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城市化杂志 >> 2013第五期
城市化背后的疯狂博弈
时间:2013-05-30 10:10:32    作者:蔡义鸿
  近来,与城市化(城镇化)相关的新闻成为中国乃至世界媒体的热点中的热点,隐隐之中感觉城市化是不是已经有点疯狂了,难道“鬼城”、空心村、临时夫妻……就是城市化疯狂所必须面对或付出的挑战或代价?
  其实,在中国城市化如火如荼的背后,涌动着疯狂的权利博弈,且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城市化的“掮客们”对2012年中国的城市化率超过了全球平均水平达到52.45%(国家统计局数据)津津乐道,而城市化的受害者和理性人士则直陈时弊:鄂尔多斯领衔的“鬼城”数量越来越多,刘丽反映“临时夫妻”现象的发言令人震惊,空心村造就的“386199”部队日益壮大……
  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快速城市化进程中的表象,笔者以为,城市化的利益核心是土地,而反映土地权利最直接的就是房地产,而房价的疯狂上涨正是土地权利疯狂博弈的结果。
  在日前参加的一个小型座谈会上,有人透露了一个消息:“京郊的一家农户在最近的拆迁中得到了超过一亿元人民币的补偿款。”创造了一夜暴富的传奇。其实大家都明白,类似这样的天价拆迁补偿是基于对房地产价格持续上涨的预期。
  一方面,土地的权利博弈日趋尖锐,失地农民维权意识增强,征地拆迁补偿及其要求大幅度上涨,许多城市的旧城改造、城中村改造举步维艰,使城市决策者和开发商舍弃人口较多、空置风险较低的老城区,而转向人口稀疏得多、空置风险高许多的新区,从而造就了一座座“美丽”的“鬼城”。
  另一方面,农民的宅基地及其在宅基地所建的房子,却因我国的一些不合理法规造成农民财富的恶性沉淀。根据九三学社发布的调查报告,近年来,我国农村常住人口每年以1.6%的速度在减少,宅基地却以每年1%的速度增加;农村每年建房占地200万亩,年投入数千亿元,但其中1/4的住房却常年无人居住。如果加上土地本身的价值,我国农民每年沉淀在土地和住宅的财富将超过万亿元。
  然而,最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不可流通的农民宅基地及其住宅,一旦被政府征收后不仅摇身一变可流通了,而且还增值百倍。赋予政府使农民宅基地及其住宅由不可流通变为可流通、并迅速增值的就是我国不合理的土地法规。
因此,笔者以为,没有疯狂的房价,就不会出现疯狂的“鬼城”,没有令人扼腕的空心村,就没有令人震惊的“临时夫妻”……也就没有近乎疯狂的城市化及其背后的权利博弈!究其原因,一部不近情理的土地法规迟迟不改,我们是不是也有点疯狂?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