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3第十期 >> 本期顾问:党国英

de78ce8c823e0f07bc73f4cea41abf31.jpg

  身份: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现任宏观室室主任;城市化委员会专家委员。

  学术成果:多年来从事农业经济学研究,专长于农村制度变迁问题研究,发表了《中国农村社会权威结构变迁与农村稳定》、《关于社会稳定的一个理论及其在农村分析中的应用》、《关于社会冲突的一个假说及其实证分析》、《村民自治是民主政治的起点吗?》等大量论文。

提问1:农村集体资产与集体经济是一回事吗?

  党国英:农村集体资产和集体经济是不一样的。农村集体资产是指归乡(镇街)、村集体全体成员(社员)集体所有的资源性资产、非资源性资产。包括:集体所有的土地、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水面等自然资源;集体所有的流动资产、长期资产、固定资产、无形资产和其它资产。集体资产中的公益性资产,像托儿所、公园、敬老院、道路等,是必须存在的,完全集体化是会出问题的。但是集体经济也确实需要。集体经济是通过股份的方式改革,并不是说把集体资产搞没了,即使是中国古代都有隶属资产。我听家乡的老人讲,村里面的地不分,留下一些给最穷的那个人种,承担的责任是每年要请大家吃饭,如果吃不起怎么办?就做点小吃把大家叫到他家。实际上,古代中国就有这种制度了,这并不是私有化,仅仅是将经营性的一些资产做到产权清晰,形成一个可退出的经济组织。

提问2:我们要建立一个产权清晰的制度,是不是一定要搞宪政改革?

  党国英:建立一个产权清晰的制度,当然要从根本上来改革。我把宪政理解为建立一个法制社会或者是一种民主政治,这是有利于保护财产的。举个例子,在欧洲,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农民的家园,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体现一种对私权的尊重。那时候有宪政吗?应该说,已经有宪政的萌芽了,但是已经着力保护私有权。其实,在欧洲,对私产的保护从中世纪就已经开始了,对私有制的发明应该是早于英国的,但是确实也有保护程度的问题,总之这个问题可以商量,这里就不具体展开了。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的《决定》,在农村土地管理制度改革方面迈出了重要步伐。 这是我知道的迄今为止最先进的,就是在逐步缩小征地范围的同时,对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依法取得的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允许其流转并享有与国有建设用地同等权益,逐步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这是很了不得的,遗憾的是,一直落实不好。不过,这是一个进步,今后只会在这个基础上前进,不会倒退。对于成都的改革,我认为一个是产权改革,还有一个就是公共服务一体化,这个已经形成一体了。
   对于基层实践,我有一个不同的看法,难改吗?不难改。首先是中央政策本身不明确的确造成了一些困难,但根据我自己的观察,珠三角的改革应该是从顺德开始的,我和顺德市的领导层,包括镇干部、甚至村干部的共识程度也相当高,这和北方比较还是不一样的。并且顺德一些合作社的农民水平都非常高。我一直在鼓吹让政府出规划,操作运行开发的组织让农民自己做。但在顺德,一个合作社的副社长说:你们就是这么一个做法,但你只要把权力给我们,我保证土地节约出30%,让农民满意、政府满意。这就是,我要做和要我做是不一样的。有时候,我们还是需要放手的。
  关于股份制改革,如果我们不这样做还有什么办法?符合改革方向,无非是不可退出的共同共有产权要变成可退出的共同共有产权,可退出股份就要交易,这个路非走不可,不走不行。能走的话,就要想办法。

提问3:在顺德,像乐从等地的集体经济已经占到顺德经济的三分之一左右。在交易方面,乐从做得比较早,但我觉得是有限度的股权交易,只能在同一个集体内部交易,去年的4300多宗交易中,差不多九成是以继承方式,而不是真正的市场交易。另外,由于土地具有公益性、公共性,目前又有集体经济在中间,矛盾始终没有办法解决。那么,将来是不是要引导村集体经济走向剥离土地的这条道路?是不是会物业化、资本化、企业化?还有一个问题,现在的集体经济已经那么庞大,怎么缓解这个矛盾?对于股份制改革,怎么把控其中的风险? 

  党国英:继承不是交易?限定本村内部的交易,这个资产是得不到正确的评价的,因为你的资产只能在村里面配置,这不是合理的配置,本身和资产的最有效的利用还是有矛盾的,所以现在到一定程度要放开,资产可以进行全局性的配置,而且资产会增值,增值了以后对出让者来讲是有好处的。如果只是内部交易,确实有一个弊端,因为买方以底价进行交易,一旦放开之后,资产突然升值,就会获利丰厚。因此,即使是内部交易还是要提取一定的资金,将来放开交易后,给原来底价出让的人一些补偿。
  另外,在集体经济方面,不是剥离土地的问题,我们不是私有化,是剥离经营性资产。经营性资产和公益性资产分开以后,公益性资产是不存在交易问题的。未来,一部分公益性资产,国家是要收购的,在这方面,农民也是愿意的。为什么?因为政府不收购,农民也分不到红,公益性资产本身就不分红,如果政府收购,反而是农民得益。而经营性资产要做更多,委托制的问题属于经营方式的改变。我知道,珠三角本身就有集体资产交易平台,目的是要提高经营效率,但没有触动产权改革,原来的矛盾还在,但是因为效益提高了,分红分得多了,蛋糕做大了,可能能够缓和一些矛盾。产权改革还是要做,经营方式的改革有好处,但是不能替代产权改革。
  股份制改革是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怎么办?如果要改,应该设计出一套防范风险的办法。比如说,现在一年给我分配100块钱,意味着我的资产是多少钱呢?乘以30,那就是3000块钱,就是说,这个资产值3000块钱。如果在社区内部交易的话,可能就卖3000块钱,和银行存款差不多。如果放开交易以后,可能有人投资30000块钱,我们可能会说,他怎么会出这个资呢?实际上,他是根据政府的规划,根据一系列的信息,判断这个资产可能会增值,所以他就会对这个资产给出合理的评估价30000块钱。


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邮箱:chengshihua@mail.cin.gov.cn,电话:010-58934621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