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 2010第二、三期合刊 >> 吴文媛:规划首先是道数学题

af252f3f283761b7458105fb6d2c7c59.jpg

简历

毕业于重庆大学,获硕士学位

深圳市雅克兰德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首席规划景观设计师

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脑库)城市经营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主要作品:福建晋江金井滨海新城(52万平米)

山东日照岚山区填海区规划(8平方公里)

杭州龙坞旅游综合体(国际竞赛第一名)

多学科知识背景是城市规划专业特点的要求

分工是人类生活和生产发展的需要,同时,精细分工还有助于学科研究的深入。但是对于城市规划这样的社会实践型学科,我们常常发现精细分工造成的知识面狭窄和基础知识的缺陷带来的巨大局限性。

吴文媛说,多学科知识的交叉运用在于城市规划不仅是创新的需要,更是基本品质的需要。因此,打通城市规划专业藩篱是规划实践对当今规划教育的要求。她以当今的某些现象为例,比如规划专业学生认为市政、交通等专业是服务于规划的后续配套专业,不需要专门学习和掌握这些相关知识,在具体工作中,这些知识往往先导和影响着我们的规划,而缺少一切与工程有关的知识和相互之间的知识的渗透往往导致“准确地认识和决策”的“通识能力”的缺失,从而被一些人云亦云的思维方式所左右,使得大量规划流于“文艺”性的表述。

“城市规划专业与相关技术服务专业在专业知识与作业程序上的过度细分,会使得规划因缺少科学性而制约这个行业的发展,”吴文媛如是说。城市规划是一个典型的综合学科,它涉及数学、历史、自然、人口等众多学科。“在学校里我们可能学到了不少关于城市规划的数据和图形处理技能,但很多分析方法和它的隐含元素,比如城市发展规模与产业的关系,城市人口与环境的关系等,则需要大量的实践积累和研究。”更为困难的是,一个城市或一个区域的主客观条件始终处于变动的状态之中。
也正因为如此,吴文媛认为,规划师要想做出好的作品,应该具备广阔的知识面和多学科综合分析能力以及提炼每个城市特殊变量的敏锐观察。

统一的国标如何适应多样的城市

在近三十年快速城市化历程中,我们亲眼见证了中国城市的发展和问题的产生。这其中城市的空间规划对社会、经济发展、生态的影响非常有必要做一下评估,因为未来二十年,中国的城乡结构和城市规模会趋于稳定和清晰,我们还有没有机会纠正我们在城市成长过程中埋下的基因型的错误?或者坚定我们的发展方向。

吴文媛表示:“我国城市规划行业一直有官方的色彩,操作和管理上实际是规划局的一个外延机构,这种情况下,规划设计行业的发展就不可避免的带有很多计划性色彩。而现在统一使用的《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是否能够反映出幅员辽阔的国土上不同城市的发展和管理需求是很值的疑问的。而标准本身要求对所规划用地的全功能覆盖,也很难适应城市发展不断变化的各种变量管理。
 

“很多时候我们忽略这样一个事实:任何一个城市都具有成长性,而我们的规范往往难以预计它的成长性。”如果仅以现在的视野、标准去衡量一个城市或区域的配套是否足够,功能结构布局是否合理,显然有太强的计划色彩。“而城市就像一个小孩,始终处于成长和变化之中,即便我们准确地预计这个孩子将来穿多大的鞋,也不可以在幼年的时候就给他这个尺码,《城市规划标准与准则》在应对发展变量上的不留余地,显然值得商榷,” 吴文媛如是说。

城市中心区的公共资源保有和城市的活力保持

吴文媛说,城市规划,对大多数公众而言,是个“熟悉的陌生词”。说它熟悉,是因为每天我们都能看到城市被“规划”着,马路要拓宽了,商业街要重建了;说它陌生,则因为我们极少知道城市何时被规划,为什么而规划,我们总是被动地接受既成的事实。

现在,在城市中心区有一种发展趋势叫城市核心区的绅士化和高档化。在这些区域,如果有住房,一定是高档住房;如果有写字楼一定是高档的写字楼。这样一个高端区域,它的活跃程度实际上是是较低的。高尚社区一个年收入两百万的人,他收入翻一番的速度远不如一个月收入两千块的大学生收入变化速度快,同时,他活动的程度,使用公共设施的频率也远没有一个大学生高。一般来说,住在高档社区的人都有私家车,如果公共交通设施主要集中在这些社区周围,这无疑是一种浪费。现在很多大学生一毕业就沦为社会贫困阶层,而他们是社会最活跃,最有潜力的,最应该享受公共资源,但他们恰恰“被设计”在远离这些公共资源的地区。.

吴文媛表示:“这一方面暴露出政府对城市短期繁荣面貌的迫切期待,在资源分配和科学发展上表现出的南辕北辙、心猿意马。另一方面规划师也应该反思自己的社会责任和社会知识水平。”她认为,对城市中心区的研究,应该在综合多学科视角的基础上,侧重社会结构、社会公平、城市问题等层面的分析和研究。

规划应先数学后语文

谈起从事多年城市规划设计的体会,吴文媛感叹道:“这一行,最难的是能在工作中始终如一的坚持科学的态度。规划项目无论大小,一定要用发展的眼光和客观的态度来做。”

吴文媛表示,她一直坚持规划是道数学题,不是语文题,或者先是数学题然后才是语文题。所谓数学题,就是规划师在做具体规划前,一定要先算帐,要知道你所面对的资源、问题等跟哪些数据有关,然后建立相关的数学模型,这样分析的结果很大程度影响空间规划的格局。

在建立数学分析中必不可少的态度,是对现状的关注,也就是我常说的“存在优先原则”,“以我们公司为威海双岛湾地区做的城市规划为例,这是一个有三条河入海的内湾区。我们通过计算知道洪水季节淡水需要的汇水面积是8.1平方公里,而现有湾区水面只有3.5平方公里,在洪水和大潮同时发生的时候,滨海地区就会出现水淹全城的问题,通常的解决办法是垫高土地,而大面积填高土地会增加成本、消耗自然山地、还会造成通常潮位时城市无法亲水等问题。我们通过对25年潮位记录和洪水发生季节的研究,发现淡水只要在双岛湾以外地区滞留6个小时,就能保证不填高土地前提下的城市安全和亲水景观。由此淡水在双岛湾以外的集结滞留所需用地面积是可以计算出来的,这些治洪的土地经过分析定量之后,才被设计描述成湿地公园,这就是我所说的数学题之后的语文题了”,吴文媛肯定地说道。

指导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科学技术委员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科技专家咨询委员会
主办机构:中国国际城市化发展战略研究委员会
友情链接: 国务院  住建部  自然资源部  发改委  卫健委 交通运输部  科技部  环保部 工信部  农业农村部
国家开发银行  中国银行  中国工商银行  中国建设银行  招商银行 兴业银行 新华社 中新社  搜狐焦点网 新浪乐居 搜房
中国风景园林网 清华大学  北京大学 人民大学  中国社会科学院  北京工业大学  北京理工大学  北京科技大学  北京林业大学  北京交通大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京ICP备08102257号  |  京ICP证110053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04346号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报警中心网络110报警服务不良信息举报中心