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3第五期 >> 市长顾问:王凯

6b6a3a292a5be9fda139402161bb8cdd.jpg

  本期顾问:王凯

  身份: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中国城市规划学会理事、教授级高级城市规划师、博士

  主持并参与项目:全国城镇体系规划(2005-2020),北京城市总体规划(2004-2020),新疆、江西省域城镇体系规划,太原、海口、宁波、杭州、厦门、广州等城市总体规划或城市发展战略规划30余项设计。其中参与主持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南海城乡一体化规划获住建部优秀设计一等奖。

  提问1  住房拥挤、人口过多等问题正在困扰大城市的战略者和决策者。对于一个城市而言,到底规划多少人口比较合适呢?

  王凯:这个问题很难用一句话解释。我们很难讲北京现在是1800万人合适、2000万人合适,还是2500万人合适。十年前我们曾经确定北京人口比较适度的规模是1800万,当初我们将北京市人口规模定在1800万是综合考虑多方面的因素推算出来的。城市的人口规模不能简单地从人口的自然增长算,而是应该反着推算,大致有三种算法:
第一种方法是从资源的承载力反着推算。水资源的承载力是规划人口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因为如果没有水,所有的经济活动都不可能持续下去。我们曾经用水资源推算,北京比较合适的人口规模为1600万——1700万人,加上南水北调可能会有一些富余。
  第二种计算方法是按人均生态绿地推算。一个城市不可能所有的地都用来“种房子”,全都住上人。从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要求考虑,也参照国外一些指标,每个人需要200平方米的生态绿地,可以此标准推算城市人口的规模。
  第三种算法是北京的产业结构。北京如果是以服务业、金融业和贸易为主的产业结构,随着经济的发展,城市需要多少就业岗位,能够提供多少就业人口,以此数据推算合适的人口规模。总之,笼统地提多少人合适无解,只能和城市的环境承载力、功能要求综合考虑才能确定规模。

  提问2  目前,很多大城市的发展已经定型,我们有什么创新的方式?

  王凯:很多大城市的发展已经定型,这一说法我不是太认同。按照世界城市化进程的发展规律,城镇化水平到70%—80%,城市建设才比较稳定,城市的空间结构和形态才相对稳定。现在我国的城镇化率刚过50%,当然这个数字还有争议,有研究表明50%这一数据有水分。我们城市的发展还远远没有到稳定时期,而是处在急剧、快速的变化之中。以北京为例,在短短二十年不到的时间,北京的人口已经从1000万人逼近2000万人了,但北京的新城建设、北京与周边地区的发展,包括北京与河北、天津等地区的发展从来都没有停止。上海也如此,作为近现代的发达城市,上海与杭州、宁波、南京等周边城市的发展,也一天没有停止。
  城市有什么创新的方式,这个问题很值得探讨,特别是对于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大城市而言,其内部有很大的创新空间。
  第一,在产业上调整。大城市要从过去大量的、一般的制造业转向服务业,包括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等。为适应大城市功能的转变,城市在用地方式、建筑形态等方面都有很多创新的地方。
  第二,在满足人们生活品质提升需求方面做文章。改革开放之初,老百姓生活水平较低,住得拥挤,吃得简单,休闲娱乐少,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后,我们的人均GDP已达到5000美元了,人们有了一定消费能力和动力,消费需求也随之提升。城市可以在文化、生态、旅游、环境等多方面予以提升和改造,以满足人们对生活品质的更高要求。
  第三,城市应注重细节,在城市发展、组织建设方面实行精细化管理。现在大城市在很多细节上做得不够,以人们交通出行为例,城市的马路拓宽了,地铁也修建了很多,但人们的出行并不方便,要么从家里出来坐车要走很远,要么人行道、自行车道被汽车占了很不安全。城市应该为人们提供完整的自行车绿地系统,保证从家门口到公交车站、地铁站的“最后一公里”有完整的步行系统。如果到英国伦敦、法国巴黎去看看,在“最后一公里”的步行系统里,除了绿化,周边还有一些小商店,让人觉得很惬意。
  第四,在公共服务方面创新。以北京医疗资源分布为例,三甲以上的大医院分布不合理,大部分集中在二环或三环城区,外围地区的大医院严重缺乏;另外,社区层面的医疗设施不够,导致人们大病小病都往大医院跑,造成大医院人满为患。公共服务还包括文化体育类设施、养老设施。在南方有些城市,比如上海、无锡、苏州等地社区养老做得不错,一个社区里有专门的建筑和空间为老人提供服务,白天老人在一起聊天、打牌、看电视、看报纸,晚上回家和自己的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另外,有老人的家里配备安装智能按钮,碰到紧急情况,社区服务人员可以到老人家里提供医疗服务。
  第五,城市应有自身特色。过去人们生活水平比较低,老百姓首先要解决的是住的问题,对城市特色可能不太在意。但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人们开始关注自己所处城市的特色和风格。和买房一样,过去房子盖起来就可以了,但现在人们买房除了看房子的品质,还会关心建筑的风格、小区环境、社区氛围。


  提问3  有人说,城市个性走向消弭是一种文化危机。那么,城市在发展过程中如何找到自己的个性?

  王凯:城市个性就是城市要有自身的特色,不能千篇一律,千城一面。我们去欧洲的城市,能看到很多独具特色的街区。当然,我们到北京的四合院也能找到老北京的感觉,但在北京二环以外,看不到很多有特色的东西,这让人觉得很遗憾。其实,城市在特色营造方面可以做的工作很多,目前,我国有些城市已经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尝试。
  比如,苏州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就对城市的特色有一个总体把握,由于历史上的苏州是一个文化名城,城市在规划与建设时围绕着历史文化名城展开,包括周边地区的开发,做到对建筑高度的控制,让城市变得很平缓。同时,新建筑对色彩、形式也有一定要求,有意识地融进粉墙黛瓦等元素,营造明清时的风格。
  杭州这两年在城市特色的打造方面也做了不少文章,特别是杭州的西湖湖滨地区,在建筑的高度、色彩、形式等方面尽量营造出怡人、亲切氛围。
  西安也在试图摸索和在寻找一种和唐朝风格相近的建筑元素,包括建筑的体量、屋顶的形式、色彩、装饰等方面。现在西安的古城、主要街道、广场应该说还是有特色的。
  所以说,城市的规划和建设能够比较早地有文化特色的意识,并且加以科学的控制、引导和管理,城市的风格就能长期延续下去。否则,如果城市领导拍脑袋决策,要么是拆房子,要么是对整个城市进行改造,这是很得不偿失的。最后,我想说,有特色、有个性,会让城市在后工业时代的发展中更加具有竞争力。

  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邮箱:chengshihua@mail.cin.gov.cn,电话:010-58934621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