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2第十、十一合刊 >> 市长顾问:李津逵

  开栏语:
  倾听城市心声,洞察时代走向,当好市长顾问。本栏目特邀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权威领导和专家作为特约顾问。在我国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您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联系方式:
  邮箱:chengshihua@mail.cin.gov.cnchengshihua@ciudsrc.com,
  电话:010-58934627,58934651
  针对大家提出的一些问题,本期我们选取了关于中小城市在发展中比较有代表性的三个问题,请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主任研究员李津逵顾问作答。

  本期顾问:李津逵——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战略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主任研究员

  主持项目: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江苏、重庆、福建、云南、山东、广东等一些地区开展城市化咨询顾问工作。2000年创办综合开发研究院城市经营研究中心,主持的城市战略与城市经营研究咨询项目有:《漳州市城市化战略》、《广东工业设计城发展规划》、《顺德新城区发展策略》、《重庆永川市城市化发展战略》、《山东德州开发区发展战略》、《长沙县星沙新区产城融合战略》等。

  提问1:由于资源分配的不均,优质教育、医疗资源高度集中在大城市,大企业大公司都集中在特大城市,造成中小城市人才外流,让人们都往大城市移居。请您给我们支支招,中小城市发展的出路在哪里?

  李津逵:对中小城市发展的出路,我想说“酒香切莫多掺水”。如果把人均城建投资比做酒精,那么,直辖市里人均拥有的“酒精”是中西部县城的至少5至10倍。在同样的人口密度之下,县城建设的酒浓度相当于北京、上海掺了五到十倍的水,试问,这酒还有味道么?别忘了,北京、上海等中心城区的人口密度都超过了每平方公里2万人,假如我们的县城再贪大,把人口密度降到每平方公里几千人,城市之酒的浓度可想而知。

  中国的财政体制是下级服从上级的中央集权制,级别越高的城市拥有越充足的财政资源,这就如重力法则一样不容置疑。基层政府——沿海的镇街政府和中西部的县政府,在整个行政体系中处于最底端,是名副其实的“小政府”。要想让自己治下的人民享有较高水准的城市服务,就千万别做大城市梦,而是要千方百计地把城市做精,让城市小而精。
城市如何做到小而精?深圳的蛇口就是一个值得参照的典型个案。其经验是,组团发展、致密街区、紧凑布局、混合功能、产城融合。


  提问2:如今,“城不像城”是许多地方的城市建设的通病,投资很大、建设标准好像也不低,为什么就没有城市的感觉呢?

  李津逵: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说的是城市规划不要贪大。我们现在的许多基层政府在规划城市时盲目地贪大,人家20平方公里,我就要50平方公里。而且,不分时序做一个全域的、终极性的总规,把城市功能在数十平方公里内布满。结果,基础设施建设如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城市建设如羊拉屎,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稀稀落落,永远像个城乡结合部。试想一下,如果把这些建筑集中地放到一起,将会是另一番景象。

  贪大的城市势必用地粗放,河北某县政府招待所的院子有8千平方米,面积超过了像赫尔辛基的白教堂广场、斯德哥尔摩的海滨广场等世界上许多著名的城市广场。
贪大的城市势必尺度夸张,上下班、上学放学、买东西、与朋友聚会等都要开车,结果必然造成高峰拥堵、沿街停车,小城市害上“大城市病”。
其实,欧洲在工业化之前的历史上,最大的城市罗马也不足15平方公里,就算在今天你去欧洲,依然能看到那些在古老的城墙范围之内的老城,一般也就是几平方公里的步行距离。在人们的步行距离之内,有大学、教堂、市场、广场、音乐厅、博物馆、纪念碑、公园,这样的城市难怪魅力无穷了。


  提问3:大家都感到,真正有质量的城市化只集中在以北、上、广、深为首的十多个特大城市。请问我们中小城市该怎样提高城市化质量呢?

  李津逵:这个问题中提到的中小城市,往往仅仅是一个工业区。在中国的城市化进程中,大城市爆棚、乡村凋零、工业区害上“富士康病”,可以说是“三极”困境。出路在哪里?我们没有办法遏制大城市、也不应让农民工回流乡村,出路就是要让全国近万个工业地区转变成多功能综合性的小城市。

  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国家以特殊政策建设了一系列的特殊功能区——经济特区、经济技术开发区、高新区、保税区、出口加工区、新技术产业开发试验区、国家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等等。所有这些区,以及以这些区为载体的百强县、百强镇,都是工矿地区,而非城市。这些地方产业单一,因此就业结构单一、收入结构单一、知识单一、服务业业态单一。既没有多样性的社会生活,也没有可持续的发展动力。它们很像是为了夺金牌而专门训练出的运动员,除了单项比赛技能超强之外,缺少全面发展的素质能力。

  如何将工业区转变成为多功能综合性的小城市呢?我提出如下三条建议:
首先,以城育产,就是以致密的城市街区培育多样性的产业。什么是致密的街区?美国的费城、纽约、上海的浦西、天津的和平区,都是致密的街区,四条街道围合的街区面积不会超过2万平方米。在这种街区中,摆上标准的工业楼宇,放进与城市生活可以兼容的生产线。随着城市发展成本提升,这些工业楼宇会变身为商场、写字楼、酒店、创意工作室等等2.5产业或第三产业的空间。

  第二,以产促城,就是以多样性的产业促进多样性的城市。招商引资和培育产业时不要眼睛仅盯着五百强、大企业,而是着重培育多样性的产业。产业有了多样性,就业、收入、消费偏好等就有了多样性,城市的业态就会丰富多彩。从对城市多样性的促进角度来看,一百个亿元产值的企业好过一个百亿元产值的企业。

  第三,打破围墙,就是要营造适合城市社会发育的土壤。中国历史上曾经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如唐朝的长安、宋朝的汴梁、明清时代的北京。但是,坊巷格局与四合院结构阻隔了人们的社会交往,故而中国的城市对人类文明的贡献未尽人意。城市中围墙的长度与文明的高度成反比,西欧、北欧的城市中心却看不到围墙。未来在中国,哪里能建设一座没有围墙的城市,哪里就有希望了。

  打破城市中的围墙,首先要打破精神上的围墙,让社会各阶层、各群体相互来往、交流、沟通。通过各种群众性的活动让企业文化、社区文化、校园文化相互交流、相互融合,发育独特的城市文化。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