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城市化杂志 >> 2010第七期
城市化之殇
时间:2010-08-10 14:44:38    作者:蔡义鸿
深陷“污染门”的紫金矿业近日成为众多媒体口诛笔伐的对象,从事故瞒报到开脱狡辩,从包庇纵容到官员问责,从股价急跌到逆势涨停,有媒体甚至评论称紫金矿业是一支令人不可思议的“妖股”!笔者以为这是工业化之祸,城市化之殇。

研究表明,城市化与资源环境之间是一个互动的动态演化过程。一方面,城市化进程不可避免地对资源环境产生影响,导致资源消耗和环境污染;另一方面,资源环境又会对城市化进程产生制约,导致约束效应。

当前,我国城市化进程正处于快速发展阶段,城市规模的扩张和城市人口的激增,必然会造成现有资源的紧张和环境压力的增大。
工业化也好,城市化也罢,都是摆在全国各地各级政府领导议事日程上的头等大事。其实,在我国经济发达地区,对环境资源的透支已经让这些城市的决策者们后悔莫及。最典型的事件莫过于“太湖蓝藻”与“紫金矿业”事件所造成的影响。我们不禁要问,太湖蓝藻爆发是全球变暖的警告,还是自然界对人类破坏环境的报复?有评论认为,紫金矿业的污染“战绩”随着其财富的增长一直在刷新。这或许就是快速工业化的悲哀!

世界的城市化历程告诉我们,我国现阶段的城市化明显滞后于工业化,且偏差较大。学者们普遍认为,我国当前的城市化水平大约低于工业化水平10个百分点左右,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户籍口径的城市化和国家统计局的五普口径之间的城市化有13%左右的大落差(约1.5亿人)。这就意味着我国目前约有1.5亿人(以农民工为主)“被城市化”了,他们进入城市却没有享受到公共服务,他们给城市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也给城市在交通、水与能源、住房与就业、医疗与教育等方面带来压力。
我国目前的城市化,一方面强调提高非农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即传统型的城市化;另一方面又具有现代型和后现代型城市化阶段的特点。前些日子有一朋友说:“在我国东部的一些工业城镇,由于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想花钱看场电影或演出都难。” 但在我国中部地区的城市,“城市居民戴着草帽、拿着锄头种地”的景象却随处可见。

值得注意的是我国的城市化具有自己的特殊性与复杂性。如在我国的一些大都市却出现了“逆城市化”现象,一些人由于城市病造成的空气污染、交通堵塞、生活压力等因素不得不离开大都市,这说明了人们已经开始注重生活方式、价值观念、社会结构等方面的变化。就像“围城”一样,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

然而,每年约1000多万来自于乡村的人们为了“生活得更美好”,正像潮涌般向城市涌来!但笔者不得不提醒,你可能将会“被城市化”,对此,你准备好了吗?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国土资源部  发改委  卫生部 交通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