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3第五期 >> 迁户口跑断腿不如找“官”系

  今年3月份,我接到我妈电话,说我爸到了可以领取独生子女津贴的年龄,让我把户口本转回去办手续。
  由于上大学,当时我的户口落在长沙的湖南省大中专就业指导中心。毕业时有机会迁回原籍,我舍不得那几个钱,就没搭理,之后许多年一直游荡在外,也没遇到一个能让我拿出户口本行登记之事的姑娘,如果不是我妈的电话提醒,我都忘了还有这么档子事。
  既然提到了这件事,那么去办一下也未尝不可,兴许哪一天有用得上的地儿呢?再说,户口弄妥后才好办二代身份证,我一直还用原始的一代证,外出东游西荡也没少受歧视,而且,一代证马上就要停用了,也是得将这事早日提上议事日程。
  我在电话里跟我妈说,我抽时间去趟长沙,把户口转回来就是了。我妈担忧地问,不会有什么麻烦吧?我说能有什么 麻烦,把这几年托管的钱交了不就完了?有什么麻烦的,不就是几百块钱的事。
  如你所知,当时的我并未预料到事情的严重性,换言之,我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了。

    迁出户口容易:交800元托管费
  接到我妈电话没一个星期,我就把单位的事情处理好,请假从株洲去长沙办户口的事儿。应该说还算顺利,除了之前因跑错码头去了湖南省人才交流中心(我想当然地认为这两个地方是一套班子、两批人马,结果对方在系统里查询一番告诉我没有我这个人,后来才知道这里只是本科以上学历的大学毕业生户口托管之处,我这号大专毕业生是在大中专结业指导中心),只交了800多元的托管费用就给我开了一张证明,让我直接去东塘派出所办理。
  东塘派出所隔就业指导中心不远,约莫十余分钟脚程。交了2块钱复印身份证,一张户口迁出证明就到了我手上,迁出理由一栏里写的是“转回原籍”,我问东塘派出所的民警,这就成了?不用别的手续?对方答,就这样就成了,直接拿这张迁出证明回当地派出所办理就可以。
  之前忘了说了,在就业指导中心,迁户口的工作人员问我户口是迁回原籍还是回单位。回原籍的话,直接交钱就可以办理;回单位,还得拿跟单位签的劳动合同和单位介绍信才成,我来时匆忙,根本就没考虑这些。而且,据我私下打听,单位这几年早没办集体户口了,已婚的同事也说,集体户口到时候办结婚证会很麻烦,所以,我毫不犹豫就选了迁回原籍。
  然后我回了单位,把在东塘派出所拿到的户口迁出证明EMS寄回老家,让我妈替我去当地派出所办理。

  转入户口难:要无房无工作证明
  我妈很快就给我电话,说办不了,除了这张户口迁出证明之外,还得东塘派出所开一张我在户口所在地(在迁出户口之前,我的户口托管在湖南省大中专就业指导中心)无购房、无稳定工作的证明。我在株洲上班,自然在长沙没有稳定工作,而且,眼下这房价……可是这些都没用,必须得加盖公章的证明才管用。
  我又来到东塘派出所,当然,又是提前安排好工作请假来长沙的。我对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说,我们当地派出所不给我办户口,说要你们这儿开无房证明和无工作证明才成。对方气乐了,我们这儿是派出所,开无房证明是房管局的事儿;无工作证明嘛,得去找劳动局,我们这儿没这权限啊!
  我看形势不妙,眼瞅着又要到下班时间了,问清房管局在哪儿,马上打个的士赶去房管局办无房证明,我可只请了一天假,晚上还得赶回株洲工作呢!
  房管局办无房证明很简单,复印身份证即可,没花一分钱就拿到了一张无住房登记记录,但劳动局却没时间去了,已经到下班的点儿了。

