在,退休前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工作。后来,我拨114,问得研究院的电话,再拨过去,问得陈先生的电话。陈先生的宁波口音确实浓重,他告诉我他的住处,反复了好几次我才听明白。一大早我就去了,陈先生在家穿西装打领带迎我,怕我听他讲话吃力,将长子陈衍庆教授招来作“翻译”。

  我与陈先生面对面坐着聊着,他不时看着窗外,神情凄然。他落了两次泪,一次是含泪说:“关键是我们要自己来设计我们自己的城市,不要外国人来插手,这不是排外,这是国家主权问题。”后来又谈到北京吉祥戏院被拆除,眼中又是泪花闪动。

  陈先生的夫人有些怕了,劝他说话把握分寸。祸从口出曾使一家人22年抬不起头。陈先生却倔强道:“你不要管,有什么不能说的!”

  后来我得知,陈先生去世前,长年瘫卧在床,几不能语。因从小所受教育之故,他是英文思维,当年写检查,底稿用英文打,病重之际,与谈英文,尚能知一二。

  “陈占祥那派头特像海外华侨,每次见到他,我总是和他开玩笑,要跟他换美元!”单士元老先生有一次对我说。人称单老“国宝”,单老自称“活宝”。他说:“华侨像西瓜,皮是绿的,心是红的!”

  陈先生与单老都揣着一颗滚烫的中国心。单老1998年逝世,享年91岁。他们带走的是一个时代。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