  被踢皮球,“良家妇女变泼妇”
  回株洲后我给我妈打电话,说无房证明已经拿到手了,哪天得空再去长沙办无工作证明。我妈心疼我,说你工作忙,请假麻烦,早几天你舅回来了,我让你舅帮你办。我舅上世纪九十年代跑长沙打工,除了偶尔开摩的挣几个散碎银子之外,没怎么干过正经营生,吃喝玩乐的手段一套又一套,如今儿女都参加工作,没负担了,更是乐得清闲,成日在长沙城里东走西窜找牌搭子玩,他干这事儿再好不过了。
  这之后的事儿都是听我妈电话转述的,反正我舅得空去了趟劳动局,对方回说无工作证明得去户口所在地的街道办事处开,我舅又跑去东塘街道办(我户口迁出之前落在湖南省大中专就业指导中心,属东塘街道办的辖区),街道办的回答很简洁,无工作证明嘛,简单啊,拿户口本过来呗——可这户口不个把月前已经迁回原籍了吗?我舅是彻底懵了,直接给我妈打电话撂挑子,这事情我干不了,我没读么子书,没文化,几下他们就把我绕晕了。
  我妈也气坏了,天天骑着单车在居委会和派出所两头跑,反正就是这头推那头,硬说你资料不齐全,没法儿给你办,饶是她那么一个温顺和善的人也怒了,又一次被当地派出所的办事人员呛得无话可说,直接在派出所怒吼道:“哪里有你们这样办事的,一下推这里,两下推那里,他土生土长在这里十几年,怎么就不能落户?再这样我给市长热线打电话了。”
  必须得承认,我妈这个平日走路都怕树叶落下来砸到头的老实人,在多日来所做的无用功的影响之下,竟然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打市长热线维权。在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却不知是该高兴还是沮丧。
  对方见我妈这么说,态度也缓和下来,忙安慰我妈,不要急嘛,有事好好说,又不是不能办,咱们再想想办法。办法自然只是说辞,规定死死地定那儿:迁入原籍须无工作证明,开无工作证明又须户口本,我户口早在之前已经迁回原籍——尼玛,整个儿一《第二十二条军规》啊!
  这事儿就这么搁置下来。偏生我也是个犟脾气,不给办就不办呗,活人还能给尿憋死,我踏实干活儿,单位按时发我工资奖金,暂时也没想着买房或者跟谁去登记,日子过得挺安逸的。我妈骂我,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儿呢?没户口就办不了身份证,以后麻烦事儿多着呢?我反问,那有啥法子呢?反正他就是不给你办啊!我妈也气乐了,一个人喃喃自语道,也是奇了怪了,我好歹也是一退休教师,平日里脾气好得不得了,为啥一跟他们打交道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电话这头的我乐了,这话我熟,去年《三联生活周刊》做过一期《移民的理由》的专题报道,里头采访一位移民美国的 罗太太,那太太反问记者:“你说,我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良家妇女,只要跟咱们的政府部门、物业等服务部门打一回交道,我就能变成一个泼妇,这太他妈神奇了。”当然,没移民的我妈也见证了这种神奇。

    找关系搞定公安局长,户口落地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一次亲戚聚会上。
  我堂哥生了个儿子,摆酒席,各路亲戚都来齐了,我妈在亲戚们闲聊的过程中把这事儿当笑话说了一通,不想有个远亲接过了话茬儿,说这事儿好办,他跟市公安局局长熟得很,一个电话的事儿。
  远亲是我爸一个表姐的儿子,按辈分是我大哥,这大哥早年混过黑道,跟老家的一帮亲戚早就断了往来,其母病逝时指名道姓让他把老家的亲戚都得请来,不然就闭不了眼。许是这些年在外头挣了钱,那些不干净的往事也都自动过滤掉,老母的临终遗言又起了作用,这断了多年的亲戚总算又接了起来。
不过一个礼拜,这大哥亲自开车到乡下老家,一个是拜访多年未有联系的表舅舅,另个嘛,将我的户口迁出证明带到市里找市公安局办一些手续。
  又一个礼拜,对方回消息说都办好了,市局派了个办事员跟我这大哥一起来镇上的派出所特意替我上户口。市局来人,底下的派出所自然视之为钦差大臣,麻溜儿就办好了,也不再纠结是否有“无工作证明”之类的原则问题了。
派出所手续都办妥后,居委会也很快办好了相关手续,我的户口总算是在离家十年之后重新落了回去(我2002年考大学的时候将户口迁出)。我妈要给居委会的人拿烟,那大哥很蛮横地拦下,“要你拿什么烟,你未必比你外甥有钱啊?”然后自从包里掏出一条蓝芙蓉王塞到居委会主任手中。
  纠结我跟我妈两三个月之久的户口问题,就一条蓝芙蓉王全部解决。我妈感慨,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跑断腿都办不了的事,别个随便条把烟就搞定了。我谈不上兴奋,也说不上沮丧,只觉得在这么个神奇的国度,发生什么都不值得讶异莫名了。
  上个月,我请了两天假,回老家办二代身份证。有户口在手,照相,交钱,不过十余天,二代身份证就寄到了我手中,黑户多日后,我终于成了一个有身份的人。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